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西周三公政治与强拆事件  

2010-08-01 09:1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周王朝取代了残暴的殷商晚期统治,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希望,以姬周家族为核心的统治集团也努力重建道德秩序。召公姬奭因身体力行,成为那个时代的第一道德榜样。姬奭是周文王的儿子、周武王的弟弟,与他一起辅佐周武王的自家兄弟还有称为周公的姬旦、称为毕公的姬高等人。

当然,那位成为《封神演义》小说主角的姜太公也在辅佐周武王的重臣之列。由于姬奭与姬旦是重要的辅臣,在周武王夺取殷商政权之前就有自己的采邑,也就是周南与召南二地,但此二地不称为国。在姬周集团取代殷商之后,姬奭被封于燕,姬旦被封于鲁,姬高被封于毕。

一、把小钺的权力象征
   燕国的都城在蓟,大约在今天北京房山县的琉璃河镇。其统辖地域约今河北北部,包括北京在内。
   鲁国的都城在曲阜,即今山东省曲阜鲁故城。其统辖地域相当于今天山东省的西南部。
   毕国的都城在毕,大约今天的陕西咸阳市东北。其统辖地域相当于今陕西省境内的西安到咸阳之间,但不太准确。
   《史记》关于毕国的情况记载非常潦草。不仅如此,司马迁关于召公与毕公的政治地位问题也因“笔误”给后人留下了一大“历史公案”。在《周本纪》中,司马迁描绘周武王以战胜者身份进入殷商首都的场面时说“周公把大钺,毕公把小钺,以夹成王”;在《鲁周公家》中,则成了“周公把大钺,召公把小钺,以夹成王”,而在《燕召公世家》和记录毕高的《魏世家》中都没涉及以上细节。
   谁来“把小钺”是个细节问题,但足以说明其本人及由自己产生的新家族以后的政治地位。“把大钺”的鲁周公,其本人及身后新家族一直是姬周王室的重要“持股人”,对王室产生连续的影响。按西周厉王时代发生国人暴动,赶跑厉王,王室政治由周召二公共和的情况来看,召公“把小钺”的可能性比毕公大一些。但是,也不能排除司马迁在以访问方式追寻历史、进行文字记录之时,听到不同的说法,就如实记录下来。所以,我们只能对“笔误”二字加上引号,以免产生先入为主的判断。换言之,历史也存在着“分配不公”的可能,即毕公在周武王灭纣夺商时的地位确实高于召公,后来武王在必然以同母弟姬旦家系为支柱之后,又在两个异母兄弟姬奭与姬高之间做选择,选择的结果是把功劳大的姬高边缘化。
   更细的历史细节,我们不再去考证和猜想,把这段“公案”还给中国上古史专家好了。

二、曾被大力赞美的召公
   周武王确立了姬旦与姬奭两位弟弟为重要辅臣之后不久就去世了,他的年幼的儿子姬诵继位,是为成王。成王就把管理武王征服但并未治理好的殷商旧地交给二位叔父管理,即如《史记·燕召公世家》所说“自陕以西,召公主之;自陕以东,周公主之”的情况。陕,是个城名,在今河南省境内,一说是三门峡市的旧峡县,一说是“郏”地,即今洛阳市西。但无论是哪一个地方,此二城均在殷商统治的腹地。
   起初,召公的治理水平与政绩远在周公以上,仍是《燕召公世家》所记:“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召公乃巡行乡邑。有棠树,决狱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召公卒,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不敢伐,歌咏之,作《甘棠》之诗。”《甘棠》之诗选入诗经《周南》,其诗曰:
    葱郁的甘棠树呀,
    你自由地生长,
    召伯的草舍令人难忘。


