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抑郁简史(3):凡能怀疑的都怀疑  

2012-11-15 09:2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告密信的安慰作用

秦始皇靠武力抢劫来的天下,经过了十四年的光景,落到了刘邦手中。在这里,我们不妨把被杀的胡亥算作一世;同理,把即位后就投降的子婴算作半世。加上秦始皇本人完整的一世,总计是两世半。

尽管秦朝短命,但是刘邦拿到秦家的盘子也十分不易。先是与项羽对决,而后是消灭尚能与他抗衡的几个政治大户,重点是剪除自己队伍中可能的反叛分子韩信。韩信为他立下了大功,但是他又觉得韩信是个威胁。有人揣摩到他这个心思,便上书告密,说:韩信刚到封国,就带兵巡视所属县邑,有谋反的意图。

如果刘邦心理没毛病,肯定有一笑了之:“本来楚地人民骁勇,天下又刚平定,不安定因素还多,带兵出行很正常,训练军兵应对突发事件也是分内之事。”但是,告密信的内容很快在朝内传开,心怀嫉妒的诸将大叫“赶快发兵坑死这小子”。

一、拍马屁:韩信学得乖巧了

刘邦对大将们活埋韩信的叫嚣黯然不语。他只想听取最精明的陈平的意见。陈平说:“从兵力对决上,你绝不是韩信的对手,只好学古代天子出巡会诸侯的办法,伪游云梦泽(今湖北京山以南与湖南交界处),在陈县会见诸侯。借韩信行祀之机,用一力士就办了。”

韩信对这场突发阴谋当然不满,以“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旧谚来表达抗议。在确实找不到谋反证据的前提下,刘邦好像良心发现,把囚禁中的韩信押至洛阳,而后无罪开释。为弥补自己的愚蠢或者说也给韩信点颜色瞧瞧,他把昔日的重要政治盟友由王爵降级为侯爵。韩信受封为降级后的淮阴侯虽备感耻辱,但也不能不接受这个现实。同时,他也学得乖巧了。用奉承的言语让刘邦心理舒坦起来。

刘邦在事后问韩信:“我能带多少兵?”

“十万吧。”

又问:“你呢?”

“越多越好!”

再问:“那你怎么让我逮捕了呢?”

韩信乖巧地说:“你不善带兵,却善带将,所以我让你一计给抓了。再说你的才能是上天给的,不是人力能达到的。”这通马屁拍得刘邦飘飘然起来,他见韩信实无反心,才敢剖符信、封功臣为列侯,顺便也把刘家亲人封了王。

错抓韩信引发了不良的政治后果,功臣们担心自己被无故处死,聚在一起议论对抗刘邦的办法。风言风语传到他耳朵里,他又害怕起来。这回他不听陈平的了,倾向张良的意见:找一个平时他最恨的人封侯,让大家安心。

“看到了吗?连我最近讨厌的雍齿都封侯了,你们还议论什么,闹腾什么?”

 二、翁婿翻脸:连襟惊恐不已地进谏

在发生了错抓韩信事件的三年后(前198),刘邦与自己的女婿赵王张敖发生了冲突。

张敖是反秦名人张耳之子,得袭其父爵为赵王。因姓张,又称“张王”。其妻为刘邦长女鲁元公主。

这场冲突实在是由刘邦逼出来的。在巡行过赵国时,他故意无视女婿恭敬行规定礼数,却满口脏话谩骂女婿。女婿忍了,可部下看不下去,开始计议找机会干掉刘邦。谋反失败,刘邦废张敖为宣平侯,让自己的儿子刘如意为赵王。刘氏权力体系愈加巩固。

有了张敖事件的刺激,心力交瘁的刘邦又想起了韩信,两年后(前196)他设计除掉了韩信。这一年,刘邦已经六十岁了,六十岁在那时已算高寿了。按照以上四皓与秦始皇的年龄比较,刘邦虽比不上四皓,但总比秦始皇幸运多了。

权力让一位六十岁的老人远法顾及自己的健康状况。就在杀了韩信的这一年,医生诊断出他有大病。他怕潜在的反叛者借他有病之机再闹事儿,就躲起来,不见群臣。他的亲信、功臣也是连襟的(妻妹之夫)樊哙闯进他的卧室,哭着说:“我们一同起兵定天下,何等豪壮!现在天下定了,你怎么如此疲惫不堪?不能躲着不见人,要防止身边有赵高呀!”

