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至乐之鱼:似曾相识的东西方文明  

2010-09-01 15:2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约距今天约2300年,某一天,两位中国哲学家一条小河里围鱼的小堤上游玩。其中一位说:“看那鱼儿,多么快活!”另一位质疑说:“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也有快乐呐?”

 要是换了平常百姓,话题可能就此打住。但是,哲学家之间好辩论的习惯使二人的对话继续下去。说鱼有乐趣的是庄周,也就是经典文献上常提到的庄子。与他同游的朋友叫惠施,亦称为惠子。“子”在经典文献里的含义,是对有成就的人的尊称,相当于今天叫人“大腕儿”一样。不过,在两人以后的历史流变过程中,惠子远不及庄子名声大了。

为了表达自己的哲学思想,庄子很不客气地反问惠子:“你又不是我,怎么就断定我不知道鱼的乐趣呐?”接下来的辩论还有。这个辩论过程记录在《庄子》一书的《外篇·秋水》一文里面。

哲学史家们一般认为《庄子》一书的内篇是庄子本人的亲笔,外篇还有杂篇或为庄子门派的传人所写。不过,这场精彩对话的哲学思想在《庄子》一书的《内篇·大宗师》一文中有根源性表达。在那里,庄子说:“道,这东西,可以传出去但被传的人又无法接受,可以被人得着但又无法描述其内容。道,本身就是根,是本,没有天地就有了这东西。”

玄,很玄!超验的玄学。

庄子讽刺惠子,本质上就说的是惠子所无法领悟的。

惠子这人读书很多(当然藏书也很多),《庄子》一书《外篇·天下》一文说:“惠子有很多方略,他读的书有五车之多。”——成语“学富五车”就是从这里来的。

要是连学富五车的人都搞不懂庄子超验的玄学,恐怕一般读书人就不摸门儿啦!

虽然说几乎无人真正把握庄子超验的玄学,但是,这样的学问还是可以被重新发现的,或者是可以复制的。

距今天78年以前,1932年,作为德国存在主义重要哲学家之一的雅斯贝尔斯在他的《哲学》一书中,论述“自我的人”问题时,几乎重复了中国古代哲学大师庄子超验的玄学。他说:真实的自我不是心理学的经验自我,它是既不能认识也不能定义的,“一旦把它想成现实的,它就变成不现实的了”。

玄,很玄!尽管雅斯贝尔斯比之于黑格尔、康德的名字,尚没达到两者的知名度,正如惠子的名气远不如庄子那样。但是,雅斯贝尔斯超验的玄学给我们提供了庄子复现在西方文明中的镜像。

特别指出的是:在西方哲学里面,“经验”作为一个基本概念,和“超验”是完全对立的。经验,要求“用事实说话”;超验,要求“用想象发挥”。

雅斯贝尔斯的“不能认识也不能定义”,来自庄子的“无法接受”与“无法描述”;雅斯贝尔斯关于“现实”与“不现实”的关系,早在庄子“鱼的乐趣”之举例那里有了注解。

庄子“鱼的乐趣”可简白地翻译成雅斯贝尔斯“密码的真理”。他说:“密码的真理不是普遍性的,而是独特的,每个个人的真理。”

难道雅斯贝尔斯读过《庄子》一书?

答案无法确定。

首先,雅斯贝尔斯不懂汉语,无论是现代汉语还是古代汉语,他都不懂;其次,《庄子》一书没有德文译本;复次,《庄子》一书最早的英译本出版于1891年,但没有任何资料证明雅斯贝尔斯读过《庄子》英译本,特别是发表过有关评论,或在其著作中引以为参考文献。

如果雅斯贝尔斯超验的玄学确实化自《庄子》,而他又不做说明,那就成了一个学术诚实问题,或者说一桩学术公案。但是,通过文明比较的方法,来看待诸如此类的现象,这桩学术公案成立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各个文明之间存在着许许多多“似曾相识”的地方,比如说当代西方文明的两大支柱古希伯来文明与古希腊文明(专业学者们简称此为“二希”),与中华文明的关系就是如此。

其一,古希伯来历史中无敌大力士参孙被妓女所惑以至于丧身的《创世纪》故事,与中国《史记》中记载的商纣王(也是大力士)被美女妲己所惑而亡国的故事,可谓异曲同工。而且后者还成为后世文学的一个素材,《封神演义》就是基于这个史实的创作。

其二,古希腊荷马史诗《伊里亚特》与中国文化经典《诗经》当中的尊祖系列《周颂》,具有同样的崇拜英雄的情结,尽管学术界对这一相似性长期予以忽略。

以上四种重要文献具有时间上的差别,但是,我们不能“推断”出:《史记》晚于《创世纪》,存在“抄袭”的可能;《伊里亚特》晚于《周颂》,也存在“抄袭”的可能。正确的结论是:中西文明在此不仅“似曾相识”,而且还具有良好的互溶性。

在庄子与雅斯贝尔斯的逻辑线索之下,我们可以获得大量的新发现,这种发现也确为这个世界所需要。国际上,正在兴起一种以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主张为导向的“新汉学”——这种学术的取向是要全面地了解中国的历史和文化,而不是局限于以往的模式。在我来理解,中国供给世界的文明产品仅仅以儒学为限,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儒家只是百家里面的一个“家”,孔子也只是诸子里面的一个“子”。

 

  评论这张
 
阅读(7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