    甘棠生命旺盛哟,
    你的容颜仍如昨天,
    召伯曾在那里休闲。


    伟岸的甘棠呀,
    你的风采依旧,
    召伯曾在那里逗留。
   召公治理人民的成绩虽然得到赞扬,但是周公有些不以为然,甚至认为他的秩序化管理很残暴,亲自写下了一首诗,名叫《鸱鴞》来讽刺王都周围及整个西部(包括“自陕以西”)治理的状况。
   鸱鴞,音“吃消”,就是猫头鹰的古称。《鸱鴞》一诗选入诗经《豳风》。
   说起这首诗的产生,还有一个不算曲折但也有些“故事儿”的经过:周公在东部平叛,压服了时称淮夷的少数民族;就在大功告成之际,成王的弟弟姬虞得到两茎同生一穗的谷苗(称为“异母同颖”),把它当作吉祥物送给成王;成王就命姬虞把这件吉祥物和自己以周王身份写的《馈禾》文章,一同送到周公的军营;周公感激王命,写《嘉禾》一文以示回报;稍后,在处理完陕东事务后,他把情况写成文章汇报给成王,文章之后还有一首诗,即《鸱鴞》,用来警告身为周王的侄子,不要因西部的治理成绩和嘉禾的产生而骄傲,当然也有训诫弟弟召公及另外一位侄子姬虞的含义。

三、斥责强拆事件的诗篇
   姬虞知道二位叔父即周召二公的治策不同,就找了“异母同颖”的谷苗来说明周召二公虽然为异母弟兄,皆忠于自己的兄长成王姬诵的事情。可惜,他“抬轿抬翻了”,周公借一只母鸟之名控诉强势的猫头鹰,来比喻西部政治的凶恶,《鸱鴞》诗曰:
    猫头鹰呀猫头鹰,
    你已经把我儿子吃掉,
    不能再毁我的居巢。
    我辛辛苦苦,
    为养雏子已经病倒。

天尚未下雨,
    我要赶快收集桑根,
    把门户捆紧。
    树下的强盗,
    还有谁敢来入侵。

 

 我手弯握有力,
    可采茅草花。
    再续干草铺窝,
    不惜喙角受挫,
    只为捍卫我的生活。

 

我的羽毛已经稀落,
    我的尾巴萧萧。
    我的巢穴垂危,
    风雨撼得它飘飘摇摇,
    我只剩下愤怒的哀嚎!

   这首诗的批判力度很大,估计是针对召公治理“陕之西”时采取强行拆迁政策而言的。至于召公有什么反应,《史记》与诗经均无记载,不过前者在《鲁周公世家》中说,成王接诗后“未敢诮周公”。不敢指责并不见得没有怒气,或许是由当时真实的历史细节不好记录,《鸱鴞》一诗既没归入周召二南任何一集(类)也未归入小大二雅的哪一种(类),而是归入了《豳风》。
   归入《豳风》固然不错,因为《豳风》乃国风中最早诗作,并且豳地在西周初封予何人也不可考。简白地说,《鸱鴞》一诗是由周召二南之外的第三者记录的。其实第三者记录大体上也是个“和稀泥”的作法,不如归入《大雅》,与《桑柔》列在一起。一者《大雅》全为出自西周贵族之手的作品,二者《桑柔》与《鸱鴞》不仅全出西周贵族,而且同为讽刺类作品,可比《魏风》中的《伐檀》与《硕鼠》的并列关系。当然,《桑柔》比《鸱鴞》要晚得多,是周厉王时代的作品,相差二百五十年至二百七十年之间的样子。

四、听到批评就装醉
   《桑柔》一诗为芮国国君姬良夫所作,它是讽谏厉王之诗,《史记·周本纪》云:“厉王即位三十年,好利,近荣夷公,黄良夫谏,厉王不听,卒用荣公为卿士用事。”其中提到的荣夷公是一位善于敛财的贵族,在他怂恿下,厉王横征暴敛并禁绝人民言论,终于导致了国人暴动事件,被赶出首都。芮良夫的《桑柔》一诗写在暴动事件之前,其中最精彩的地方就是描写帮助厉王作恶的荣夷公等高级官僚对待批评的态度,所谓“听言则对,诵言如醉”。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听到赞誉的话,他就回答你,和你交谈;听到批评的话,就装喝醉了酒,听不见。
   真妙!看来当贪官昏君也需要好的心理素质,你骂、你批,我权当没听见,还显得我素质高,不和你们那些不懂世故的人“上论”。这正是晚清官场规则之一“笑骂由人,好官我自为之”的最初版本。

  评论这张
 
阅读(38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