刘邦勉强笑着,起来应付公事。

第二年(前195),名将黥布反了,六十一岁的政治老人只好再次亲统兵马去讨伐反叛者。反叛者终被荡平,但在战斗中刘邦中了流矢。本来身体就不好,再加上箭伤,病情更加恶化,在回师的途中发起高烧来。回到长安后,吕后赶快叫医界高手给丈夫看病,他却高声叫骂:“我手提三尺剑取天下,此为天命。人命在天,扁鹊再世也没用。”

他顽固地拒绝医治,可见心理疾病之沉重。

三、抓萧何:做了最不该做的事

刘邦在权力基本巩固后,开始怀疑一切。开国时被他尊奉为“功人”的萧何(其余功臣只为“功狗”)也遭到了逮捕。萧何获释后,他又逮捕了最信任的私亲樊哙。这两次无故逮捕都发生在公元前195年。这一年,他也死了。连萧何、樊哙都不被信任,可见他疑心之重,手段之不讲道理、不顾情义,真有点“临死不留面相”的味道。

如果说稍后樊哙被抓还是事出有因的话,那么萧何遭逮捕的事情就有些蹊跷。蹊跷也有蹊跷的道理,因为此时刘邦病情加重,他一边要同病魔斗争,一边又要为换太子的事情操心。由于儒学老专家叔孙通(治汉礼仪,有大功)与资深幕僚张良坚决反对,也由于太子召到了四皓,刘邦才勉强才作罢。

四皓是他这个流氓出身且习气未改的政治家请不到的,太子能请到,自然说明天下已经德归太子。

身体有病,最后的愿望无法实现,导致了刘邦更坏的心情。恰在这时,他听到萧何用他的园林为百姓谋福利的事,使他尊严大伤。萧何把皇家园林上林苑中心的空地租给百姓,百姓收获粮食,秸杆留给政府,用来补充园中禽兽的饲料。这本是个一举两得的政策,但刘邦怀疑萧何收了商人的贿赂,才在上林苑中为承包商谋取利益。

一位高级军官对此表示怀疑,向刘邦表达了不同意见:“楚汉相争时,萧何主掌钱财无数,那时不贪,何以现在贪?再说,那时他心思意念一动摇,还有您得天下的机会吗?现在他把园林闲地租出去,百姓得利,国家受益,这不正是宰相该办的事吗?”这样,刘邦的无端怀疑终于被打消了。

刚放了萧何,又抓了樊哙,因为有人传言:一旦刘邦去世,樊哙就会和吕后一起杀赵王如意。不管传言真假,采取积极的预防措施不容迟疑。刘邦宣布:陈平奉旨带周勃去接替樊哙的军职,将樊哙就地正法。

陈周二人何等精细!他们只是将樊哙就地免职,装进囚车送长安去交差。

四、可怜樊哙:没资格参加亲密战友的葬礼

权力是个魔杖,它会给享用者带来无限尊荣,但是也会让享用者失去对最亲密的同盟者的信任!

