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幸福与责任并不对立  

2010-08-22 11:1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在没想到发在网易博客的小文《幸福是可以挥霍的》,点击量超过四千。评论也是认同的多,批评(叫骂)的少。这无疑又增加了我的幸福感,同时,让我在哲学层面上继续思考。碰巧,台湾一本叫《讲义》的杂志上也在讨论这个问题,(2010年)8月5日有文曰《幸福不是一切,人还有责任》。其文说道:这个命题是哲学家加缪的原话。原话不假,但难免有望文生义之嫌。我不敢称完全了解加缪这个以文学成就获诺贝尔奖而著称的哲学家,但我记得他有另一句名言,说为:我反抗,所以我存在。

反抗,是一种不可放弃与回避的责任,这里面也充满了幸福,尽管以纯世俗的眼光看来,里面有老大老大的风险。其实,理性人只要真正理解反抗的意义,就发现它不仅存在于街头游行以及媒体上的慷慨陈词,而且存在于个体选择当中。甚至说后者更为重要。

我们习惯于某种模式但又很不情愿,这就要看自己有否反抗它的能力,能否从中获得幸福。更具体地说,人们都不太喜欢“花钱买饭票”的婚宴,那么,谁有勇气从自己做起,谁就从反抗中获得了幸福。比方说,我对儿子说:“不管你什么时候结婚,希望我来出面大办,收礼、请客,做不到。我可以出钱支持你新婚旅游,但你别指望我有把随出去的钱收回来的打算。”也许这有专制之嫌,但在以不同的方式尽到责任时,给自己和许多人带来了幸福。不喜欢“花钱买饭票”的人解脱啦,而真正有交情,坐下来宴乐,根本就与“礼”不礼的没什么关系。更深一层的哲理是:绝大多数人无法尽到维护自己幸福感的责任,因此,他们会把勉强的虚假责任与随机的真实幸福给对立起来。

人,最大的幸福是心灵自由,就像庄子所追求的“无所待”境地。人类到目前为止,还没一个人达到此境,而加缪关于世界本质是荒谬的存在主义哲学判断恰恰堵死了这个路径。不过,在现实的世界里,哲学思维仍是人幸福的主要源泉。比方说,许多人说自己受了媒体的骗、受了政府的骗、受了至交的骗,那么,你当初的判断力哪里去了?!

当一名公众人物信誓旦旦地说“我以人格担保”时,你会有“担保资格审查”跟着他吗?如果没有,只能盲从。人们有太多的抱怨指向林林总总的信誓旦旦,但是很少能投入精力防止“假担保”的发生。结果,毕生追求的东西可能永远得不到,更为残酷的是得到之后却完全不是原来想象的样子。

这样的不幸福的结果,原因就在于当初人们在作出选择时就放弃了真正的责任,而那种责任绝不是外部强加的,而是来自于心灵深处的一种自我保护愿望,甚至一种精细的权衡能力。简单地说:最大的不负责任就是随大流,最不幸福的结果也是随大流导致的。众多散户股民被大鳄级的庄家所削砍,是再实在不过的案例。

在更为现实的生活中,绝大多数人受制于无形的大鳄,既不想尽维护自己幸福的责任也懒于思考生活中的哲学问题。所谓的世界荒谬实际上是多数人心甘情愿接受的荒谬,它与清醒而幸福的少数几乎没有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384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