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曹丕和“后娘”王昭仪“有一腿”  

2011-04-16 10:4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三国志》的刻意简化

曹操共有二十五个儿子,其中曹丕、曹彰、曹植、曹熊四人为卞氏所生。曹操的妻子众多,《三国志》记名十三人,见诸《武文世王公传》;而进入《三国志》之《魏书·后妃传》的曹操之妻只有卞氏一人,推测原因是《三国志》尊曹魏为正统,不宜涉及较多的后宫事件,而曹操的后宫事件确实不在少。

这为历史留下了不大不小的谜团。我们似乎可以从曹丕与其“后娘”——曹操的王昭仪的关系中管窥一斑。

一、曹幹跟哥哥曹丕叫爹

曹操的二十五个儿子中有六个早夭,封号中都有“殇”字,如在曹操妻子中排名第八的孙姬所生的三个儿子中两个早夭,在曹丕的儿子明帝曹叡继位的第五年被追封。最早死的,似乎当时还没来得及起名字,而只在追封时称其为“临邑殇公子”。

临邑殇公子与后来的楚王曹彪是同母弟兄,出生也早于曹彪。

由于曹操的儿子太多,较大的与较小的之间年龄就拉开了。比如,王昭仪代养的曹幹,见了曹丕往往叫“阿翁”(爸爸)。这搞得曹丕很狼狈,他就纠正说:“我,是你哥哥!”那意思,你不能跟我叫爸爸。

曹幹是曹操的妾陈氏所生,陈氏未得列入曹操诸妻行列。曹幹年幼失去母,令曹操倍加怜惜,就命令较为能干的王氏代养。

二、曹操病危托孤与曹丕

一般来讲,帝王托孤是将太子或世子交给权臣看护,以便长大成人后真正掌握皇权或王权。但是,曹操的托孤却是托给即将接班为魏王的儿子,被托孤的对象是年幼的曹幹。曹操对曹丕非常之客气,拖着恹恹病体对曹丕说:“这孩子三岁丧母,到了五岁上,我这当爹的又见死期。唉!连累你啦!”

曹丕为顺利接班以及将来取代汉室,完全听从曹操的安排,对小弟曹幹特为关注。就是在曹丕当了皇帝以后,对曹幹的待遇也远远超过其他弟弟。黄初二年,曹丕当皇帝的第二年(221),他把汉家给曹幹的弘农侯给晋级为燕公。黄初三年,又晋级为赵王。

明帝时代,曹幹这个小叔叔有点不安分(被举报私通宾客),皇帝大侄曹叡只是给了个书面训诫,而后还给了“增邑”的安抚。这是因为曹叡的爹爹在临死时有专门诏书,白纸黑字地要求儿子曹叡继续照顾曹幹这个小叔叔。

三、公开进行的政治交易

不仅仅是曹叡对小叔叔大加宽宥,就是后来第四任皇帝曹髦与第五任皇帝曹奂,都对曹幹大加安抚而给予“增邑”待遇,最后达到五千户,在王爷里面是上等水平。话外之话是第四任与第五任曹魏皇帝:曹髦是曹丕的孙子,因要杀篡权的司马昭而被杀;曹奂是曹丕的侄子(其父是曹操环夫人所生燕王曹宇),按辈分是是曹髦的叔叔。

曹幹之所以有高于诸王的特权,原因当然在于曹操的嘱托与曹丕的护佑,但是,护佑的背后还有政治交易为支撑。那就是,曹丕在被确定为曹操接班人即魏王世子得过程中,曹丕的“后娘”王昭仪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三国志》之《魏书·武文世王公传》记载:“幹母有宠于太祖。及文帝为嗣,幹母有力。”按着这个说法,王昭仪作了一笔巨大的政治交易。

曹丕当然要回报“后娘”,恩待她的儿子是明面上的事情,而且是合乎帝王家法即礼教传统的。曹丕对“后娘”的回报应当包括性方面的事情,这也是年幼的曹幹屡屡叫他为爸爸的原因之一。甚至说,这是王昭仪这位“后娘”对曹丕的反制安排。

王昭仪虽然有宠于曹操,但是,自己不生育或言未生儿子。《魏书·武文世王公传》记载“王昭仪生赵王幹”,而曹魏时代的历史学家鱼豢所撰当代史《魏略》记载了曹幹的真实生身,以及曹操对曹丕的托孤细节。如果曹幹的出身需要回避,那么,鱼豢断然不敢如实写照。在另一端,鱼豢再大胆、曹魏再开放,曹丕与王昭仪的两性关系也是不能明写的。后人只能从历史的蛛丝马迹中去推论,正如《三国演义》当中的三气周瑜实际上是套化自曹丕气死曹彰的历史细节那样。

结语:王昭仪的更深远考虑

王昭仪只有曹幹这么一个养子,曹幹日后的地位决定着自己的在曹操去世后的地位。她对曹丕的巨大政治投资也即投机投对了,而借助这个成功要求“后儿子” 曹丕向他提供暗中的性回报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她还风韵正佳而又失去了名义配偶,毕竟把身体献给当今帝王能换来更加长远的政治回报。

对于普罗大众来说,性问题被赋予太多的道德禁忌色彩,而在权力阶层它几乎就是权力安排的从属。帝王之家或广及上流社会的“性乱”传说或猜想永远是文人们的写作素材,从曹禺的《雷雨》到严庆澍的《金陵春梦》,都是最直接的证明。

  评论这张
 
阅读(8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