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广东人真坏:给“算卦总督”编了顺口溜——清卅(1860—1889)漫评【3】  

2012-12-30 14:1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情终于在咸丰六年(1856)秋天变得复杂了。广州,九月初十,早晨,中国人苏亚成在香港英国所立政府登记的船只“亚罗号”遭到广东水师千总梁国定的搜查。上船的四十名官兵将隐匿在船上的中国籍海盗李明太与梁建富抓获,另外,还抓了十名涉嫌走私的船员。此事给了名为“英国驻广州总领事”但久未得入城的巴夏礼以口实,他为了扩大事态编造了一个细节:中国水师官兵在上船搜查的过程中,扯落了大英帝国的国旗,侮辱了大英帝国的主权和荣誉。
    巴夏礼致信叶名琛,要求四十八小时内释放人犯并对扯旗行为赔礼道歉。叶名琛也不论青红皂白,一口回绝了巴夏礼的要求。其实呢,按当时的国际法论,该船虽然在香港登记,但已经过期十天,自然就归中国广东省管辖,因为苏亚成是广东本地人。再者,按航海习惯,外籍船只进入主权国家港口后必须降旗(收起来),表示对主权国的尊重,只有等出港起航时才得重挂。“亚罗号”已经在广州港待了五天,哪有什么大英帝国国旗仍在悬挂之说。
    一个很好的说理的机会让叶总督给撇在了一边。
    叶名琛的“装硬”到了最后关头,挺不住了,他下令放了两名海盗及十名船员。为了给自己找个面子,他没给巴夏礼道歉。巴夏礼是外交老手,一见叶有此举,就拒绝接收十二名被释人员。很明显,这要开战。老叶情急之下,再用道光二十九年(1849)的策略,“把敌人交给民众”:军队不抵抗,全部入城;民众在叶总督的暗中支持下,焚烧英国商馆,给巴夏礼颜色看看。这一手,让后来的慈禧太后学会了,她玩起了义和团。当然,结果也是搞砸了。
   巴夏礼采取军事行动事前未得英国国会批准,只好暂忍,但他声称将情况通报本国。英国国内经过激烈辩论并以解散内阁为代价,于1857年3月21日决定对中国开战。此后的战争即为被中国近代史称为“第二次鸦片战争”的重大事件。
    咸丰七年(1857)八月,英法两国联军在香港会合,并派专使照会叶名琛,条件之苛刻让叶总督全然没了面子,至于入城、赔款、修约三项不必待言,最厉害的一手是让中国军队全部撤离广州城。
    按照外交惯例,来使的小船上要插白旗,叶总督则理解为“原来敌人是大话吓唬我们,现在插白旗而来,不就是怕我们了吗?!”这是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判断,理论支撑仍然是“要盟神不听”。用俗语来说,那真是你说“城门楼子”,他说“粪筐头子”。等他拒绝对方要求之后,总督府属僚一见战事不免,一哄逃散。叶名琛一人坚守岗位(家属也在身边),认为英法联军不会开战。作为有深厚儒学素养的儒将,他一切按《易经》所示而行:他父亲叶志诜似乎也成了易经大师,叶名琛的所有军政行止都求其父问卦。其父专卜其与英法联军有否战事一卦,结果是“十五后敌兵自退”。
    按照这个卜卦结果,叶名琛写给咸丰皇帝的信说:“英国的国王实质上不愿开启战端,现在的危局全是英国全权代表额尔金一个人搞成的。我一直在坚持。只要挺下去,敌人一定会退兵。”咸丰皇帝还是拿不准,又专门发来密诏,告诫叶总督“勿轻视”。但是,老叶一直坚信他父亲的卜卦结果,表示坚持挺下去,即“不战也不和”,敌人就会一走了之。咸丰帝也没了办法,只好用宽心的话来安慰叶总督。

说来也是笑话,当咸丰七年(1857)十一月,英法联军攻打广州城时,广州将军(相当于警备司令)穆讷克德将白旗插在广州城头。前两个月时,人家插白旗而来是为谈判,今日我方插白旗是为投降。穆讷克德一投降,藏在总督府后花园的叶总督也就让敌人给“抠”了出来。捆了,抬到船上。咸丰皇帝觉得实在无法撂脸,下诏将这位“算卦总督”革职。
    英法联军将叶总督囚禁在“无敌号”军舰上,稍后,被送到印度的加尔各答,圈在一个叫镇海楼的居所内。此时的叶名琛好像并不知道自己已被过去宠信他、今日厌恶他的皇帝给免了职,还时常写字、绘画,落款处署名“海上苏武”。意思是,我叶名琛就是汉武帝时代被匈奴俘虏的苏武再世;苏武在大漠,我叶名琛以大海为大漠。
    写字、绘画,动不动还吟上两首诗;吟诗没趣了,就朗读道家的《古祖经》。儒家的经典哪里去了?不知道。咸丰九年(1859),五十三岁的叶名琛病逝于印度,可怜老叶算是英年早逝了,他比政治前辈林则徐少活了二十三年。好在此时,林则徐已经死了九年了,否则不知将作何感想。
    在叶名琛被抓走之后的日子里,广州城里的人民过得不错,其代价是原广东巡抚柏贵、原广州将军穆讷克德当了伪政府的新官员。英国人巴夏礼及哈罗威,与法国人修来,成立联军委员会,管理广州。三个外国人管着两名中国高官,实行傀儡政治与殖民统治。直到两年多后的咸丰十年(1860),《北京条约》订立、生效,广州的治权才完全交给中国。
    广州城外的广东百姓比他们的“算卦总的”明白。在老叶被俘后,纷纷成立民间武装组织,称曰“团练”。团练总局设在佛山,英法联军及伪政府也不敢动他们。如此相持,也到了1860年。

广东百姓对叶名琛少有同情,也少有忿愤,反倒拿他找乐子,编了一首顺口溜讽刺他:“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相臣度量,疆臣抱负;古之所无,今之罕有。”广东人真坏,到了这个份儿上还说人家出身湖北的儒将叶总督有“相臣度量”(宰相的心胸),算是给糟蹋透了!
    “算卦总督”至少在一半成分上是给咸丰皇帝当了替罪羊,尽管这个无情无义的皇帝一点不可怜被俘的总督。
    有叶名琛存在,咸丰帝似乎还显不出浑噩的素质,而叶名琛被俘后,他就愈加昏头胀脑了。正如当年林则徐对道光皇帝所言:“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俄罗斯趁大清帝国在广州的惨败,迅速介入分利活动,而且越来越居主导性,以致搞得大清皇帝不得不让俄罗斯驻中国全权大使普提雅廷牵着鼻子走。

 

 

 

  评论这张
 
阅读(14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