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权臣之妻杀人亦偷情:一次反腐导致朝廷缺人而无法办公   

2012-08-11 10:5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凡读过东汉历史的人,不管读的是专门的《后汉书》还是通史型的《资治通鉴》,都会对东汉晚期权臣梁冀有印象。梁冀给后人留下的印象也不仅仅是专权、贪婪乃至于政治弱智,最厉害的是这个人嗜杀,而且经常采取暗杀的行为。鲜为人知或多为读者所忽略的是,梁冀的太太孙寿也有杀人癖好。孙寿杀人的本领也绝对不在梁冀之下,并且她单独指挥的杀人业务。

当初,梁冀的父亲梁商(也是超级权臣)献给顺帝一个叫友通期的美女,顺帝因友通期犯了小过错,就退给梁商。梁商不敢留友通期,嫁了出去。梁冀贪恋友通期的美色,把她弄回来,让她住在娘家等待约会,两人不时云雨一番。就是在他老爹死后,他在洛阳西郊守孝之时,还在与友通期幽会。守孝期间有性行为在古代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所以梁冀做得尽量隐秘。

即便如此,孙寿还是侦知消息。她趁梁冀不在的空当,把友通期骗到梁府,给人家铰烂了头发、抓破了脸,还用大板子猛揍一通。她扬言要去皇帝那里告状。吓得半死的梁冀赶紧去给老岳母叩头,让老人家拦住孙寿。老岳母拦住了孙寿,友通期却给梁冀生下一个儿子。孙寿不久闻知,便派出自己的儿子梁胤把友通期及其娘家人全给杀了。

正如现代比较保守的地方称夫妻双方都有情人的状况为“两不管”一样,孙寿一见自己管住丈夫的人、管不住丈夫的心,干脆自己也找情人。她找的情人是梁冀的爱奴秦宫。秦宫沾梁冀的光,当上了太仓令。太仓令是大司农的属官,秩(工资级别)六百石,官位不算高,也就是现在的正处级别,手下也只有一名属官(称为“丞一人”)。太仓令的具体之能事是负责郡国供应给皇室粮食的集中保管。但别看职务低,由于工作关系可出入大将军府,也可到有襄城君爵位的孙寿住所去,比如到与梁冀建筑群对街的那片孙寿独立产权的建筑群里去。按现在的说法是,随时可以去重要领导那里汇报工作。

有时,孙寿传唤来秦宫,就让左右侍候她的人下去,“去吧,去吧!我和太仓令有重要公务要谈。”一行人退下,二人开始云雨。不知道梁冀是否知道这层关系,反正整个洛阳城的官场上都知道。于是,权重或秩位比秦宫高得多的刺史、二千石之流的官员都是没话找话地到秦宫那里“扒窗口、挖门子”。其实呢,即使梁冀知道秦宫与孙寿的关系,他也懒得管。一者,自己在孙寿手里有短处;二者,他也巴不得秦宫替自己干向孙寿“交公粮”的苦差使。更为重要的是,孙寿也有自己的政治资源,比如说,她舅家的表妹经她引荐,与桓帝刘志挂上了钩,被封为贵人。

    此事说来关系复杂。孙寿的姥姥家也姓梁,她舅舅叫梁纪。梁纪娶了一个寡妇,寡妇带过一个女孩,叫邓猛。梁冀认为这同样是自己可利用的政治资本,就给邓猛改了姓,叫梁猛。按道理讲,邓猛的继父既然姓梁,她改为梁姓也未尝不可。但是邓猛的姐夫邴尊在朝中为议郎,在梁冀看来,一旦邴尊的小姨子由贵人而皇后,邴尊肯定会取代自己。梁大将军故伎重施,如曾暗杀吕放一样暗杀了邴尊。杀了邴尊还不行,他要杀孙寿的继舅母即梁纪的后老伴儿。

    邓猛的母亲也不是等闲之人,自己有单独的住宅区,因为他的前丈夫邓香也是朝廷官员。这套住宅与中侍常袁赦的宅子房挨房。刺客要进邓家宅院,须经过袁家房顶。由于行动中不小心,正要往邓家宅院跳时,被袁赦发现。袁赦击鼓呼众,将刺客圈住。邓猛的母亲问知详情,坐上车子飞驰入宫,向桓帝刘志汇报。事情摆到了桌面上,不得不面对。况且,28岁的刘志,已经当了12年名义皇帝,他决心不再受这份窝囊气,就与身边几位宦官密谋,决定除掉梁冀。宦官单超、徐璜、具瑗、左悺、唐衡5人与桓帝刘志结成同盟,决定冒死一拼。有意思的是,首谋者刘志并没按规矩咬破自己的手指头而是咬破了单超的手臂。

    梁冀见暗杀邓猛母亲的计划失败,也暗中准备,派自己的亲信中黄门张恽到内宫去值夜班,以便及时通报信息。还没等张恽打探到什么消息,具瑗就以“辄从外入,欲图不轨”的罪名,下令逮捕张恽。刘志不再犹豫,立刻召见在宫内办公的诸位尚书,宣布剪除梁冀家族的命令。随后,整个皇宫马上戒严,把所有的出入符节全部敛起来,交到内宫,由专人看管。具瑗率宫内警卫人员一千人与司隶校尉张彪手下的官兵(相当于武警部队)包围了大将军府。光禄勋袁盱持节入府,宣布免去梁冀大将军职务即“收冀大将军印绶”,并给以远迁比景的政治处分,爵位则由乘氏侯降为比景封乡侯。

    太突然了!同时,梁孙夫妇也太不堪一击了,二人自杀了事。 接着,孙寿的娘家人跟着“倒了血霉”,与梁氏家族的人一起“无长少皆弃市”。太狠了!也怪梁孙夫妇太猖狂了,连孙寿的“靠家儿”都比三公九卿厉害,帮皇帝发动政变的宦官们能不咬着牙地报复吗?

    由于梁冀的倒台,被牵连并处死的公卿、列校、刺史、二千石等重要官员有好几十人,至于属官一类的吏员及日常各府办事的宾客被逮捕的,多达300余人。结果是“朝廷为空”,都没法办公了。

    梁孙二人积累的财产也被国家没收,由洛阳县令及他们各自封地的县令负责拍卖,得款“三十余万万”。用现在的话来说是,涉案金额高达30亿元。由于这项罚没收入,刘志宣布“减天下税租之半”。至于梁孙二人开发的三大园林呢,也全废为农田,由贫穷百姓领种。

 

  评论这张
 
阅读(70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