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在政治之外,我无法说服自己——代理刑辩(法律维权)杂感  

2011-11-04 10:2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2日,我代理的一个刑事案件开庭。我和另外一个辩护人都不是律师,但是我们分工是他对原告、我对公诉人。此前,就这个公安与检察两家合起来对一个无辜公民进行“严打”的案件,我去纪检委实名举报了公检俩家的舞弊行为。

庭审过程中,“奇迹”出现了。出现得可能让专业律师当场晕倒,至少是惊叫。听我一一说来。
   第一,侦查即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据之一铁锨,没有任何的鉴定程序,比如争夺双发的指纹鉴定,就列为证据,公诉即检察机关还采用了,并列入起诉时提交的卷宗。

第二,一名侦查干警做记录员名下的三份笔录,字迹各不相同,是一个人能写三种笔体,还是三个人记录而由一个人签字的?——公诉机关何以没有发现这个巨大漏洞?

第三,有一份侦查机关笔录,问证人是否“要求回避”,证人说“要求回避”。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询问还继续下去,竟然也通过了审查起诉阶段。对于我的当庭质问,公诉人很尴尬,他说:“可能是公安的笔误。”

法庭上怎么可用“可能”表达重要事实呢?显然,公诉人想糊弄过去。而后,以轻松的语调补充说:“让公安局补个说明就行了。”

补不补证明,我干涉不了;是否笔误,我也管不了。但是,我大惑不解的是——为什么漏洞如此巨大的侦查材料,就能通得过公诉机关的审查?公诉人对我的继续发问,有些不好意思。又说“这个案子最初不是我接手的”,云云。

我没有律师执照,但还是看过大量的法学理论书籍的,怎么也读了三十本吧,而且还在继续研读。我不断说服自己,至少把我不想回避的维权政治目的与“业余的专业化”平衡起来。但是,我实在找不到说服自己的理由。因此,我还是给这个案件以“公检两家合起来‘严打’一个无辜公民”的政治定性。

公权力机关为什么要在如此悖论下,对一个无辜公民“严打”呢?而且,现在已经没有了轰轰烈烈的严打运动。为了钱,办案人员为了钱,但是,我又没证据证明那些做瑕疵笔录、提交非法证据的警员,近于玩忽职守的检察官,有纳贿行为。

最为吊诡的是,在开庭前的一个小时里,有位委托人的近亲属向我“求情”,他说:“怎么弄公安局,我不管,越狠越好。对检察院,得留面子。我家得托检察院这边得人说事儿。”

公权力呀,你这可怕的东西!一边对无辜公民“严打”,一边从人家那里捞取人情,何廉耻之有?!何良心之存之一丝!?

  评论这张
 
阅读(61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