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刘思齐诉讼茅于轼的个人看法  

2012-02-02 15:0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茅于轼老先生的学术同仁,我支持这项诉讼。所谓真理不辩不明也!愿意通过这一法律程序,让世人明白是非之所在。

我个人作为民间大牌经济学家,希望能得到旁听的机会,并“号召”一部分在京同仁为茅老提供后勤支援。毕竟,茅老1929年出生,至今已经年逾八旬。至于刘思齐年龄,我还没关注。

我个人的观点有三:

第一,茅老是一个毛时代受迫害的人,他有权以个人的名义提出对毛时代政治道德的质疑,这与犯罪与否没有任何关系。

我们学者,民间的,如果能作为一个“阶层”表达个人政治意愿,只可能与宪法发生冲突,而不会与任何个人发生冲突。

第二,刘思齐是代表个人权益,还是与茅老一样表达公共意识,没有程序性证明。我个人的经验是,哪怕最坏的法律法律体系,只要你愿意遵守你设定的程序,我们都愿意表达个人意见。

第三,如果法律秩序不愿意,或被操纵于政治流氓集团如四人帮时代的军管体制,那么,任何在技术最精确的辩护均无意义。所以,对于茅老的诉讼应是全民评判,而不是个别法院的意愿或裁量。

在刘茅案件之后,我们民间学者应当发起一个宪法权益呼吁,明辨个人名誉权与公共人物作为之间的法律和道义责任。换言之,我不认为刘茅诉讼是个人权益之争,而是中国社会六十多年来的法律正当性之界定。

就此,我也郑重提出两点:第一,毛泽东的尸体应当离开共和国的首都,回葬其原籍湖南韶山,仍供其崇拜者祭拜;第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最终通过官方定性之前,任何对该史领袖人物及其治德的评价均不能作为审判证据采纳。

  评论这张
 
阅读(270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