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酷吏简史(5):政治打手江充的“艺术人生”   

2012-11-12 09:1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杀人问题的哲学之辩

孔夫子的法律恐怖主义经过后来的修饰,逐渐淡化。但当这种淡化变成了虚饰与吹捧之时,反显出他人格的深重分裂与学术的丛丛悖论。《论语·颜渊》记录了“焉用杀”的主张,几乎是对杀少正卯与整治草民行为的一种悖论诠释。

季康子问孔子搞政治与杀人的关系,说:“如杀无道,以就有道,如何?”孔夫子回答说:“为什么要用杀人的办法呢?你要想做好人,老百姓就会跟着好起来。君子的道德是风,百姓的道德是草。风到之处,草必随风倒。”又一次假话!要收到风到草倒的效果,必然要伴以法律手段的惨烈实施。

就在季康子问政不久前,孔夫子还赞扬他的学生子路办案效率高:“片言可折狱,其由也与?”用现代话来说,就是:“一两句话就可以对官司定性,大概就是子路了。”(并且,子路答应办的事,从不拖延过夜)。

一、法越苛,盗贼就越多

子路的强悍作派与法律操作的粗鲁得到了老师的认可,至少没予批驳。这种法律恐怖主义连儒学内的人都不能认可,由是可见当时孔夫子在鲁的执政是多么不得人心!晚清康有为在注解《论语》时说:“天下狱情至变伪,虽有圣者,不能不听两边之词,子路虽贤,无由是理也。”

谁说“无由是理”?汉武帝刘彻的《沉命法》就很有“是理”。他超越孔子对草民(德风至民如草偃)的仇恨,把法律性的仇恨提高了档次。汉武帝重用酷更、滥施刑罚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盗贼越来越多,小官吏与老百姓也拿法律不当回事儿了。反正不知哪天犯上哪条儿法律,干脆就不考虑了,任性而为吧!朝廷派专人讨伐,一时间打散了群盗,过一段盗贼又骤然而起。所以,当时的公文称“东方群盗蜂起”。

面对盗贼猖獗、吏民轻法的情形,朝廷出台了一部《沉命法》。该法称:“盗贼兴起而没发觉,或虽发觉了而逮捕时又不符合时限规定的,二千石以下的官员至小吏、主管官吏都要处死。”当时出了一个叫暴胜之的人,任直指使(也称绣衣直使,因穿绣花制服故),手拿木杖和代表皇帝授权的斧头到处杀戮官吏。二千石(正部级)以下秩位的,不知杀了多少。凡(正部级以下)当官的都怕他。中国历史上“暴君”一词的由来,最初不是指皇帝的,实是由暴胜之而起。时人称之为“暴君”有双重含义。

二、法外之法:绣衣直使权力无边

《沉命法》出台于天汉二年(前98年),是刘彻在位后期。此时,整个的一个大帝国让它的主人给搅混了水。绣衣直使这种差事好人干不了,像暴胜之后来受勃海郡(今河北沧州)贤人隽不疑指点改过的,几乎是一个特例。

绣衣直使毁了汉武帝与太子刘据的父子关系,引发了帝国的惨烈政变。太始三年(前94),曾经任过绣衣直使的江充介入了刘彻与刘据的父子关系中。起初,江充是赵王刘彭祖的门客,因犯了点事儿,出逃了。他三窜两混进了长安,向皇上告发赵王太子的不法行为。赵太子被罢免。恶人先告状的手腕果然厉害!江充得到刘彻信任后,被任命为绣衣直使,并且专门负责纠察皇亲国戚与朝廷重臣,突破了原来不查二千石秩位官员的上限。

某日,太子刘据家的仆役在皇帝专用的高速路(驰道)上乘车飞奔,与皇帝及江充打了个照面。江充纠住太子家人,把他们交给了有关官员。刘据知道自己理短,只好派人给江充说好话。一下子,江充名声更大了。这时的太子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三十五(虚)岁了,立为太子也十八年了。为了未来顺利接班他得这么做!

太子刘据与他父亲之间本有有矛盾,只是国家公务与个人亲情搅在一起,不易搞清楚。刘据一贯反对刘彻的严刑峻法措施,经常为一些量刑不当的案件平反,深得民心,但这就与执法大臣特别是江充那样的绣衣直使发生了利益冲突。双方摊牌是早晚之事。太子家人跑驰道的事过了两年多了,这场冲突终于爆发了。

 三、父子反目:帝国最高层的突发事件

征和二年(前91),江充诬陷刘据,向刘彻说:“在太子宫中挖出许多小木人儿,还有写着咒文的帛,盼皇上早死,他好接班!”在此之前,反对刘据的势力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行动,因为他的武力靠山舅舅卫青已经死了,母族没有了实力。太子有一次进宫拜见母亲(皇后),时间长了一点,就有人造谣说:“他在皇后那里调戏宫女了!”

刘彻没说什么,就给儿子拔了一些宫女去。刘据是何等聪明之人,知道有人再使坏,但还得忍着。

到了江充诬陷时,他的老师石德也很害怕,说:“事已无法自辩,干脆矫诏发兵。”刘据还是要沉上一沉,没想到江充还在急逼。刘据忍不住了,让手下的食客扮成皇帝使者,逮捕江充。对着江充,他终于发泄出了压抑已久的怒火:“你个狗东西,害了赵王父子还不够吗?现在又来害我们父子!”一刀砍下了人头。

一场父子间的武装冲突已经不可避免。武帝调集京城周围的军队进攻被太子占据的都城,太子放了监狱的囚犯、武装了市民拒战。太子失败后,逃出都城。不久,行迹被发现,他与两个儿子上吊而死。

后来虽然事真相大白,但刘据已经死了。刘彻很后悔,修了思子宫、望思台,以自我安慰。

结语:被一再推迟的汉武帝谥号问题

刘彻昏悖狂乱,滥用法律,导致了严重的政治后果,以致于他死后,接班人迟迟不给他上庙号。他儿子刘弗陵继位后(是为昭帝)根本不想考虑这一问题。因为一涉及庙号,就涉及到历史地位评价问题。刘弗陵还有他的大臣们不愿涉及这个敏感且让人伤心的问题。

时间就这样过了二十四年。到了昭帝的接班人也就是刘弗陵的侄孙、刘据的孙子刘询继位后,才讨论谥号问题,而且是先讨论戾太子父子(包括刘询的父亲即刘据的儿子)的谥号,第二年才讨论刘彻的庙号。其中一名叫夏侯胜的官员,坚决反对,他说:“武帝虽然有征夷拓边之武功,但伤亡士卒,耗费民财不可计数。没给百姓带来恩泽,不应给建庙号配庙乐!”

夏侯胜被指控非议诏书、毁诬先帝,入狱,黄霸因不举报夏,也被抓了。对夏侯胜宣布处以死刑,实际上并没执行。夏侯胜说的是实话。江充说假话引发惨烈人祸的教训尚在,再杀这么一个说实话的人也不恰当。过了两年,就给放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