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相爷简史(3):弱势和平路线  

2012-12-04 09:5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难以被接受的建议

秦桧经历了北国磨难,仍未放弃敢言的性情。建炎四年(1130)冬十月,他从金国对宋进攻的前线逃回。赵构让他先去见宰相,秦桧对宰相说:“如果想让天下无事,必须南自南,北自北,宋金双方互不侵犯。”

这种说法很现实,但又很不符合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而实无能力的上层的口味,因此遭到了怀疑:“他和孙傅等人一起被掳,为什么他能从燕山府隔二千八百里跑回?即使是金帅挞懒放他,为何不扣下他妻子王氏?”确实值得怀疑,但又没充分的证据。只有秦桧的朋友范宗尹和李回二人极力向大家说帖,才使秦桧终于得用。

一、太后说理,神宗放弃国家统一计划

秦桧被掳北国的生存经历,使他看到了一个正在崛起民族的扩张能力。自知南宋无力收回失地、重现一统,选择弱势和平道路又有何不可?

从历史事实判断:秦桧很大可能是被故意放归的,因为当时金国实力人物之一挞懒是主张互不侵犯、相安无事的。这从秦桧得用之初,就代朝廷给挞懒写求和书之细节上能得到印证。挞懒一直对争取金国的最高统治权抱有野心,所以,他也希望求得相对的和平而专心内政。这从他后来谋反、被杀的重大事变方面能到些许印证。

赵构时代,与金人消解仇意、息兵不战的主张确从秦桧开始无疑,但翻开北宋的历史,在其强大的时期,不也有“澶渊之盟”吗?除了象征性地给辽国十万两币岁、二十万匹绢外,还有就是宋真宗与辽圣宗以兄弟相称,尊辽萧太后为叔母。这件事发生在景德二年(1005)。

北宋以来,文人不如唐代文武兼职,无兵权、无作为,辛弃疾“醉里挑灯看剑”的壮志也好、陆游“王师北定中原日”的寄托也罢,不过士大夫的一种表现欲望,但打仗靠的是国家实力而不是文人情绪。宋朝的皇帝也不是没有过收复北地的打算,宋神宗赵琐算是一个比较有作为的皇帝,他曾与奶奶(太皇太后)曹氏讨论收复燕州、蓟州的可能性,老太婆告诉孙子:“此事关系重大。得到了二州,不过南面受群臣之贺而已;要是得不到,就会有无数人丧生。事之结果难料。如果可以收复,太祖、太宗早就收复了,何必等到现在。”神宗听从了长者的建议。

  曹氏乃北宋开国名将曹彬的孙女,历仁英两代,又对神宗有影响力。她岂不愿实现伟大的梦想,给祖先争光?只是她比较冷静,在国家实力面前,她是一个理性主义者。这段对话,发生在秦桧主张和平的建炎四年(1130)之前的五十一年,即元丰二年(1079)。

二、秦桧死后,权臣韩侂胄北伐失败

秦桧的和平主张不是没有历史依据,曹氏与神宗的祖孙对话当为其一;至于“澶渊之盟”也相去未远,还是本朝国史,尽管其间有一百二十五年了。若是这两段本朝国史之背景还不足以为秦桧弱势和平路线找到历史依托,那么,看看秦桧之后的韩侂胄便可明了。

削夺秦桧王爵,改谥谬丑的政策制定人是韩侂胄,贬秦扬岳(追封岳飞为鄂王)是他开禧(1205至1207)以来政策的一部分。他力谋开边、刻意北伐,结果,丧师失地,国内也发生了叛乱。无可奈何,南宋王朝只有以他的头换和平了。韩侂胄被密杀于皇家花园,脑袋被送到金国求和。

  秦桧之后的重大事变证明了秦桧弱势和平路线的正确性。韩头北送后,他的王爵与谥号又被恢复了。

政治就这么奇怪。无论功过是非,秦桧被削王爵是他死后五十一年的事,被复王爵是他死后五十三年的事。岳飞的名号也从中受益,由韩侂胄主张给进封武穆为鄂王的荣誉并未因韩的掉头而受贬抑。

  岳飞主战固然与秦桧的主和政策相反,但要将岳飞之死全归咎于秦桧也有失公平。首先是皇帝主和,虽然中间有主张之变,但赵构总的倾向是主和。这决定了岳飞政治上的不正确。岳飞主张“迎请二帝还朝”之政治主张或曰政治口号,对赵构的地位是最为严重的威胁。二帝回来干什么,怎么安置法,都是大问题。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赵构是绝不希望岳飞的计划成为事实的。

