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两篇《出师表》不敌一纸投降论  

2011-09-23 12:3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有人替诸葛亮润色文章

《出师表》是构造诸葛亮神话的重要因素,但也为后人留下了巨大谜团。比方说,其中关于“三顾茅庐”的说法只是诸葛亮自己单独表白,并无旁证,尽管《三国志》作者陈寿在诸葛亮本传中有“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之说。

与这篇历史名文相联系,还有一篇称为《后出师表》的据说出自诸葛亮的文章。《后出师表》因是成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出处所在,也被后人重视,并得录入《古文观止》。现在看来,这个《后出师表》的“著作权”正如《前出师表》中的“三顾茅庐”有疑问一样,也有些问题。陈寿所撰《三国志》并没录此文,更重要的是此前陈寿所编的《诸葛亮集》也没收录此文,只在张俨的《默记》中有录。

张俨是吴国人,生卒不详,曾于公元267年出使晋国。晋国学问家贾充及荀勖与之比试学问,未能胜之。其《默记》所录三国事,为裴松之注《三国志》所引用,因此,《后出师表》的今见原文也就完整地存于裴松之注解的《三国志》上。对于这篇文章,裴松之还特别说明:“此表,《亮集》所无,出张俨《默记》。”

《后出师表》写得不错,但是从文采角度看,不符合诸葛亮的习惯。诸葛亮学习经典只求大概,作文也只讲核心而不注重文辞修饰。估计是有人在诸葛亮较短的原文基础上予以了润色,该文稍长的篇幅也能从侧面上证明这点。

该文结尾部分则很符合诸葛亮作文不注重文辞修饰的习惯,其曰:

先帝败于荆州之时,曹操自以为荡平了对手,天下从此而定。后来,先帝向东联合吴越力量,往西攻取巴蜀,发兵北伐,斩了曹魏大将夏侯渊,而对曹操构成最大的战略压力。这证明曹操的判断过于乐观,也证明蜀汉事业发展潜力很大。

然而,正值蜀汉事业高涨之时,又出了东吴违约,关羽被杀,先帝于秭归受挫,曹丕称帝等一系列的变故。大凡天下之事皆如上举,难以料定。对于我来说,只有不计自己利益,努力为蜀汉奋斗,到死才能停下。至于成与败、顺与逆,不是我的眼光所及的。

《出师表》是构造诸葛亮神话的重要因素,但也为后人留下了巨大谜团。比方说,其中关于“三顾茅庐”的说法只是诸葛亮自己单独表白,并无旁证,尽管《三国志》作者陈寿在诸葛亮本传中有“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之说。

由于后世文人的推崇,如陆游诗句“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使得该篇文章渐具历史名篇特征。清代,吴楚材与吴调侯叔侄编辑《古文观止》,选录《出师表》,至此,该文正式具有了历史名篇的地位。

到了清代的吴楚材叔侄那里,完全放弃了陈寿的谨慎态度,转而直说《后出师表》就是诸葛亮写的。吴氏叔侄如此而为也有文献依据,其依据是是北宋司马光的《资治通鉴》。

在《资治通鉴》第七十一卷中,司马光全面引用《后出师表》原文,称为“亮上言于汉主曰”。

放下这个“历史悬案”不论,再说诸葛亮神话的另一个重要元素空城计。

陈寿《三国志》根本没涉及此事,小说《三国演义》是从裴松之注释《三国志》所引王隐《蜀记》细节里,套化出故事情节来的。裴松之本人对王隐的著作持否定态度,称“此书举引皆虚”。裴松之已经脱开了陈寿的政治环境(褒魏即尊晋,贬蜀亦尊晋),可以较为客观地发言。事实上,王隐所说的蜀建兴五年诸葛亮率军屯汉中之时,是魏之太和元年,此时司马懿屯驻宛城,职任荆州都督,两人于当时地理所处可谓风马牛不相及。

三国时有两个荆州,魏之荆州在今河南省南阳以南汉水支流东岸;吴有荆州,在今湖北境内,在长江北岸,即蜀吴之争的荆州。司马懿屯驻的荆州,当然是前一个。

2、奔吴派与南迁派都傻了眼

无论《后出师表》是否为诸葛亮一人完成,至少在结尾处他没了“恢复汉室,还于旧都”的想法,更不用说“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的话了。他已经到了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地步,至于结果如何,只有老天知道。

经过八个年头的对中原战争,终于证明了他图谋中原的战略是错误的,是亡国之路。

更为可怕的是,从刘禅十七虚岁继位到他诸葛亮逝世这十二年间,一个接近三十而立的君主什么执政本领都没学会,因为“事无巨细,咸决于亮”。可怜的刘禅只有听话的本分而无说话的权利。

后世人深讥刘禅降晋后的“无耻状态”即他高兴而不是假装地说“此间乐,不思蜀”。作为尚有基本智力的人,他希望摆脱名义皇帝的职务而过上一种平常人的踏实生活,何况曹魏还给了公爵地位呢?虽说这个爵位不如天子的名称好听,总还有酒有肉有女人嘛!

蜀汉早在诸葛亮时期就已颇见危机:连年战事,国家储备空乏,人民怒气冲天;为了进行长期战争动员,诸葛亮以严刑峻法来勒治国家。当时有人劝诸葛亮实行大赦,诸葛亮断然拒绝:“治国用的是大恩德而不是大赦这样的小惠。从前刘表父子年年有赦免,辖域治理得也不并好嘛!”

