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列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重臣出逃,宪法还有诗歌  

2011-10-13 11:36: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禹的政治事业毁于四百多年后的一个后代,此人叫桀,也称为帝癸。帝癸的政治失误很多,但又拒不改正,并且着力打击新兴的道德榜样。

帝癸打猎,四面合围,让猎物全部落网;而他的一个下属、地方领袖成汤却不使用此法,打猎时网开一面。后者的这种有意树立自己道德权威的做法收到了预期的效果,汉水以南的地方领袖都称赞他,说:“汤的仁爱施及鸟兽,何况对人呢!”

在政治道德衰败的时代,得到普遍的道德支持是一件危险的事情,甚至说是政治赌博。成汤得到了应有惩罚,帝癸把他囚禁在夏台(今河南禹县南)。等强烈的嫉妒心稍为平静的时候,帝癸似乎觉得成汤的问题没那么严重,就释放了他。

后世历史学家推算这一重要时点为公元前1777年。

这次明智的释放并没换来应有的和谐,体制内的强烈不满还在发酵。但是,帝癸不理会任何反对,不仅在游泳池和新宫殿过夜,还把一种很正规的宗教仪式变成了性狂欢。

那个时代及以后的很长时间,为祈雨要举行一种宗教仪式:男女同处在树林中自由交配,以合上天的阴阳相交,从而产生雷电与大雨。帝癸并不是为求雨,而纯粹是为追求感官刺激,让男女在他的宫室里混居。这种性民主、阶层平等的追求也导致了他对朝政的懈怠,以至于三十天不处理政务。他实在是厌烦单调重复的朝政,因为这时他已经执政五十多年了。

重量级人物、职任太史令的终古实在看不下去了,依照典章制度规劝帝癸。帝癸对下属的哀求与眼泪无动于衷,继续放纵自己。终古彻底失望了,他出逃到一个地方领袖的势力范围。

那个地方领袖就是由此前受到过帝癸扣押的成汤。按上面的推算来计,这一年是公元前1768年。就在这一年,另一位地方领袖、夏王朝分封国大费的后代费昌开始编造异象言论,为自己的出逃找理由。

他说:我看了两个太阳,东方的那个光芒四射,西边的那个昏暗无光。他请巫师来判析这个异象的含义,巫师冯夷说:西边的太阳是夏朝,东边的太阳是成汤。

费昌为自己背叛旧宗主、皈依新宗主找到了理由,他编造的异象以及对异象的解释言论成了夏亡的催化剂。

后来,成汤成功地推翻了帝癸的统治,建立称为商的新国家并进行了有效的统治。在商朝的前期治理中,各代统治者也确实以道德化为目标。尤其是第二十代领导人武丁的统治,是值得怀念的好时代。

武丁见傅说的故事尽管传说成份很大,但是里面总还有人民寄托的强烈愿望。武丁在巡视傅岩(今山西平陆)一项筑城工程时,遇到正在服刑的傅说,把他带回首都(今河南商丘)。傅说成了武丁的亲随,随时向武丁提出建议。武丁对傅说的言论每每采纳,创造了最高层与最底层政治合作的一个神话。

 

 

历史似乎有内在的逻辑,在夏王朝灭亡后的六百多年后,也就是武丁盛世的一百六十多年后,商朝出现了一个帝癸式的统治者,他叫帝辛,又名纣。

帝辛的大臣箕子规劝他,让他节制私欲以免亡国。帝辛听不进他那一套,坚持己见,我行我素。

一桩不幸的婚姻促使帝辛的性格更加暴躁。

帝辛有三位重要助手,称为三公,又都有地方领袖的身份。他们分别是西伯姬昌、九侯、鄂侯。九侯的一个女儿被进献给帝辛。这是一场加强政治联盟的婚姻。不幸的是,九侯的这个女儿对性生活并不热衷,而帝辛却是个性奔放、追求性快乐的人。一怒之下,他杀了九侯的女儿和九侯,并把九侯剁成肉酱。

鄂侯对这种不顾国家利益、伤害政治盟友的做法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帝辛对鄂侯也采取了报复措施,把鄂侯杀了,尸体晾成肉干。

三个重要政治助手只剩了姬昌一个。姬昌表现得非常之谨慎,但也没逃过厄运。他对两位同僚的死暗中叹息,结果被一位希望自己地位上升的崇侯给举报了。帝辛下令逮捕了姬昌,但不久又释放了他。

漫长的历史当中出现了简单的重复,被释放的反对者姬昌的后人如同成汤推翻夏桀那样,推翻了商纣的统治而建立了自己的新王朝。周朝成功地取代商朝后,对前朝的道德坚守者箕子给予特别优渥的政治待遇:周武王姬发让箕子到朝鲜去殖民,自由地发展,无须向周朝称臣。箕子也为周朝作出了巨大贡献,帮助周朝制定了称之为《洪范》的宪法。

箕子对周朝保持着敬意,然而他的内心是复杂的。有一次,他晋见周王,路过殷朝旧都,看到那里宫殿毁圮,有的已夷为平地并种上庄稼,深为痛惜。但他怕引来指责,不敢放声痛哭,写下了一首诗歌,称之为《麦秀之歌》。歌词中有一句说:“麦穗那尖尖的芒呀,你知道你生长的地方可是我家旧时的宫殿吗?”

在毁圮宫殿旁劳作的人大都是箕子的同族,他们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尊荣与富贵,听了箕子的歌后,都流下了泪水。

周王朝的统治者虽然也坚持道德化治理国家,不幸的是,如夏商二朝一样,经过了绵长的政治安定之后,国家衰弱无力,最高统治者的个人行为也出了问题。它的第十位君主厉王姬胡以制裁各种言论出了名,并最终在一场政变中被废黜。

在周朝建立后的第二百七十三年,也就是姬胡执政的第三十年(前849),一项不当的政治任命引发了激烈的政治讨论。

一个有公爵身份的人,叫夷荣,姬胡打算任命他当国家的高级行政长官卿士。一位叫芮良夫大夫(比卿士低一级),对这一任命计划进行了严肃批评,他说:“荣夷这个人道德品质不好,贪财好利。普通人多拿不应得的财物被称为盗贼,国家重臣贪财就是政治盗贼。任用政治盗贼,诸侯就会不服。如此,亡国的日子就近了!”

姬胡听不进芮良夫的建议,坚持己见,给荣夷下达了任命书。果如芮良夫所预见,诸侯不再来朝。姬胡把诸侯不朝的原因归咎于言论的开放,他决心加以整顿,派人监督民众的言论,谁敢发表不满言论就杀掉谁。

姬胡的重要辅臣召公(也是姬胡的同宗)向他进谏说:堵老百姓的嘴就像堵塞水流,一旦水流冲决堤坝,后果不堪设想;人民经过内心的深思熟虑,才把意见发表出来,现在正该做出符合人民利益的决定。

这种诚挚的劝诫并没被接受,体制内高级官吏借诗作来表达意见,百姓也作如是之举。讽劝厉王的诗很多,仅是留在《诗经》上的就五首。

在《板》一首中,作者说:“天帝发疯不正常,下界人民遭了殃!王言说得不合理,政策订得没眼光。不用圣人治国事,言不及行真荒唐。执政怎能无远见,今天用诗劝我王。”

不满的诗作成了反抗爆发的引信,一场政变发生了,政变的人们袭击王宫。仓猝间,姬胡逃到了外地。姬胡出逃后,一直没得到人民的原谅,经过十三年的岁月,他死在了避难地。

 

  评论这张
 
阅读(14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