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吃喝政治学之历史片断——张俊为什么比岳飞受信任?  

2011-01-17 11:1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杜甫悲愤从何而来?

吃喝是一个不小的道德问题,更是一个很大的世俗问题。人,活着,就离不开吃喝。当世俗问题超过政治问题的重要性时,政治也就难免世俗化了。唐代的大诗人杜甫说:这不公平!豪门里的酒肉都发馊了,也不给穷人吃,就在豪门前的大道旁边躺着不少尸体。那些人是被饿死的。

是的,确实不公平。

不公平就像一种特殊的溶剂把道德与世俗给混合在一起。杜甫那样愤怒的指责,其情绪更多地来自个人体验。在他一生也未顺遂过的仕途上,他可怜的奔走有如何艰辛不难想象。在有一首像纪实又像自嘲的诗中,他写道:“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

一、十三年“不是人”的经历

尽管后世赋予杜甫与李白齐名的文学地位,称之为“李杜”并赢得了“李杜诗篇万口传”的社会效应,但是他与李白一样是人品下贱之辈,一生为权力而奔走,以至于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此者正如司马迁所讥笑的那样,“无岩处奇士之行,而长贫贱,好语仁义,亦足羞也”。是呀,你做不到逃逸山林在岩洞生活的高尚境地,又搞不好世俗的生活,还说什么仁义主张,不是件很可耻的事情吗?!

杜甫的奋斗理想在世俗意义上来说,也是为了进入豪门,彻底摆脱成为“冻死骨”的风险。因此,他在大唐帝国的政治中心长安城苦苦巴结了十三年。为等机会,他早晨到富人家求些资助,晚上追寻高官的行迹。站在高官宴饮的桌子旁,可怜巴巴地等待人家给予参与的机会,要是人家高兴,还会让他入座。不过,这时酒桌上的主要人物都喝高了,剩下的酒不多了,下酒的菜肴也残缺不全了,热菜也凉了。

就这样一熬十三年,其间无耻之态不难推知。不管这位大诗人在后世的文学地位有多高,在他在场的生活环境中,他是下贱十足的小人!

这很残酷,但也很真实。

正是如此的残酷,如此的真实,具有权力象征意义的吃喝才成为中国历史宏大叙事的一部分。那种宏大可能用不着“大酺”政策来表现,而是转向了特定的权力场态。中国吃喝政治史上,在微观层次上做大权力叙事的,非南宋张俊莫属。

二、张俊请赵构吃饭的宏大排场

张俊是时代重臣,与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并称中兴四将。他是岳飞的政治宿敌,参与了秦桧陷害岳飞的政治阴谋。而陷害岳飞的政治阴谋的总导演是高宗赵构,这就决定了他和赵构关系亲密的可能性,因此越到晚年越得宠信。在岳飞死后的十年,绍兴二十一年(1152)冬天,六十七岁(虚岁,下同)的张俊举行盛大宴会,欢迎临幸他的清河郡王王府的赵构。

要是岳飞还活着,这年四十九岁。

这一年,张俊拥有郡王爵位九年了。

据南宋后期学者周密《武林旧事》一书所记清河郡王招待皇帝的菜单,稍作简化处理,大体列示如下:

(一)“绣花高饤”,香圆等8种;

(二)“乐仙干果子叉袋儿”,荔枝等12种;

(三)“缕金香药”,脑子花儿等10种;

(四)“雕花密煎”,雕花梅球儿等11种;

(五)“砌香咸酸”,香药木瓜等11种;

(六)“脯腊”,肉线条子等10种;

(七)“垂乎八盘子”,拣蜂儿等8种;

(八)“切时果”,春藕等9种;

(九)“时新果子”,金橘等12种;

(十)“珑缠果子”,荔枝甘露饼等13种;

(十一)“下酒”菜肴,花炊鹌子等15种;

(十二)“插食”,炒白腰子等7种;

(十三)“劝酒果子库”,砌香果子等10种;

(十四)“厨劝酒”菜肴,江鳐炒肚等10种;

(十五)“对食”菜肴,莲花鸭签等10种;

(十六)“晚食”菜肴,二色茧儿等6种。

虽经简化,以上引述仍难免啰嗦,但是,其中还是除去了重复上的部分,加起来或曰不完全统计,有162种之多。令人惊诧的铺张!不过,资料的可靠性是没有疑问的。第一,作者周密生于南宋第五任皇帝理宗前期(绍定五年,1232),宋亡入元,他六十七岁的人生三分之二以上是在南宋度过的,所写的记闻就是当代史;第二,周密本人早年随其父奔走于浙江与福建官场,后来自己又在首都临安当过幕僚,正式入仕后的工作多在首都,故所闻渠道较多,有比较各种资料而选精当的优先条件。也可能是由于这两点,当今比较严谨的史学工具书《中国历史大辞典·宋史卷》对《武林旧事》的记载予以认可,称“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三、利用军权走私发大财

 

张俊请完这场客后,赵构又在郡王的爵位之外给加了一项荣宠性官位,出任太师。同时,他的侄子张子盖官升一级,由清海军承宣使调安德军任节度使。武将之门出武将,武将之门也出文官,与张子盖一起被升职的张门子弟还有十三人。

一场盛宴,一场军权与皇权的成功交易。而在另一方面,赵构也不断警告张俊要谨守法律,还专门要他读唐史中的《郭子仪传》,即要求他像郭子仪那样无条件地服从皇权、认清自己臣子的身份。尊重皇权没问题,但一丝不差地遵守法律办不到,他要做生意而且是做走私生意,以维持整个家族浩大的开支、奢华的门面。还有,通过做不法生意也能体现他的权力的神通,以及个人在帝国当中的真实影响。

他每年封地岁租达六十四万斛。一斛是十斗,一斗又以为十升,估计当时一升粮食(以稻计)为现在三市斤,那么六十四万斛相当于一亿九千二百万市斤。按现在的两毛钱一斤算,一年下来,他张俊就有三千八百万元的收入。有这么多钱,他还不满足,就物色到一个长于贩运的老兵,一次给了老兵一百万钱的资本,让他到海外去贸易,结果大赚而归。

要不是金兵把赵宋政权由内陆的开封赶到海边来,他张俊断无从事海外贸易的机会。他利用军权经营,不像岳飞那样要搞什么收复中原。收复了中原,往哪里去干海外贸易去?!对此,赵构没办法,不能杀这个在政治上与自己一致的将军,只好在特别私密的场合劝劝他,“毋与民争利,毋兴土木”。

结语:岳飞不但傻,而且傻得很厉害

张俊在宴请赵构两年多、不到三年之后死了,死在了绍兴二十四年(1154)夏天。他死了,赵构去了个大心事。为了做给外人看,赵构决定:三天不上朝以示哀悼,张俊入敛时穿一品级别服装,皇帝亲临哭丧。还有,其爵位由郡王追封为王,称曰循王。

循王之“循”,颇有意思。遵守法律的好官,在历史上被称为“循吏”,此种称呼是一种道德嘉许,即便是许多能干的名臣并不一定能获得“循吏”的历史荣誉。看来,张俊之“循”,是因为他在政治方向、涉及皇权的大是大非上,与亲爱的现任皇帝保持了高度一致。相比之下,岳飞就不对了。赵构心里一直在叽咕:岳飞呀,岳飞,你怎么老忽悠“迎请二帝还朝”呐?!老爸和哥哥回来,我怎么办?我还干不干?不干了,将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评论这张
 
阅读(581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