樊哙是刘邦最亲近的高级将领,一是因为樊哙与他共同起事,二是吕雉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了樊哙。樊哙出身微贱,比刘邦这个乡村干部(十里亭长)地位还低,是个宰狗的屠户。那时,狗肉的消费量在肉食中占的比率比现在大,宰狗是个底层职业。至于“少了狗肉不成席”的俗俚及“狗屠贩夫”这样的文话,就无须考证了。但正是这个底层出身的人,对刘邦忠心耿耿,所以“高祖为沛公,以哙为舍人”。

“舍人”在周代就出现了,是王公贵族亲近的门下,食客的通称。至秦时,已经成为一种有闲阶层或曰上流社会的一部分。李斯起家时,就谋求过这样的地位,即投托吕不韦,史称“乃求为秦相文信侯吕不韦舍人”。不过,樊哙的地位不是投托得来的。一者,他与刘邦成为连襟之前就有了舍人的地位;二者,他的功绩是在刘邦事业创造过程中,凭自己勇力一点点干出来的。在整个《史记》中,关于他杀敌的数量记载最细,从“斩首二十三”级到“斩首百七十六级”不等,俘虏敌人的数量记载也挺细。

核计完他杀敌、俘敌的数字,一个浴血奋战的武将形象也会跃然纸上。可以推断,《水浒传》中的李逵至少有一部分是根据樊哙塑造的。杀人与地位上升是密切相关的,从“舍人”至“贤成君”再到“重封”,乃至“舞阳侯”,是最好的说明。

樊哙对刘邦的忠心无人能比。首先,他不假思索地娶了刘邦的小姨子吕媭。虽然当时人们对男女关系还不像后来两宋时期那样敏感,但是还不至于完全不忌讳。刘邦是个好色之徒,说不定会背着吕后对小姨子动手动脚,乃至偷偷地上了床,云雨一番或数次。此非不找边际的瞎猜。吕家姐妹是开放女性,吕雉不就和负责警卫她及孩子的审食其“有一腿”嘛!

樊哙心胸开阔,没做任何计较。

超越两性关系这类“初级阶段”的考虑,樊哙是刘邦这个风险政治企业的投资人或曰股东之一,他不能让企业发生内讧,更不能让别人来搅黄摊子。他最有力地捍卫共同利益。捍卫共同利益,就要绝对忠于董事长兼总经理,也就是未来的皇帝刘邦。在刘邦因灭秦之功得封汉王的那一年(前204年),项羽在谋士范增的唆使下想谋杀刘邦,结果为樊哙阻止,是为历史上有名的鸿门宴。

可怜樊哙,汉兴位荣,突然间一个人身陷囚车。可悲的是,在刘邦出殡的时候,他已无资格在加,因为他还在狱中。一起冒险起家的哥儿们,一块享受成功的好朋友,竟连生离死别之情也被政治套住,岂不悲乎!谁让他已经身在政治之中了呢!更可悲的是,在他大姨子吕后死后,吕氏家族遭到了清算。为此,樊哙搭上了老婆还有一个孩子。

吕媭借着姐姐吕后的专权,得爵为临光侯,儿子樊伉还袭封了父亲舞阳侯的爵位。吕氏倒霉,自然要杀吕媭,不知为什么也牵涉了樊伉。好在,这事发生在樊哙死后;好在,文帝时代又给了樊哙庶出的儿子樊市人一次机会,让樊市人袭爵为舞阳侯。这也算对深怀冤屈的樊哙亡灵的一点安慰吧!

结语:汉刘帝国的政治补偿策略

刘邦之后的国家最高领导人即刘家皇帝,一直在积极补偿他的错误政策造成的伤害。文帝给樊哙的后代相应的政治待遇是为其一。文帝同父异母的哥哥、前任领导惠帝刘盈就给了张敖家族巨大补偿,而娶张敖的女儿为妻,封为皇后。可以猜想,这个皇后不太可能是鲁元公主生的,应当是张敖别的妻子生的。因为,如果这个得为皇后的张敖之女是鲁元公主生的,那就是说这次婚姻是亲舅舅娶了亲外甥女。这种可能性不大。

到了吕后以亲生母亲的身份取代惠帝而实际掌权时,此时已为太后的她借女婿张敖之死,给了后者一个很大的尊荣待遇——谥号为“武”,再借女儿鲁元公主的封号,加封死掉的张敖为“鲁元王”。其中固然不乏吕后展示权力、恩施近亲的意图,但是,补偿刘邦心理疾病发作给受害者造成的损失,当是最重要的因素。

 

  评论这张
 
阅读(1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