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精明的傻瓜:中国“三官现象”之我见  

2011-04-28 13:3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精明为什么会导致犯傻?或者,是不是这篇文章一定模仿电影《真实的谎言》的名字,来做标题党的活计?

可以那样理解,但中国官员绝大部分都很傻是不争的事实。看看湖南郴州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的临死前天真的幻想,就不难知道这点。更远一点的,则是假纪委叫走了真官员,凡此等等。更令人笑翻天的是,傻官们屡有雷人“语录”问世。有些人对最后一项表示愤怒,我则表示欢喜——看看那些傻逼们还能傻到什么程度,傻话就让他冒吧!

说曾锦春很傻,有人不相信。你看看,他平常很简朴,家用节省,把钱都投到矿上挣钱了;还有,也很会拉拢人,该利用的下级一定好好对待;再有,他也很会伪装自己,贪了钱不忘支持家乡,以博清名。要是继续列下去,还会有很多。

我们也别“还有”或“再有”地啦,看看他傻到家的三点,当有窥一斑见全豹的效果:他说,希望上级(或国家)放了他,让他回乡下孝敬老母;第二,他说,再选择职业还当纪委书记,因为他知道哪些地方最容易腐败,自已去反,一定能干好;第三,他说,自己举报了郴州的原工商局长,应当算立功。

前两项,就当打哈哈,相当于有养鸽子爱好的抢劫犯在犯了事后,请求回家给鸽子喂回食儿后进看守所。

最后一项是傻逼式的精明。检察官说,作为纪委书记你举报不算立功。也就是说,那是你原来掌握的工作范围内的线索,只是没查而已。不过,这里有一线转机,那就是你要举报比你职务高的人比如省纪委的主要负责人,乃至于省委的人,那就是立功了。

鉴于“李真传说”,曾锦春没这么做。因为,只要他这么做了,很可能期盼的死缓来不了,被举报的人一定弄死他。这样算计不失为精明,但是,在生死未卜之际他完全可以赌一把。在我来理解,检察官的话里有话,给了他暗示。可惜,他太精明了!

至于“李真传说”,没有可靠的官方资讯证明,仅仅是民间传说。其大意如此:办案人员诱导他检举程维高,他真的那么做了,而且此种举报从侧面上证明了其他来源对程维高举报的真实性;但是,李真举报了,却没换来不死的机会。相反,还有一种传说称“正是这种举报激怒了北京的某位与程维高利益攸关的大人物,他明言李真该杀”,云云。

中国古来不乏官场野史,如唐宋至明清的文人(含退休高官)笔记。野史笔记成因之一,乃政治缺乏透明度之故。也有不少笔记被当成官家做正史的参考资料,如《旧唐书》对《世说新语》之引用。

也许曾锦春大案能为后世留下一些野史资源,也许不能。但我没这个兴趣做,上面所引的曾锦春三大愿望之说来自一本国家大力推荐的反腐新书。我没看过该书,只是常年向我赠报的上海《文汇读书周报》最近刊出了该书的书评,我才知道曾锦春是如何地精明,以至于精过了头。从逻辑上讲,曾锦春的精明是官文化的表现。也就是说,他是这种文化的受害者,一个至死都无法自省的受害者。说这种官文化是一种“邪教”当不算过分。

放下曾锦春那个可怜受害者不说,联系一下当下的“三官现象”,所谓官员的庸懒散是也。据说,湖北武汉发动运动式整治,如“责任风暴”云云;据说,山西去年下半年开展了九次“专项检查”,还拿掉了一些时运不济的小官的乌纱,云云。正如有许多“还有”那样,许多“据说”也能从官媒上得到印证。

庸懒散之“三官现象”是中国历史上的顽疾,不惟我们红朝才有。南北两宋为其大盛之际,范仲淹改革想予革除,所谓去三冗也。何谓三冗,冗费、冗员、冗兵也。范氏改革失败,留下《岳阳楼记》名篇而已。

两宋之后的盛大期,非我们红朝而莫属。

“三官”与三冗在本质上极其相似——好多人没事儿干,好多事儿没人干。

可怜那些被整顿的小官,熬尽心血混个什么“副科级待遇”,或者守住目前位置免为人占,结果还得担风险。被上级斥骂时,闭口不言,做可怜看家狗之状。这算是明哲保身,但是以牺牲人格为代价的。更可怜的是,作为底层小吏,他们还要在百姓面前摆出自己的“官样”,明明知道自己连篇的谎话不道德,还是硬着头皮去说。到头来,连自己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小官们心理负担重,想从良,没有赎身的本钱;无奈接着干,又觉得亏本,于是有些人就耍精明,玩起假痴不癫的兵法之计——要级别待遇。这叫闹官。闹成的人不在少,但闹成的,往往又觉得不值。于是,有个弄到正局(科)级待遇的信访局局长一气之下上吊死在自己办公室。他的遗言说:这个维稳办是没实际机构的地方,自己这个正局级副主任等于被挂起来了。

官之庸懒散是受官场习气熏染所致。你想不如此,就被指为犯傻,结果是“玩的给干的提意见”。精明的随大流,结果是浪费许多可贵时光,能积累第二种技能的机会渐渐丧失了。所以,好多人离开“数张报纸一杯茶”的环境,到了社会上就“比傻逼还傻”。相比之下,曾锦春还不算太傻,尽管最后在囹圄中说了“回家孝母”、“再当纪委书记”那样的傻话。他的精明之处在于为自己留后路,开矿赚钱,赚大钱,一顺儿把脏钱在里面洗净了,乐得晚年享用、子孙受益。

比起那些能通过合法或非法渠道取得异国国籍或永久居留权亦未“暴露身份”的高级贪官们,曾锦春还是傻了些。而那些天天在庸懒散中混日子的小官,比之前两者都算傻得不能再傻了!

以上闲话是,调侃的成分居多。而从学术上讲,之所以有“三官现象”,端在于目前的制度存在严重的知性与德性的双重不足。知性与德性不足加剧了改革的难度,也加剧了改革后果的不确定性。所以,没法离开祖国或不愿离开祖国的平民百姓们,只能好自为之。比方说,锻炼身体,在社会灾难来临的时候,提高自己生存下去的概率。比方说,尽可能多地积累抗拒官文化“邪教”侵袭的思想能力,免得被它卷进去。

在清明节回老家的路上,我看见一幅墙上标语——全民动员,抵制邪教。这话对着呢!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