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凤姐”隐私部位比“维清派”脑子干净  

2010-12-11 13:2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世纪早期,fairplay一词被中文音译为“费厄泼赖”。着实让人难受。该词是“公正游戏”的英文写法,直译为“公正游戏”丝毫不费什么周折,而且更易于理解。

话说两头。真正达到“公正游戏”的状态,在现实社会中很难。比方说,无形的图腾崇拜就是阻碍因素。如果一定从学术角度讲“文话”的话,那么,孔夫子之前的“学在官府”就是这样的东西。因此,以我个人作为很业余级的历史学者(其实就是通俗历史写手)之水准来说事儿,孔夫子在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也是唯一的正面贡献就是“违法办学”,以私人授徒方式破除了“学在官府”无形图腾崇拜。

“学在官府”的本质就是学校生产意识形态,它也是高等学校如大学及研究院称为“学府”的由来。

二十世纪后半叶,“学在官府”死灰复燃,清华是为最大的无形图腾。这个图腾成为一个魔咒,也是受益者不愈的癔症。我撰博文《清华的进步:从棍子到文凭》,被“维清派”痛骂与围攻,是为证明。支持我观点的博友认为我戳到了某些人的痛处。我以为然。

而与“维清派”发生最认真交锋的细节,是与博主polobear的数来数往。我不知道polobear的具体含义是什么。外国球星或歌星的名字?还是一个熊的品种?按照一贯的做法,我翻了牛津高阶与朗文当代两本大词典的增补条目,均未找到词条。无奈,就用“费厄泼赖”的办法,音译过来,称其为“破锣逼呀”。

此译有些不雅,但,使用肮脏的语言是polobear先“动手”的,其在评论我的一条帖子时(2010年12月1日,01:18)说:

最浅显的古文?那个字拿出来你肯定不会懂吧,至少不会是最浅显的吧?抄袭又如何成风?清华的学风向来是全国最好的之一,何下如此妄断?我欣赏有自由之精神者,但是鄙视哗众取宠,争取眼球的。最可悲的是现在有一大批您这样的人士,通过这样的哗众取宠来“吸金”,同“凤姐”、“芙蓉姐姐”类似!!这难道不是一种卖弄风骚?我倒同情性工作者们为了生存而不惜出卖身体,而你这样则不惜用谎言来出卖心灵者,比妓女更甚,要遭到全体人类的鄙视与遣责。[我的原帖发在2010年12月9日,00:20,原内容如下:当一个大学校长连最浅显的古文都不懂,您还指望这样的大学“背负民族希望”吗?当一个号称顶尖级的大学,抄袭成风并无法追究时,你认为它比臭鱼烂虾的菜市场一个角落,好哪里去吗?]

“破锣逼呀”在使用“妓女”类比我这样的“人士”时,还顺带骂了“凤驵”与“芙蓉姐姐”。坦率地说,我对这二位女士不了解,但是,我认为她们的艺术或写作表现,是中国社会往民主化迈进的不可或缺的细节动力。很显然,消费民主化是民主化的一个重要方面。两“姐”是精神产品消费民主化的消费品的生产者,理应受到尊重。因此,在人们一片骂当年李宇春的时候,我在很小的“精英圈子”里说我支持超女。与今天支持“凤姐”一样。

说句再难听的话:凤姐的某个隐私部位,其干净程度,绝对高过“破锣逼呀”的脑子。

“凤姐”隐私部位比“维清派”脑子干净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凤姐”隐私部位比“维清派”脑子干净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凤姐”隐私部位比“维清派”脑子干净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再用较学术的“文话”来说:人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理解美国的民主,也可以骂它,但是,应当知道美国的消费民主推动了整个社会的民主化。消费民主的推动者,绝大多数不是美国“学在官府”系统出来的人。他们有的是小学生,有的初中刚毕业。像玻璃展示橱窗的创意者,像定额全货(就是我们现在常见的“两元店”)模式的开创者,都是像“凤姐”这类的小人物。

如果不懂消费民主与社会民主的关系,稍微了解一下北朝鲜的情况就行了。年龄比我大的人,如1950年代出生的人,想想买碱面、买红糖都得走后门的现象,就能对比出差别。一句话,没有消费民主,就没有人的尊严。更多的人把民主看成是“敏感”政治,而我更愿把它看成是精神消费。

据说,“凤姐”去了美国,还从事了媒体工作。这不错,她不需要像一些表面不是妓女而实际上是政治暗娼的“破锣逼呀”们,在国内出高价地卖自己。

“凤姐”可没“破锣逼呀”!这是我对这位素不相识的女人的“历史评价”。

放下这段夹叙夹议,回到我对“破锣逼呀”回复的回复上来,我指出(12-10,08:24):

最后一句“全体人员”,语病很大:第一,即便在此语境下,表示绝大多数对单一个体,用“人类”就可以了;第二,既然是对我单一个体,我就被刨除在“全体人类”之外,也就是说你不能代表我。递进分析,你自己练练。(后面的省去。)

“破锣逼呀”不想就语病问题做出反省,说道(12-11,0:25):“全体人类”之类的小毛病不用纠缠,请正面回应。

我按着其要求,正面回应为(其中网易博客中心认为敏感的部分,现略去):

Wanghui抄袭案,有那么多名学者出来袒护,你能说他是清华的临时工吗?清华学风好,是什么指标来说明的,不知道。但是,清华往往乐意“被抄袭”——硕士生、博士生当枪手的,或许也是个无法计量的数据。清华许多研修班,许多人看来,或许不是官商交易的平台,大体“看上去很美”。至于清华出来的人当了官,是否清廉,仍无法说明。但是,官员的社会形象确实不如性工作者。连语法毛病都不肯纠正的人,逻辑混乱是必然的。而最令我震惊的是清华人(可能只是你)还有脸提性工作者。

勿庸回避,帖子往来使讨论陷入了口水战状态,后面的相互叫板还在继续。但是,“维清派”的面目至此却清晰可见了——这些人以维护清华形象为要务,对任何批评清华的言论都要“驳斥”。不过,有的逻辑水平很差,有的语法知识欠缺,有的两者得兼。

最后,我要说的是,尽管“维清派”表面势力很大,但我是不以这些人为真正对手的。讨论清华进步或毛病诸问题,只有一个目的,且是公益目的:通过倒掉无形的图腾,来促进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教育改革,促使“真正的大学”在中国出现,尤其不能产生大批给庸才当奴才的“现代人”,如“破锣逼呀”之流的。

 

  评论这张
 
阅读(6541)|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