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不妨测量一下自己的性品位  

2012-02-12 21:1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网络“熟人”(网名:阳光月月)转发了一篇文章,大概内容是一个跳舞的七十岁的老者,跟一个女舞伴产生了感情,有了私密的床上关系,结果被对方老公敲诈。事情闹大,形成刑事案件,且自然是对方犯罪。

   这样的话题是社会学的专业问题,也是新闻界的素材。但是,要从哲学上探讨里面的含义,却是极少有人做的。在中国的所谓传统里面尤其如此。不过,人们几乎不可避免地私下要思考性里面的哲理。比如说,结婚与爱情的关系。有言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其实呢,婚姻之前的爱情,是围绕性渴望而进行的博弈,它具有不确定特征,甚至不可持续特征,或曰游戏特征。

   游戏对人类思维的刺激,是文明得以生成并存续的基本动力。这在足球与战争的关系中,能体现的出来。

   接下来,婚姻为什么会埋葬了爱情呢?

   这个说法,首先不全面,甚至偏颇。我们不讨论应然之状,而是看它的实然之态。正是婚姻为性带来了确定模式,乃至于最狭义的性责任,他的游戏特征渐渐消失了。

人类是个奇怪的思考体,也是欲望深刻的需求者,因此,在追求关系重大的确定特征如财富与地位、声望的同时,还会喜欢不确定带来的游戏效果。

   狭义的性责任,与性道德几乎没有关系。最直白地说,婚姻关系中,一方有性要求,另一方即使没有愿望,也有配合的责任。这很令人无奈,对理想化的人来说,这无异于压力或烦恼。但是,既然婚姻存在,人就要承担这类的成本。而婚外性行为正是弥补这类损失的好办法。如果把道德问题经济学化,那么,婚外性行为不仅合乎理性,还合乎人性。

这基本上回到中国古典哲学下的一个命题——人欲即天理!

   不过,特别强调的是,婚姻之外的性一旦和钱、权力等有了瓜葛,性的品位就完全没有了。本文开头说的网络“熟人”所转的文章之叙事例,就是一个完全失去品位的证明。

   作为学者,也许我有太浓的精英化情节。这可以接受批判。但是,通过上面那个事情,我基本印证了自己的哲学与社会学命题——对于底层社会来说,性品位永远是奢侈品。

   这很残酷,又是事实。换句话说,不管一个人的资产水平有多高、声望有多好,只要没有在性品位上得到实现,他(她)永远是个底层社会成员。

   坦率地说,我和不少女性交流过性话题,尽管双方都不是为实现自己的需求。但是,结果令我失望,也就是说,我之所以没有和交谈对象上床,是因为我觉得和那样的异性实现不了性品位。正如我对食品挑剔,“能管住自己的嘴”(爱吃的老婆如此评价我),我也能管住自己的性欲。

   我不是没有婚外性行为的欲望,只是没有可能的条件。或者说,在中国社会,我认了。几乎没有一件婚外性事不与钱,有关系;几乎没有一段被传说的风流韵事不与权力,有关系。

   今天上午,在我的家里,我和一位还算有些品位的女人对话,讨论性问题,并且老婆也是时不时的旁听者。我和对方没有“互相的愿望”,因此老婆也不以为这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人际交流。但是,结果仍令我失望的。因为对方一直认为自己应该控制住丈夫,尤其性控制。她甚至要带着孩子去找一个她认为和丈夫有“关系”的女人,严肃告地诉对方不能约自己的丈夫去女家打麻将。

   其中,她最忌讳的是那个女人独身(离异后未再婚)。我听了十分吃惊。因为这里面缺少最常识的判断:第一,性作为一种几乎与心理活动一样的行为,是不可能完全被监控的,而且监控的成本非常之高——开玩笑地说,比反腐败的成本要高一万倍;第二,没有婚姻并不代表没有性行为,同理,有性行为不一定意味着有生育。

   谈话成功,在于交流了社会话题;谈话失败,在于连这样我看着还算有品位的女人都如此,其余的就不用说了。

   我们处于一个物欲格式化了思想、权力拆迁了灵魂的时代,男人的性品位总体上低于女人是不易的事实。

   性品位,是个遥远的问题,对于中国人来说,如是。对于我来说,更如是!正是由于这一点,我对婚外性行为持非常宽容的态度,甚至和钱、权力挂上钩,也不是不可饶恕的罪恶。毕竟大多数人是真正的底层。

   更升级的哲理结论是:一个人没有食品,可以放下尊严,靠乞讨获得;没有钱财,可以冒险抢掠获得;但是,没有思想,是乞讨不来的;没有灵魂,是抢掠不来的。正如我和那位还算有品位的女人对话的结论:你不过是一个西西弗故事的再版,你的一切没有任何意义。换句好话说,你的性观念决定了你不存在。

   存在,不是一个非常玄妙的哲学问题,尽管在西方语境里,哲学家们做滥了这个话题。当然,为了解决大多数人的西西弗状态,法兴格意义上的虚构,还是有必要的。因为,那种虚构提供了一种效用,使没有意义变成多数人存在的本质。

   非文学意义上的虚构,对我这个需要婚外性行为又无从实现的人来说,我仍然可以有性想象。正像“假如上帝不存在”被证明,而信仰作为人的基本精神需求并没有消失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9176)|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