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宋朝文人怎样开玩笑?  

2010-12-13 18:1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统文献说到文人习性,大多是道德文章、治国安邦,云云。但是,古代文人也不全是天天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尤其文人之间开个玩笑是不可或缺的生活调料。当然,要勾勒出一部古代文人玩笑的史书很不容易,不仅要遍读正史,对野史笔记更当熟稔在胸。

以断代史或典型人物为切入点,说到古人开玩笑的事情,时下人们一想就是清代的纪晓岚。这不错。而再从纪晓岚这里往深处挖,就会涉及到北宋的苏轼。换言之,纪晓岚是清版苏轼。

一、苏轼给驸马爷开无药处方

苏轼以才气超人而著称,仕途坎坷亦为少见,身陷“乌台诗案”文字狱是为一例。但是,他对仕途变故并无多少怨叹。这一点与他达观的天性密切相关。苏轼的助手赵令畤(皇族人士)在笔记《侯鲭录》中记载了不少苏轼的生活细节。苏轼给附马都慰王诜(音“身”,诜字晋卿)开无药处方的事情,是其“爱找乐子”的经典一例。

有一次,王晋卿突然耳朵疼,难受得顶不住了,就到到苏轼门上求好友给开个药方。苏轼讽刺他说:“你家世代武将,掉脑袋、挖胸膛都不怕,两只耳朵有什么用处,舍不得割掉?!三天好不了,你割我的耳朵。”王晋卿让苏轼这么一调侃,心里的火泄了大半。没办法,回家。三天后,耳病果真好了。王晋卿也爱开玩笑,病好后,就给苏轼写了一首自嘲诗。其诗大意说:咱上火,老婆催着快治病,找到你吧,给开了“三日为限”没药的处方;现在耳朵好了,不疼了,我老婆也不急了,你也不必割耳朵了,两家皆大欢喜。

王晋卿为什么要拿老婆当挡箭牌呢?原因是他老婆(正妻)是宋英宗的二女儿,封号为魏国大长公主。这样的老婆不怕行吗?而说怕老婆,就遮过他作为世代武将而心生怯懦、怕小病之丑去了。

虽然王晋卿当时地位高贵,但历史影响却远比不上苏轼及苏轼另一个开玩笑的对象米芾。米芾是北宋四大书法家苏蔡米黄里头的“米”,与苏轼私人关系很好。有一次,苏轼请客,把一时名士大都叫去。酒喝到一半,米芾有些醉,从席间立起来,叫喊:“老苏,举世之人都说我米芾这个人癫狂。我今儿个,就在众人面前求你个说法儿。你说我癫狂吗?”

苏轼微微一笑:“我听从大伙儿的意见。”客人听得这样的回答,都哈哈大笑。苏轼虽然“发坏”,但你米芾喝带了酒儿,起来吵号,那还不算癫狂呀?

二、欧阳修诗作雅含“黄段子”

米芾的书法与苏轼并驰一时,留名历史。欧阳修则因文章古朴遒劲,与苏轼同列唐宋八大家。但是,人们很少知道欧阳修也是个爱开玩笑的人,而且开得雅外俗内,让人“怎么想,怎么是”。

当时,有个名人兼高官叫刘敞(字原父),正妻死了,再娶。既为同僚又是文友,当然要请欧阳修去吃一顿。请你吃,你就得随点礼儿,给写首诗什么的。欧阳修连续给写两首,每一首的最后一句都是“黄段子”。

现代人来看当时的诗,或许不觉得有什么,但一往现代文翻译,就难了。说荤的,忒嫌俗气;说素的,词不逮意。再说,古代的人写诗与官场对话虽然文绉绉的,而在内心理解起来与现在一样通俗。

欧阳修的第一首诗里说:“洞里桃花莫相笑,刘郎今是老刘郎。”意思是说:新娘呀,你一上床就知道,这新郎官绝不是新郎,而是个床上老手了。第二首说:“明日京都应纸贵,开帘却扇有新篇。”那意思是说:新郎呀,这新娘对于你来说,好比读到了新作品。不是你过去的老婆滋味,一上床你就知道了。

一个“老刘郎”,一个“有新篇”,两诗相呼应,可逗坏了当时的名士。所以,赵令畤就把两首诗记入笔记《侯鲭录》,并冠以篇名《欧公戏刘原父再娶》。

刘敞有个弟弟亦为名士,叫刘攽(字贡父)。哥俩同一年考中进士,后来皆为高官。但刘攽爱开玩笑,不似老兄那样被“涮”一把,反而用开玩笑的方式给侄子化解了一次仕途危机。当时,有个高级监察官傅尧俞(字钦之)给皇上递了一份弹劾刘敞儿子的奏章。刘攽在上朝的路上拦住傅尧俞,问道:“我侄子究竟犯了什么错误,竟然弄到被弹劾的地步?”傅尧俞本来是小题大做,见刘攽说到真事儿,就不好意思地说:“也只三平二满文字。”那意思,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攽眼盯了傅尧俞好一会子,开玩笑地说:“七上八下人才。”那意思,你这个人也就是个没事找点事儿那个级别的人才。

三平二满文字,七上八下人才。真乃一幅绝对!

