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列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綦语财经(2)——中國城市化進程或將中斷  

2012-02-01 08:1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陸)綦彥臣      【首发于香港《争鸣》杂志2012年2月号】

  關於「中國模式」或「北京共識」的爭論,隨著全球經濟危機的長期化,再度熱烈起來,至少關於中國經濟是否會出現硬著陸的爭議不絕於耳。

 

  房地產泡沫是否開始破裂?股市是否遠未跌到底線?銀行體系是否出現了災難性大漏洞?社保基金是否入不敷出?凡此等等,都是中國經濟裡的大問題,需要搞清楚。然而,這些「搞不清」指向了一個核心問題──中國的城市化進程是否將會終斷?

 

  政治歧視與知性缺乏

 

  中國的城市化作為人類社會學視角下最大的群體身份變化運動,不可能僅僅是經濟層面的現代化。即便只有這一「化」,其內在的矛盾仍然會說明中國的政治制度確實到了效用的邊際。關心城市化問題的學者們熱衷於討論的戶籍問題,亦即是城市住房資格的限制。

 

  與住房、戶籍、入學(考試)等有關的限制,實際上是一種政治歧視,即來自古典中國式城邦政治的遺傳。在後者那裡,農民被稱為小人、野人,城市居民被稱為君子、國人。

 

  一九四九年以來的專制統治一直面臨著知性不足的制約,特別是缺乏一套支持政治運行的哲學營養體系。就我個人的比較政治學研究結果而論,蘇聯共產黨的喪亡本質上是「亡於哲學」。現在,中共試圖從文化傳統那裡找到合法性,但知性制約使其尋找路徑被鎖定在「一般復古」。比方說官員的性消費擴張,所謂「情婦政治」;再比如,匆忙將儒學與佛教混合,反過來阻滯社會思想現代性的構建。

 

  正是現代性的這個「性」之匱乏,中國城市化進程才被野蠻性與跌宕性所控制。野蠻性,最直接地表現為住房權利以及土地權利大規模官控;跌宕性,在房地產建設的商業活動中,大規模的存量與市場忽冷忽熱是最為明顯的例證。更多的野蠻性與跌宕性導致了巨大的社會衝突,或是群體事件發生,或是官方道德醜聞的爆發,以至於深化成公權力的黑社會化運行。

 

  教育質差與人力貶值

 

  現有的執政體系之基層是城市化不自覺的執行力量,他們本身又無所覺悟。僅從這點上看,城市化不只是人群大規模轉移的過程(農村人口向中小城市集中、中小城市人口向大型城市適度散點式進入),更重要的是城市化需要人群教育程度的提高,儘管這種提高是個落後於人群轉移的緩慢過程。然而,中國的教育體制完全與城市化方向相反:第一,教育思想極其落後,難以規模化提高人群的品位;第二,受教者普遍存在素養習得的障礙,「有知識沒文化」仍是「政教」體制最頑強的痼疾;第三,欠缺技術教育資源,教育產品不適合市場需求。

 

  由於以上三種原因長期存在,人力資源貶值將會長期存在。

 

  簡單地說,「大學生不如農民工掙得多」將是一個長期存在的經濟現象。其改變的充分必要條件是現存教育體制完全廢掉,即廢「政教」而改「人教」(在這方面魏京生提出的「人的現代化」即第五個現化,仍是當然的參照起點。我在晚於魏的一九九八年,也提過「人的現代化」觀點)。

 

  如此重大的社會性改革是現代化到現代性的最主要環節。狹義地講,它也是政治改革的瓶頸。現在看來,這個瓶頸無由突破,因此它也是中國城市化進程中斷的主要因素。中國城市化進程的中斷對社會漸變是一個顛覆性吞噬,對政治制度也是一個跌宕性破壞。

 

  決定中國二十一世紀全球地位的唯一社會標誌,就是城市化的順利與否。

 

  社保無效與股市崩盤

 

  中國的城市化進程從其操作層面上,有賴於社會保障機制的運行。哪怕這個運行十分低效,但只要能夠處於維持狀態,就算提供了社會改革的效能。事實上,中國的社保運行即便不考慮腐敗的侵蝕,僅看其經濟上的可持續性就是十分悲觀的,因為其資金收益率遠遠低於通脹率。支出高峰期已經來臨,收入下降期也已出現,「紅利窗口」已經關閉。因此,全國社保基金的總經理戴相龍坦率地講,「我就擔心儲備基金將來不能充分發揮作用,那樣還不如沒有這個制度。」

 

  城市化順利與否在經濟的可行性方面,依託於社保基金能否持續性增值。後一項,在短期內影響更為明顯。現在全國有十四個省份的社保基金出現年度缺口,去年全國軋差達到六百餘億缺口。

 

  不能提供最基本的社保,讓那麼多的人進入城市幹什麼?這是個最倫理、最常識的問題!為了解決短期危機,有人(如新任證監會主席郭樹清)希望社保基金投入股市賺錢。但是,中國股市是經濟增長模式的溫度計,即股市的下跌因素不是「政策市」的原因,而是「中國模式」或「北京共識」已經破產。更為悖論的關係是,郭樹清等人社保資金進入股市的主張本身就試圖製造「政策市」。

 

  假定中國股市持續下跌(今年五一節前後上證跌到兩千至一千八點已態勢明顯),那麼,社保資金再被股市套住,顯然會造成比貪腐更嚴重的後果。初步估計,全國社保資金已被貪腐銷蝕了兩成,而其入市,很可能會遭受三至五成的迅速損失。

 

  老齡化與空心化並發

 

  從十九世紀初期人類出現城市化意識以來,中國的城市化可以說是最失敗的:其一,城市化率達到百分之五十之後,還沒出現逆城市化的可能;其二,社會人口老齡化的來臨比預期的早十至十五年,人口紅利迅速消失;其三,農村的空心化程度十分嚴重,加劇了文化與精神層面的城鄉二元對立。

 

  以上第三點比戶籍制度的明顯損害更可怕,也比毛時代的糧食「剪刀差」的經濟後果更嚴重。第二點已經被學者們所注意,但官方研究機構尚未提供最短十年的規劃前景。之於中國「特色」,農民工失去農業外的就業機會本質上就是一個強制的逆城市化。它不僅不公平,還是社會騷亂的主要誘因。目前,中國約有四千萬規模的農民工受到了逆城市化的壓制。它有可能彌補農村空心化,但無法對付人口老齡化的負面影響力。

 

  中國的城市化運動是人類近兩百年來最大的社會結構變化,但它的悲劇性結局已經在所難免。歸根結柢,現有的政治制度不具有知性與德性上的改進可能。建立制度理性,對於中國仍然是個遙遠的神話!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