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博士论文小谬背后的大缺陷——兼评四本恐怖主义研究书目  

2012-02-07 12:4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綦 彦臣

引言:博士论文形成的两本书

前年上半年以来,自选研究课题“中国民主化外部因素之战略学解析”,由于符合《民主中国》网刊“中国转型研究”方向,陆续在该刊发表了六部分,计11篇文章。第七部分是“恐怖主义式微与国家恐怖的前景”。除了手头的英文源资料(美国驻华大使馆文化处赠阅的Washington file)及国内报刊剪辑资料外,还购买了一些国内关于恐怖主义研究的重点著作(含译作),其中两种是博士论文:

1、《恐怖主义犯罪研究》,阮传胜著(以下称“阮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系“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博士文库”系列书目之一种。该书由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刑法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法学会刑法研究会副会长刘宪权作序(以下称“刘序”)。

2、《中亚恐怖主义犯罪研究》,古丽阿扎提·吐尔逊著(以下称简“古著”),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系“‘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由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导师、刑事法理论研究所所长,中国犯罪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比较法学研究会干事陈兴良作序(以下简称“陈序”)。

一、    误将春秋战国作西汉

既为博士论文的出版其稍嫌稚嫩也不可避免,总没法和国外的《恐怖主义研究——哲学上的争议》(周展等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与国内的《恐怖主义论》(张家栋著,时事出版社,2007)等专家著作的成熟相比。不过,其中对中国历史史实的误判还是让人“无法容忍”的,尤其有如此著名的高级专家来作序,后者理当尽把关之责。

阮著在讨论恐怖主义历史起源时,涉及到中国方面的情况时说:“古罗马的凯撒大帝遇刺事件与司马迁《史记·刺客列传》中记述出于政治、军事目的而进行的谋刺活动,一般被认为是最早的恐怖主义行为。据此可以推论,恐怖主义行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古罗马和我国西汉时期。”(P2,在第一章)。

同样,古著也有如此说法:“古罗马的凯撒大帝遇刺事件以及其他对敌方居民造成心理影响的谋刺活动表明,最早的恐怖主义行为至少可追溯到古希腊、古罗马和中国西汉。”(P18,在第一章)。由于古著没有注明她的说法之来源,我们也就无法判定她是否因袭了阮著的说法。但,这两者之间很可能存在“谬种流传”的关系,甚至是中国法学界巨头如刘陈之辈的想当然。

查《史记·刺客列传》,其记五大刺客,无一人是西汉人:

1、曹沫,生卒不详,以其在劫盟事件发生在鲁庄公十年(前684)计,是为春秋中前期人。

一般来讲,春秋始自周平王元年(前722)至周敬王四十四年(前476),中间时点为前599年。

2、专诸,生年不详,死于前515年或前514年,是为春秋中期以后人。

3、豫让,生卒不详,以其谋刺(未遂)对象赵襄子卒年(前425)而论,是为春秋末人。

4、聂政,生年不详,死于前397年,是为战国中前期人。

一般来讲,战国始自周元王元年(前475)至秦王赢政二十六年(前221),中间时点为前348年。

5、荆轲,生年不详,死于前227年,是为战国末人。

既然可视为中国古代恐怖主义分子的五大刺客均不是西汉人,何来阮著与古著之中国古代恐怖主义行为源自西汉之说呢?估计是《史记》作者司马迁为西汉人之故。此种望文生义的想当然着实可怕!