三、急性子王安石也有内心乐趣

宋朝文人爱开玩笑,大概与见识广博、读书不辍有很大关联。即便是不爱开玩笑的人,内心也充满了知识带来的乐趣。

史书记载王安石性格很急躁,在政治决策上尤其如此。但是,王安石思考与学问有关的事情时,却很放松。有一次,他大开宴会请手下吃喝,按惯例还请来歌女助兴。酒喝着,歌唱着,王安石忽然一个人放声大笑起来。王安石手下的属员们高兴坏了,难见一向严肃的老爷开怀大笑,就把歌女们喝过来:大大有赏,大大有赏,你们把老爷逗得大笑,真不简单!

王安石也不解释,继续喝酒。其中一个对他很了解的人不认为他大笑是听歌看舞的缘故,在日后找了个空隙,问王安石究为何事大笑。王安石说:“那天啊,喝酒没正事儿,我闲来思考《易经》上咸、恒两卦的含义。突然有很微妙的感悟,就不顾身份地大笑起来。”

咸卦,在《易经》上是讲爱情的,用更通俗的话来说,这卦是讲“桃花运”的。恒卦,是讲修养的,用现在的话来说是“越稳当越好”。很显然,“桃花运”与“越稳当越好”是一对矛盾。而王安石究竟从中体会到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来猜测:他在闲情逸致之时,看着妖艳歌女也动了心,想碰碰“桃花运”;又想到与咸卦紧邻的恒卦劝诫之意,顿时收心,收心之后又笑自己“不过也是个凡夫俗子”。所以,就哈哈大笑起来。

一句话:王安石由暗喜而大笑,与欧阳修文绉绉地说“黄段子”,没本质的区别。

四、纪晓岚“使坏”出了格

清代文人也爱开玩笑,与北宋很相似。比方说,纪晓岚给人“治肉瘤(疣)儿”的故事,几乎与苏轼给王晋卿开没药的处方套路一样。

民国初年文人葛虚存著《清代名人轶事》,其中有一则《纪河间滑稽》。(古代称高官或文人,往往以其籍贯代之,表示尊重;纪晓岚出生地献县,当时隶属河间府。)

故事大体如此:有一位地方官员去拜见纪晓岚,纪晓岚看见人家左额头上长了个“肉瘤儿”,有肉蔻那么大,假装惊讶:“哎呀!你这么高的官位,那么多的僚属,这个肉瘤儿多影响你的威仪呀!我认得一个医道高明的医生,能给你去了这东西。不过,你得备些礼品,他才肯拿出秘方儿来。”这位官员按着纪晓岚的说法,备了礼品去找那位医生。见了医生,说是纪晓岚介绍来的,云云。

医生难住了。“我不会呀!”他指着自己额上的肉瘤儿说,“要是会,我还不先治好了自己?!”

可不!官员仔细一看,医生额上也有一个肉瘤儿,位置、大小与自己的一模一样。“唉!让纪大烟袋给耍了。”

应当说,这个故事的套路与苏轼逗王晋卿一样,可嘲笑别人体征之短处,就有些过火了。

结语:苏纪说鬼兴味浓

人们知道纪晓岚写有说鬼著作《阅微草堂笔记》,却很少知道苏轼也爱说鬼,并且对纪晓岚影响很大。苏轼笔记《东坡志林》虽不是其一个人撰写的全部内容(有后人混入者),但其中说鬼之记不少。

    与纪晓岚的大部头阅微相比,志林则显得单薄了一些。

纪晓岚在阅微诸卷编成一书时,有诗道“只应说鬼似东坡”。纪晓岚羡慕苏轼说鬼,一则读其志林之故,二则读宋人叶梦得笔记《避暑录话》,有记苏轼在被贬做黄州团练(闲差)时的作为。后者称曰:“招客纵谈,客人有无可谈者,便强其谈鬼。”

爱屋及乌。纪爱苏之说鬼,也爱苏之戏谑。两者哪个在先,就不用考证了。

  评论这张
 
阅读(990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