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和姐夫开玩笑  

2010-03-09 11:4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姐夫姓梁,是我们本村的人。当年,父母答应媒人的提亲是因为考虑我考学走了,家里缺了劳力,就把姐姐嫁在本村。姐夫一表人才,还会翻砂手艺。在他家兄弟姐妹排行中是老五(最小),在兄弟里是老三。他家的俩哥俩姐都让着他,他的父母也都疼爱他,正如我们老家的话所说“天下爷娘爱小的”。

到了姐姐的手里,他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总是挨训,挨训时从不发怒,有时甚至嬉皮笑脸。我觉得姐夫的这个策略和他父母的“意识形态”灌输有关。在他父母,当然还有那个年龄段的人看来,我们家是当地的“名门”,因为我爷爷只是村里第一代下南洋并赚到钱的人。

虽然我不认为自己家是什么“名门”,但是我的老姨在六十多岁时,还跟我太太灌输“人家他爷爷就是了不起的人物,十里八乡都求的”那样的观念。对此,我莞尔一笑。我最喜欢的还是爷爷留下的青砖房与榆木椅字。前者,让我给拆了;后者,放进我的书房,当“文物”了。

不管怎么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家的后代,能和“名门”之后结下秦晋之缘那也是一种幸运。至少我姐夫的父母这么认为。

我跟姐夫的关系很好,只要我回家,他就说:“你得倒腾俩菜儿,咱哥俩喝喝。”喝多了,两人话没准了,我保不准会叫他小名。

二外甥结婚时,我喝高了。因为二外甥的岳父是我们綦家门上的外甥,按辈分,我得叫人家表叔。有了姐夫这边的这层亲戚关系,咱也升辈了。村里管事的人非让我陪姐夫的亲家不行。姐夫怕我喝多了失态,一个劲地给我送茶水。茶水多了,老去卫生间。我忍不住了,就对姐夫叫小名,也是逗他,不让他再送茶水。哈哈,姐夫终于有些急了、羞了,当着他亲家的面说:“我这都快当爷爷的人了,你能不跟我叫小名了不?!”

他亲家打圆场,我自罚三杯酒。了事。从那以后,我也再不喊他小名。不过,他在哥俩特随便的时候,好像又有些拘束了。有一天,他悄悄地跟我说:“跟你姐说说,我再出去打麻将,给我个钱儿。我跟儿媳妇借过两回钱了。兄弟,你姐最疼你,你一说,肯定管用。”

我没说他打麻将要钱的事儿,但后来做了个象征性的动作——把我刚买的价值九百块的皮袄给了姐夫。我姐说:“行啊,老梁!你给我兄弟下什么药了,给了你这么贵的皮袄?”皮袄无形中提高姐夫在村里人们中的形象。姐姐似乎也不那么频繁地给姐夫训话了,两人还把年轻时的订婚照翻印了,送了我一张。

今天(2010年3月9日),我回家后没见着姐夫。姐姐说,他帮大儿子忙贩粮食的生意了。下午,姐夫回来后,想玩会儿麻将。我在局上,让给他。他不接。麻将局上都是一村的老少爷们,还有嫂子侄媳之类的。姐姐再次借机耍权威,很挑剔地批评姐夫没把收粮食剩的现金点清楚,就想搓麻将。

我开玩笑地说:“姐夫,你打她去,我不管!”满屋子人哄堂大笑。

姐夫说:“咱还真没长那个胆儿呢!”这一答,满屋子又一阵大笑。

  评论这张
 
阅读(106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