二、导师们的治学态度让人忧虑

可怕的不是博士论文的作者不严谨,可怕是法学权威的仓促。既然作序,理当略读书稿,而阮著此误在正文第2页、古著此误在第18页,若粗略看看书稿开头,还不至于刘陈两师颇劳其神。在另一端,我不敢相信:粗略浏览书稿的二位尊师也认为《史记》所记五大刺客是西汉人,以至于其学术后辈自然因袭。如此,学术后辈的质疑能力就太差了,创新力也令人怀疑。

博士论文成书有如此小谬,本不值得琐琐考证以究纠其非,但是,在中国目前学术界普遍浮躁以至于心术不正几为常理的情况下,提出些批评确有必要。阮著之刘序自为阀阅之态跃然纸上,其曰:“阮传胜的硕士学位与博士学业都是在华东政法大学完成的”,“我给予了明确的肯定与支持。”

古著之陈序亦不吝赞词,其曰 :“古丽提出以中亚恐怖主义犯罪作为博士论文研究的课题,我欣然同意。在博士论文题目确定以后,古丽全身心地投入博士论文写作当中去,终于交出一份漂亮的答卷。”云云。

当然,恐怖主义是个现实政治问题,考究其历史不是主要方向。但是,对恐怖主义研究理论的大胆肢解,则成了阮著与古著的最大硬伤。比方说,阮著在价值取向上就把国家恐怖主义排除在外,而云“国家可以成为恐怖主义行为的主体的观点,在理论上值得商榷的”(P2);再比说,古著以实证研究见长,但整本书中不曾涉及国家恐怖主义问题。

三、应当关注国家恐怖主义

相比之下,周展所译的依高·普里莫拉兹的《恐怖主义研究——哲学上的争论》就比较中肯,如其所指:国家恐怖主义比非国家恐怖主义在道德上更为恶劣“(P165),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国家恐怖主义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将许多事务弄得相当复杂,其中,充斥着秘密、欺诈和伪善”,“当这套把戏行不通,甚至起反作用时,它会竭力换一种角度将其行为透露给某些人,说这是合法的战争行为或为了维护国家安全而采取的行动。”(P167)。

在肯定这样一个价值判断之后,我们也不难把当今中国社会的“卢美美事件”与“暴力维稳”联系起来,而做逻辑性探究。换言之,无论“卢美美事件”(借公权行欺诈之事实)还是“暴力维稳”(被一些利益集团认为是维护国家安全的一种手法),都可以作为实证来支持依高·普里莫拉兹的说法。

也许有人会认为,我上面关于国家恐怖主义的实证论述有意识形态方面的先见为主。实际上,再看一下依高·普里莫拉兹书中由其他人撰写的部分,就不难看出:对恐怖主义的研究不排除国家恐怖主义是人类的一种道德反省,比方说,二战时英国对德国轰炸致使59.5万德国平民死亡,也被确认为国家恐怖主义(P179),尽管我们一般会认为那是反法西斯战争的需要;还有,美国对日本的原子弹攻击亦是之(P178-191,道格拉斯·拉基,“现代国家恐怖主义的演进:区域轰炸与核威慑”)。

结语:给四家出版社排座次

我无意于苛求中国学术界对国家恐怖主义做出多么深刻的研究,也理解涉及到“卢美美事件”与“暴力维稳”之逻辑研究所具有的潜在政治危险。但是,忽略这项研究必将使社会治理成本加大。好在,对于这一点,张家栋的《恐怖主义论》一书有所省悟,其曰:“固守原有的统治领域,最终因为水平张力的增强而崩溃或被迫改变以适应新形势的需要。这些情况都可能导致中国社会的政治不稳定甚至是动乱,在很多情况下,政治动乱是恐怖主义的主要温床。”(P444)

斯为恳切之语,但是,此等恳切之语经历了近三年的“自我封闭”,如作者在自序中所言:“本书自2004年6月完稿以来,长期被束之高阁,难见天日。”看来,此书虽于2007年4月出版,作者仍有怨言。不必去窥探作者情怀之所由,为之庆幸的应是——好在,没有阀阅之辈为之作“老大之序”!

最后,若以鼎脔之喻来看待本文所涉的四本书,把出版社引入“座次”,分别是:浙江大学出版社,名列第一;时事出版社,次之;北京大学出版社,又次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再次之。如此而列,博读者诸君一笑耳!

 

 

  评论这张
 
阅读(23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