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綦语财经(1)——「後劉明康時代」的中國銀行業  

2011-12-31 09:1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陸)綦彥臣【香港《争鸣》杂志,2012年1月号】

  中國的房地產業市場進入了漫長的冬季,或曰泡沫已經破裂。首先受波及的是中國銀行業,對此,前銀監會主席劉明康尚在任時,稱銀行業可承受住房價下跌百分之二十或三十的壓力。這個判斷是二○一○年七月劉明康接受央視專訪時說的。

 

  事隔兩個月多一點,劉明康在經濟合作組織(CEO)峰會上,取了「中位數」而確切表達為:「最新的房貸壓力測試結果顯示,即使房價下降百分之四十,撥備覆蓋率仍高於國際通行的百分之一百一十標準,我國銀行業房地產信貸風險可控。」劉的兩次估判都受到了專業人士的嚴肅批評。有匿名學者在公開媒體發表看法,稱:「房價下跌百分之二十,銀行業都抗不住!」

 

  失去「三鐵」的銀行業

 

  頗受爭議的劉明康壓力測試數據給出了銀行業數字失準以至注水的信息。在朱鎔基堅稱會計學院的學生以「不做假賬」為職業道德準則的時代裡,銀行業的「三鐵」還是一巨大的行業無形資產。這個「三鐵」也是朱鎔基金融改革的技術支撐。

 

  「三鐵」者,鐵數、鐵賬、鐵算盤也。近十年來,銀行業的電算化讓鐵算盤不再具有意義,但鐵數與鐵賬之失卻與技術進步無關。假定壓力測試數據不是劉明康真的經過了嚴格的專業程序產生,那麼,人們的疑問仍有兩點:其一,那個壓力測試系統的主要選項是什麼,能不能像測算房價那樣公開出來;其二,即便以國家秘密為藉口不說前項,測算系統依據的銀行業原始數據是否可靠?

 

  不可能可靠!因為銀行業的道德風險在壞的政治制度下達至畸高,「三鐵」不存而造假泛濫。比方說在遼寧,農行的某支行行長利用工作之便將儲戶的四千五百萬資金盜用,被發現時已經是一年多之後;再比如在江蘇,渤海(商業)銀行南京分行被一個不具有承貸總額五億元的企業,用兩張承兌匯票騙走近一億五千萬的資金信貸,老闆「跑路」至今無下落。且不說作為經濟案件,兩者法律處理後果如何,僅就銀行數據來說,就可以看出其嚴重失真的情況。專業人士對渤海銀行事件評價說:「銀行是要千方百計『捂蓋子』的」,所以,「現在出事,誰都不想說出來,盡量內部處理了事。」

 

  劉明康離開銀監會,有些官媒給他唱讚歌,說他主政期間基本建立了一套符合中國國情,又與西方接軌的中國銀行業監督體系。而真相則是他給中國留下了一個內核潰爛、外表光鮮的銀行體系。他本人的假專業、真政客本質也暴露無疑。可以說,中國政治制度若允許「佔領華爾街」那樣的運動產生,「佔領北京金融街」至少是「佔領銀監會」早就發生了!

 

  兇惡「銀貴」階層的吞金術

 

  由於銀監體系的無效,中國出現了一個「銀貴」階層,這個銀行業貴族體系主要構成人員是基層銀行(特別是縣市兩級)退休人員。他們大多是提前內退者,並在銀行行長(經理)等管理崗位上幹過二十年以上。憑藉銀行從業積累下的私人關係,這些人開辦擔保公司,並以貌似合法的手續從銀行貸出大批資金,轉手再以一點五倍至兩倍於銀行基準利率的高息貸出。

 

  保守估計,中國的「銀貴」階層操縱的資金約為一點二萬億,其中七千八百億來自銀行廉價信貸資金,從佔其資金百分之六十五的這部分裡年獲利差六百一十億,收取手續費一百五十五億,兩項計七百六十五億。「銀貴」階層從業人員約有三萬四千餘人,人均年獲稅後分成一百五十七萬元。

 

  在「後劉明康時代」裡,「銀貴」階層更加瘋狂掠奪社會。在相當每年產生五百多萬個「百萬富翁」的同時,也擠掉全社會近一千多萬個就業機會。因為真正能提供就業機會的中小企業無法從銀行貸到廉價資金,必須叩求「銀貴」階層的「關係錢」。由於借貸成本太高,中小企業業主必然以大量裁員為代價。

 

  在我與一些中小民企老闆座談時,後者氣憤地表示:「雖然『嚴打』這個東西已不適合於現代法治,但國家確實需要對『銀貴』階層實行『嚴打』,他們『倒錢』害企業、害百姓!」在另一端,「銀貴」階層的吞金術不但大大增加了銀行業的風險(比如其擔保公司大量向房地產行業注資),而且還因過高的資本回報率推漲了物價。

 

  對於高利貸特別是「銀貴」牟利行為如何推動通脹,目前還是中國金融研究的盲區。

 

  永無「實話」的地方債

 

  地方融資平台似乎比上述的「銀貴」階層擔保公司要合法一些,但是全國地方債融資平台的債務總額究竟是多少,無論專家還是政府機構莫衷一是。有的說是五萬餘億,即佔地方債融資總規模的一半;有的說遠不止十點七億而是十五萬億,也即地方融資平台債務餘額超過七萬億。

 

  正如劉明康的壓力數據不準一樣,地方債也將成為永無「實話」的經濟現象。地方債作為經濟現象如銀行業已無「三鐵」,也成為中國社會的一大道德風險。通過一些樣本數據,可以推算得出:(一)具有相當規範經濟數據的地方融資平台,與同類無規範數據者相比,為一比五十八;(二)地方融資平台的債貸比為一比六十五,也就是說其絕大部分資金來自銀行貸款。

 

  到目前為止,作為民間經濟學「權威」人士,我尚無研究資料(特別是數據)證實「銀貴」階層的所謂民間擔保公司與地方融資平台有合作關係。但果如此,金融風險將會更大。

 

  中國經濟陷入了古典的兩難地步,即在就業與穩值中間難找平衡。在低增長時期,保就業加保穩定傳導給經濟政策的壓力會更大;與此同時,國家進入低財政收入期將無法保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地方土地出讓金之外的非稅收入(如罰沒)正成為地方政府的新掘金場地,但這也是引爆突發性群體事件的導火索。

  评论这张
 
阅读(18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