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奥斯维辛不需要良心  

2010-06-08 21:2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台铭宣布不再给跳楼死亡的员工家属抚恤,原因是他们要价太高。高到什么程度?大约相当一个工人的十年工资。
于是,大陆打工者的性命定价有了最高标准。
       郭台铭做这样的决定,本不出乎人的意料,尤其是本为“冷血动物”的经济学家可以理解商人的成本计算。毕竟企业不是慈善机构。但是,凯恩斯也说过,经济学家要有数种修养,比如政治学与哲学的成分,或者说经济学家可以到社会学家的食槽里拱些草料。遗憾的是,大陆著名的经济学家没有一个人敢于对郭台铭提出批评。更不知出于何故,有的媒体竟然为郭台铭辩护,说他的富士康是小社会,复制了老式国企的社会学功能,提供多种福利。
        然而,所谓企业办社会的功能,不过是奥斯维辛的一个变种。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第一道门上,就写着“劳动使人得自由”。事实是什么样的呢?那里只有劳动,没有自由。那里更多的是死亡的恐惧,连跳楼的机会都没有。
         富士康,和奥斯维辛有什么差别吗?
         有的只是一点:富士康在中国大陆,而奥斯维辛在波兰。
         富士康整个集团和阿道夫先生们的政治集团在人性上是没有区别的!令人可以冷笑两声的是,当富士康已经等于奥斯维辛的时候,大陆的奥斯维辛也不止是一个了。
        我不是经济民族主义分子,是一个自诩的世界主义者。但是,我也不能不说:中国之所以出现富士康式的奥斯维辛,是更高层次官商勾结的结果。奥斯维辛集中营门上的标语“劳动使人得自由”,在富士康门上似乎应该翻版为“跳楼使人得自由”。
           事实上,这样的标语是不会下上去的,尽管郭台铭们已经这样作了。正如奥斯维辛不需要良心一样,富士康也不需要标语!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