虽然说《三国志》注释者裴松之全盘否定了王隐的《蜀记》,但是,《蜀记》中所引“金城郭冲”对诸葛亮的基本评价(五事)中的第一条,还是比较切合实际的:“亮刑法峻急,刻剥百姓,自君子小人咸怀怨叹。”等蜀汉战至没有多少战略资本的时候,曹魏军队已经逼至成都城下,老百姓一哄而散,逃入山中,没人愿为刘禅小朝廷冒死效力。

刘禅召开御前紧急会议,商讨对策。有一部分人主张流亡到友好国家孙吴去,此为奔吴派;也有一部人说利用南七郡为退守地进行抵,此为南迁派。这时候,一直对继承诸葛亮主战政策不满的谯周出来说话,他说:

自古以来,哪有流亡到别国还号称天子的人呢?今天要到吴国避难,就必须臣服于人家。再看魏吴之势力,只有大灭小,断然没有吴灭魏的希望。反正都是称臣,两相比较,就不知选择臣服较强大的魏国。

如果先臣于吴,等魏灭了吴再与吴一起向魏称臣,等于受两次耻辱。再辱之时,何与一辱?至于说到南迁的政策,早些年还行,现在是太晚了!国家破败,我们到那里就会出变乱。

让谯周这么一说,奔吴与南迁两派都傻了眼,刘禅反而担心魏军不会受降。谯周只好再作解释:“东吴现在仍存,魏国必有所顾忌。魏军即便本心里不想让我们投降,但又不得不接受;接受之后,也不得不礼遇我们。若是皇上降魏,魏国不给封土,我就亲自到魏国首都去,跟他们一论道理!”

在明了投降的利益之后,刘禅还有些犹豫,对南迁少数民族地区的建议有些顾念,谯周闻此,再做刘禅的思想工作,上疏说:

有人又传言说您要南下少数民族地区,我认为这极不妥当。为什么这么说呢?不远的历史有训:自诸葛丞相南征以来,南方少数民族为我汉家兵势力所逼迫,无可奈何才选择服从之策。之后,才出税赋,出兵员,而内心却一直在怨恨朝廷,形成对国家的潜在破坏力。今天以穷迫之势,想去依靠人家,恐怕依靠不成,反受其害。这是第一大祸端。

我们南迁,北兵必然追赶,杀伤或歼灭我们的军队。这是第二祸端。

我们立足南方,反击魏军,必然要向当地少数民族征收重税,他们的经济利益严重受损,就会更加迅速地造反。这是第三祸端。

在信件中陈述完三大祸之后,谯周又罗列由近及远的历史故事,从东汉初刘秀征服王朗到周武王灭商,以为举证。陈寿在《三国志》中高度赞扬了投降派谯周,称曰:“刘氏无虞,一邦蒙赖,周之谋也。”

3、谯周是个大预言家

如果说谯周对于投降一事有什么私心的话,那就是他作为蜀地本土人士希望从中原流亡来的刘氏政治集团,平平安安地回到中原去,别再连累蜀地人民。由于操作成功,曹魏的战争成本也大大地降下来,所以给了谯周不错的待遇,封他为亭侯。

谯周从来不打算往中原权力中心去。只是司马氏替代曹魏后,谯周不得不奉召到首都洛阳去。去的时候,也是拖着病身子去的。是不是谯周装病而不尽其力来为司马氏服务,只有他本人知道,历史资料没有任何相关记载。

谯周是个心计颇深的人,他早在魏军反击姜维之前,就造出过谶言,称:汉刘至刘禅,当让位于外人。

按现在的话来说,他是算命先生或预测大师。

在刘禅降魏后,他又作了两个预言。其一是预测司马师之死,谶曰“典午忽兮,月酉没兮”。

典午乃司马姓氏的代称,月酉是指八月份。果然,他的同乡文立在夏天(约六月份)拿到他写的预言字条后,亲历了司马师死亡一事。

其二是预言自己的死亡。他七十岁那年,以学术前辈西汉刘向、杨雄之寿为鉴,称“恐不出后岁,必便长逝”。果然,第二年秋天,溘然而终。

作为一个主张和平的学者,他不只是用预测来证明自己的远见的。在姜维发起主动攻魏的战争之际,写下了《仇国论》一文,委婉地指责主战派。《三国志》上有云:“于是军旅数出,百姓凋瘁,周与尚书令陈祗论其利害,退而书之,谓之《仇国论》。”

谯周保全一邦之民的善举背后有他的私心,难道诸葛亮“图谋中原”的战略设计背后就没有私心吗?

在诸葛亮心中有一个解不开的情结,那就是中原才士之多,不好显自己身手。另一方面,他又瞧不起所谓的中原才士,在曹魏知名学者兼高级官员的华歆、陈群等人分别来信劝他归顺中原时,他没有回信,而是作了一篇叫《正议》的文章作为回应。

在文中他说:“过去的项羽兴起于不道德的基础,虽然位处华夏要地且挟制楚怀王,最终还是战败自杀。此事当为后世永远的教训。然而,曹魏不以历史为鉴,又走项羽老路。曹魏自身不遭惩罚就是幸事了,而子孙必得报应。你们这帮来信的人各以年事已高之姿态,按曹魏伪政权的旨意劝我为曹魏效力,就如同西汉末为王莽歌功颂德的时代名人一样,必将酿成大祸且自身不免受累。”

这是写在两篇《出师表》之前一篇大话文章。文章中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更充满了宣战的火药味。后来的事实是:无论他还是后继者姜维,屡屡劳师,耗尽国力,终至于偏安而不得!

正是:夸诓有三顾,不敌一谯周;莫道亡国悲,正义为封侯。

  评论这张
 
阅读(1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