岳飞被杀的第二个原因还在于赵宋王朝从兴起以来,就刻意防范军人势力。所谓“杯酒释兵权”的典故实质上也是一种政策模式。

后世若仿效“杯酒释兵权”,可谓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十分不易,如何除掉一位皇帝认为有威胁的军事人物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问题。赵构作为一个历经政治灾变又有政治谋略的统治者,选择了利用同盟者秦桧的办法。设想一下,要让一个文官去除掉带甲十万的武将,他怎么下手?没有最高统治者的授意,他是绝对不会干的!那样,秦桧就不是奸臣了,只是个蠢才。面对两难选择,他只有选择“政治上正确”,服从政治盟友和上级的命令,除掉一个政治反对派。 

在赵构下决心除掉岳飞前,还是力求平衡和战两派的利益关系的。绍兴九年(1139),与金人修和讲好,赵构不忘岳飞武功之作用,给岳飞加开府仪同三司。岳飞不接受,迫使赵构在三下诏令,再加好言宽慰。毫无疑问,这从最深处触犯了赵宋王朝的意识形态禁忌!

三、赵构狡猾,同时玩弄秦岳二人

 岳飞的为人正直是毫无疑问的,其品质绝非秦桧可比,但他只是个军事家而不是政治家,更不是战略家。从他“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惜死,天下就太平了”的信念到礼贤下士的亲行,说明了他的个人品格之高尚。然而,他个人的悲剧不过是赵宋王朝最阴暗意识形态禁忌的一个影射而已。

岳家军有铁的纪律,饿死不抢粮、冻死不拆屋,但十数万大军总要有供给呀!没有钱粮,别说打仗,就是生存下去也很困难。绍兴六年(1136),岳飞兵进襄阳,纵深伪齐境内,收恢了洛阳西南的一些州县,并试图与太行山义军取得联系,但终因粮食不足而撤回。粮食,始终是战争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况且南北交战已历经年,有庞大的军队是必须的,但庞大的军队不仅消耗粮食,还要从社会上抽调一批种粮的劳动力。百姓不仅粮食缺乏,而且还要负担军费开支,不满情绪时不时酿成政治事件。被岳飞镇压了的钟相、杨幺起义,算是再典型的例子不过了!

秦与岳的交恶绝对是因不同的政治观点、战略主张所致,不知后人何以附会成“秦岳不通婚”的扩大化平民斗争?后人尽可按自己的意图去附绘历史,一如岳飞墓前的下跪铁人与颂岳贬秦的碑刻多系明清以来的作品一样。但后人在按自己的历史观念“装修”历史时,却忘了一个最基本追问:赵构该不该跪在岳飞面前?若是废除这下跪的历史不公正的标志,就不用细论了;若是一直坚持这种另类的图腾存在,那么,只有添上赵构,才能还历史一个完整的图式!

在岳飞父子及张宪遭到逮捕后,这位狡猾的统治者说:“刑法是用来制止乱事的,不要胡乱追逼证据,动摇人心!”表面是体恤,实际上是定了罪。这正是他比秦桧高明的地方。为了和平的实现,晏子除掉了反对和平的三士,秦桧也同样必须除掉主战派中坚分子岳飞,而这里面皇帝的支持与历史的暗示都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结语:作为历史中毒者的秦桧

观乎北宋末以来,主战派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童贯、岳飞、韩侂胄、贾似道,不管他们最后被祭为精忠还是斥为巨奸,结局是一样的,都得丢命!于是,诸葛亮神话的精髓——不在于主战与主和而在于如何掌控权力,才是秦桧必选的政治策略。一如北宋亡国之君赵佶及赵佶前的隋朝杨广可能把自己想象成汉武复现一样,秦桧也可能把自己诸葛亮化了。不同于诸葛亮的地方是,他头上的君主不是一位懦懦晚辈,而是一位工于心计、脸孔多变的高级战略专家。

历史的想象影响着任何一位政治家,这是铁律!王莽可以把自己想象成黄帝与虞舜,秦桧把自己想象成诸葛亮或晏子也很正常。因为,任何一位靠历史想象支撑现实决策的政治人物,都是慢性中毒的病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