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中国历史上最牛的权臣,皇上险些给他下跪  

2011-06-20 21:5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秦桧的“历史担当”

说起宋朝,历史学家们的最重要印象就是奸臣多、叛将多。奸臣者,如秦桧,成为中国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而为祸国家远大于秦桧,也大于张邦昌的,一个是刘豫,一个是贾似道。

刘豫很幸运,作为中国历史最大的卖国贼,被秦桧的“反面光辉”给遮住了。同样,作为中国历史上最牛的奸臣也即权臣的贾似道,也让秦桧符号给遮住了。

一.贾似道本是名将之后

贾似道能成为南宋权臣,最主要的是家庭背景。他父亲贾涉从基层小官(高邮尉,相当于现在的县公安局长)干起,凭军功累至制置副使兼京东、河北节制(相当于现在的大军区副司令兼两个兵种司令)。贾涉对金国的军事威慑绝不逊于前辈名将岳飞,历史记载:由于他执掌方面大权,金国人六七年不敢入侵淮东地区。贾涉更厉害的地方是军纪森严,比如立斩逃将徐晖,稳住了淮西局面。最后,贾将军抱病视事,累死在军中。

可是贾将军有个不屑之子贾似道,时指其“游博无行”——到处瞎逛,还好赌博。按理,这德行是当不了大官的。但是,他姐姐厉害,因家庭背景而成为理宗的宠妃。他贾似道就借着理宗小舅子之一的名分,开始了飞黄腾达的仕途,并得以专权于理宗时代的后期。

    二、造假高手,虚涨的政治“股票”

可能理宗认为老丈人之一的贾涉有杰出军事才能,他儿子也一定错不了,就让贾似道执掌兵权。小贾不是老贾,领兵对外屡有败绩,还伪造大捷;对内压制群臣,以至逼得边将刘整带兵献地,投降敌国。

姐夫理宗死后,他更加猖狂,自以为南宋王朝没了他贾似道,一夜之间就会崩亡。

他也确实把自己的政治股票做到了那个份上。新皇帝因为他定策(即指定太子及继位)有功,贾似道入朝行礼,皇帝则必答拜,并称他为“师臣”而不直呼其名,朝臣们则称他为“周公”。有了这些荣誉他觉得还不够,干脆再次提高报价。方法是什么呢?很简单,甩手不干了。

三、以退为进,要挟新皇帝

理宗的葬礼完后,他弃官回到绍兴府,并密令同党向朝廷谎报蒙古兵已攻下沱地边防(今湖北枝江东南)。小皇帝与太后都晕了,只好一起亲自写手诏催他回朝处理政务。同时,给他加太师衔、魏国公。

仅有这些还是不够的。第二年(1266年),他因政事小隙,再次甩手不干了。皇帝又急又怕,向前屈身:“太师,大舅,我给你跪下了!”多亏江万里从中拦住,才免了皇帝给大臣磕头的千古笑柄。

贾似道假惺惺地感谢江万里,称:“多亏你拦住了,不然我就成了千古罪人。”江万里鄙夷他的虚伪,并不回话。很快,江万里遭到了报复,被排挤出权力中心。

皇家已无力对付这位猖狂至极的权臣了。

结语:郑虎臣宁可违法也杀贾似道

但贾似道似乎无法逃脱绝大多数权臣的命运逻辑,在他失势后,一位押送他的小官郑虎臣中途把他杀掉了。郑虎臣押送贾似道乘船到南剑州黯淡滩(今福建南平东),郑曰:“此处水清,你就死在此呢!”贾答:“太后答应不处死我,等到有杀我的诏书再死不迟。”不久,到达漳州木绵庵,郑曰:“我为天下杀贾,身被刑罚无悔。”于是将似道子、妾另拘别室,在厕所中折似道胸,杀之。

右丞相兼枢密使陈宜中兵退福州,逮捕郑虎臣,关押致死。郑父亦为朝廷高官,曾遭似道处分,流放。似道被贬黜后,过会稽,郑主动申请押送,早有杀心,故宜中捕之。

  评论这张
 
阅读(1893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