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乱世愚代里的母性:一个好女人胜似十万兵  

2012-08-20 09:4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政治人物的生涯与古代王朝政治中,“女人”是个不可或缺的因素。尽管大量的所谓历史教训都证明了女人是政治“祸水”,偏是帝王将相、文人墨客离不了“祸水”。就五代而论,多亏“女人”没有缺位,才使暴君不致由穷凶极恶而丧心病狂,才不致暴政永斯为续。

第一个知道女人重要性的五代重要人物是朱温,以致后来他的性饥渴中有老大成分,是想从女人那里得到安全感的强烈需求积淀与转化而成。朱温少年无赖,曾偷其母所事东家刘氏的饭锅,被主人刘崇兄弟追拿,将予暴打,而刘母呵止。时逢衰世,乱之必起,刘母知道这朱三为非常之辈,乃予回护。不但给凶顽的小朱三梳头,洗头,而且还常对外人言说朱三鼻出小蛇,云云。等到朱三降唐而得富贵,乃迎母亲王氏,亦将刘崇之母迎接以示尊崇。

一个幼年丧父、母亲为人作佣的无赖少年,主人瞧不起,社会上也没人能给个好脸色。能有主人之母如此关爱,那是多么珍贵呀!

朱三对男人少有信任,他叛黄巢,又与李克用为敌,乃至后来卸磨杀驴般干掉了朱友恭及氏叔琮,都是证明。但他信任女人,除了他要报恩的刘崇之母及自己的老母亲外,他更信任自己的发妻张氏,更信任自己的儿媳妇王氏。与王氏的关系当然有乱伦之污,然而拋开辈份关系再看,实在是揭开了朱三心理的隐密世界。

他的发妻张氏与他的婚姻有着一段传奇的经历。他朦朦胧胧刚懂点男女之事时,看上了砀山富户张家的女儿。张家是当地名人,张大官人当年作过宋州刺史,可以说是朱三见到的最大的官了。

爱情,这种来自人天性的东西使人很少考虑双方的地位差别。一个佣人之子能和前刺史的女儿建立婚姻关系吗?如果当时当地的人知道朱三的暗恋情结,肯定会笑话他癞哈蟆想吃天鹅肉。还好,后来的史家把这事比成了光武帝刘秀的“丽华之叹”,算是给朱三阴冷的人生描上了一抹温馨的玫玫瑰色。

张氏给朱三阴冷的内心世界带来躁动的爱恋之光,但还没有燃成熊熊烈火,他就投身于黄巢的造反运动了。等到他叛齐降唐后,职任同州防御使,却在被掳的人群中见到了张氏。从宋州到同州,何止千里,怎么会在同州相见?朱三也不管张氏失身与否,马上以郑重的仪式娶了过来,以了结早年的渴慕之心。张氏毕竟出身官宦人家,总比贼人背景的朱三有教养,于乱世之中投托掌权的老乡亲、年轻将领,也算找到了安全感。

朱三得了张氏,凶暴的性情也有所改变,对张氏言听计从,有军国大事都先同张氏商量。张氏的影响力之大,让众将叹服。有时作战部队已出发,张氏考虑后果不会太好,写上一封三两句的短信,派人飞马驰追,交给朱三,朱三比看了圣旨还恭敬,马上回军。

圣旨,他还有不听的时候,但张氏的话他绝对地无条件服从。

张氏不仅正面劝阻朱三,还常用女人的心计拦阻朱三作恶。有一次,深为朱三所信任的长子朱友裕【非张氏所生】在攻破朱瑾军队舌,没有追击,朱三认为此可信之儿有了叛心,要杀他。友裕吓得离军奔窜,藏到大爷朱全昱那里去了。张氏不想让朱三与儿子因此结下仇恨,就派人指点友裕,如此这般。友裕得计,一大清早单骑来见父亲,伏拜庭中,泪如雨下,恳求一死。朱三余怒未消,下令拉出去斩首,还边拖边打。张氏鞋都没穿好,就从内室走出来。哭着抱住友裕,说道:“你一人奔回,没带军兵,不就是为说明没造反的意图吗?怎么不敢辩白呢?”

