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列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年味淡了,是好事情!  

2011-02-06 14:1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一清早,没开门。不接待任何来拜年的,也不去给任何人拜年。有点极端,也有点东汉知识分子柴门杜客的意味。

真值得纪念的交情还是忘不了的。第一,手机短信不发了,在网络上给聊友兼球友,以及出版联系的编辑提前拜年,博客上也给关注咱的拜一下;第二,在阴历二十九,派儿子给已经十多年没工作关系的老领导,送了五斤香油,算是不忘当年他对我的赏识与宽容——我没按他希望我做个像样的官的路子走后来的人生之路;第三,初一下午还不想开门,也不接电话,不过三十年的中专校友兼盟兄弟(7人)有一个人操持,要转转,很快转完;第四,陪老娘回乡下老家看一眼,又赶回来,家里有三个小姨子及一个妻弟媳在座,还领了孩子,我也没像往年那样想招待他们一顿,打了会儿扑克,走人。

还有一件事,就是接受一家“境外媒体”采访,给他们的电视观众拜年。人家求到咱头上,就说两句呗!说话的不止我一个,都是知识精英,但大家没一个人涉及敏感而具体的政治话题。

 

初三,开始接手机电话,还是打球去。

回来的路上,有私家车送我回家的球友说“今年跟往年不一样,年味淡了”。还说什么社会乱了,他的住处附近有两个小伙子公然抢倒垃圾的老太太的金首饰,云云。

哎呀!很幸运嘛,我们家不需要老娘倒垃圾,就不存在老太太被抢的可能啦。再有,十多年前我挣了一笔两千块的稿费,给老娘买了戒指,很大。两个外甥“连哄带骗”,从姥姥手上扒去了,打成两个。呵呵呵。我很乐,老娘也没意见。

 

当然,初一清早的年味还是很浓郁的。我先给老娘磕头,而后是我太太,等到太太要求我们的儿子磕头时,儿子只是乐,说什么不磕。

不磕,也好。从你这一代,就免了这些仪式性的东西。我呢,站最后一班岗。

 

鞭炮吗,五年前就不放了。钱饺子呢,五年前代之以纯豆腐馅儿,现在这项也免了。

 

年味淡了,母子情深了。我没应付任何一个酒场,从老娘来市里过年的阳历二十四号,一直到现在——老娘说正月十五回去——坚持每天陪老娘遛一圈。今天上午(初四),遛到一个小菜市儿,老娘非掏钱给我买吃的。菜市儿那块哪有什么零食嘛!

看见的人都乐:一个往八十上数的老太太,给快五十的儿子买零食。

 

不买点是不行的。我找了家小铺,买了两包方便面。“你爱吃这个呀?!”老太太叨念着,我们回家上楼。进门,我把方便面给了女儿。老太太明白了,“给贤贤买的呀!”

 

年味淡了。初二回家,没给姐姐的三个孙女钱,礼物是我冲洗了给她们拍的照片。老娘很高兴,下午回来时,一定要带大外孙一家四口的那一张回来,摆在她住的那间屋子的窗台上。

 

人老了,短不了陈谷子烂秕子地叨扯,老娘一说就是成食堂时(1960到62大饥荒)有多难,比方三天只有一个窝头,还得大半给我姐吃了。我一笑:你不给她吃,她就饿死了,才三四岁的孩子嘛。

姐姐五八年生人。也许是继承了父亲这边的遗传较多,比我还聪明,村里人送外号小诸葛。更多的原因是,娘比较“傻”,操持不了多少家务,尤其后来分地,劳动量很大,姐姐承担了绝大部分,所以,她的社会经验、经营能力都很强。

 

母女有时有点像“姐儿俩”,有争吵又互相依赖。年前,姐姐买了好多大虾,作年菜之前,煮了一些。她大孙女没过来吃,老太太不高兴了。大晚上价,非要自己去叫曾外孙女。姐姐不高兴,嫌老娘管得宽:“有你吃的,有你喝的,有你用的,有你花的!你就不能少操点心?!”

 

老太太不高兴,又来“成食堂的时候”那一套。姐姐有点急,“今年别跟我了,找你儿去!”

 

老娘来了,我很高兴,因为从〇三年父亲去世后,她一直没跟我过过年。有时,初一大清早我就骑自行车,跑六十华里,回去拜年。姐姐责怪:“放下四十,往五十数了,真孩式气儿。”

咱没有私家车,又不愿搭同村回家的人们的车,再有,出租初一不跑,骑自行车当锻炼吧。

 

老娘来了,我天天给“成席”——早晨与晚上各两个菜,不含凉菜;中午必须四个菜,荤素与凉热搭配着来。好在,咱炒菜跟写趣味类的小文章一样信手拈来。

 

姐姐给了老娘四百块钱的零花儿,由我来保管。我很紧张,怕是手头紧买球(羽毛球)、买书(每个月都从当当上网购),给花了。倒是姐姐的一句话,让我很放松也很得意,她冲着老娘说:“娘唉,俺要像你一样,有这么个好儿子,就敲鞋帮子念佛啦!”

姐姐的二儿媳紧忙说:“别急,我发了财,也按俺舅伺候俺姥姥这个待遇,伺候你。”

姐姐说:“你歇会吧,我想都不想!”说着,拿起墩布开始清理地板。

 

老娘随我返回市里,太太高兴,免得我一来劲儿,或打车,或骑自行车,回老家看老娘。打车,费钱;骑车子,危险。

太太跟我这个经济学家也懂得了一些术语,她说:“你娘来了,我的幸福指数降低了。她坐你书房里,瞅着你看书写东西。我进去坐会儿的机会,减少了。”

我说是呢,以后补偿吧!

接着,太太在整理我的房间时,就找我的茬儿,什么书报扔得沙发、地上、窗台上都有了,什么多年以来就是随便换鞋,一会儿拖鞋、一会儿皮鞋,“够十五个人拾掇半月的”。

“随你婆婆,是不?”我跟太太说,“老太太一跟我姐闹别扭,就来成食堂的时候;你一想挑我刺儿,就说我书房乱、生活秩序乱。”

柳条子编簸箩,儿媳妇随婆婆!

我把咱家的家事儿写本书,肯定畅销。

太太说:“你要敢写,我就告你去,告你侵犯我的名誉权。”哈哈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7439)|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