朱三不知母子二人为计,从张氏的话里听出了话外之音,就立时放了朱友裕。

后来打败同宗朱瑾时,朱三将朱瑾的老婆也霸占了。听闻朱三由淮南回军汴梁,张氏到封丘去迎接。朱三知此事早晚要让夫人知道,干脆挑明了。张氏不急,到军帐中见朱瑾之妻。朱瑾的老婆已成掳妾,不住地给张氏叩头,表明自己的无奈之状。张氏不以尊位自居,答拜朱瑾老婆,缓缓劝慰:“你丈夫与我丈夫本为同宗弟兄,因为小过节就动了兵,而让姐妹你受累至此。要是不幸汴军失败,我被俘了,不也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吗!”说完,又大泪小泪落一番。一个乱世女人能明些事理并有如此心计,实在令人感动。朱三的性欲为之大减,动了恻隐之心,不想霸占敌人之妻了,就打发朱瑾的老婆当尼姑去了。

朱三对张氏依恋之深,无法言表。在他篡代之后,张氏已死,他决心不立皇后,只追封张氏为贤妃。至于为什么不直接追册为皇后,个中理由实在为人不解。张氏的元贞皇后名号乃末帝时追谥。

朱三失去了张氏这样的好女人,无疑是人生的一大灾难,他也将这个灾难转嫁给了整个皇室及王朝政治。因此,《北梦琐言》中说:“张既卒,继宠者非人,及僭号后大纵朋淫,骨肉聚麀,帷薄荒秽,以致友珪之祸,起于妇人。始能以柔婉之德,制豺虎之心,如张氏者,不亦贤乎。”

与朱三的“女人运”的先盛后跌不同,他的老对手李克用却一直有两个好女人为助,直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刻。

李克用的元配夫人刘氏能力在朱三的老婆张氏之上,不但常以智力帮助丈夫,而且还随军打仗。李克用在与朱三发生汴州上源驿馆重大事件的时候,逃归本部后想率军攻打朱三。刘氏劝他说:“你身在重位,为国家讨蔡州叛贼,以表面上是杯酒之忿的事件为由去攻打汴州城,那么你有理就变成了没理。不如回师太原,向朝廷报告,一论曲直。”克用听而信之,避免了一场与朱三的血战。否则,不用说以后的帝业,就是连沙陀在中原的存在也很成问题。沙陀兵再勇,也抵不住当时勃勃兴起的朱梁势力。直到天复年间(901 – 903),沙陀李氏仍处于相对军事弱势。虽然朱梁无法一下子击灭他们,但他们也总无大胜朱梁的机会,就连英勇善战的周德威也曾被朱梁军队打了个落花流水。

周德威一败,三军溃散,李克用没了信心,经与李存信商议,想放弃太原,北走云州(今大同)。刘氏闻之大怒,责难丈夫,说:“李存信不过北方牧羊儿,怎么能判定成败?你身有王位,而失态如此。当初你也曾受逼迫,逃到鞑靼去避难,险些被人干掉。幸亏朝廷遭乱,你才奉诏而归。今天你又要往北逃,效当初奔匿达靼的故事,结局无法预料!”挨了刘氏的这一通训斥,立觉兜头一瓢凉水,全然省悟。恰好,周德威溃兵经过数日又复聚拢,克用见状,对刘氏更是佩服到了家。刘氏帮克用处理军机大事,而另一位夫人曹氏则给他生下了一位英武的儿子李存勖。

曹氏身处嫔从地位,对克用的母亲秦国夫人(即李国昌妻)特为孝谨。因此,老太太就在儿子克用面前给处于弱势的曹氏美言。她说:“我看曹姬非平常妇人,王当厚待之。”李克用是个好色之人,平定了燕蓟一带,掳得李匡俦妻,贪其姿色,倾心交欢。其他女人失去了靠近的机会,而唯有曹氏能从中分润。在男权极度扩张的时代里,曹氏能有这些殊荣早已不是性生活满足的问题了,而成了身份的标志。曹氏是个比刘氏更有心机的女人,所以她从来不会对专宠于克用的同类进行算计,她看的是明天王权的转移。

李克用乍逝,权力纷争立现,曹氏找到老太监张承业说:“先人把臂将我儿存勖交给你,你当尽力,千万不能使我母子沦落为汴京大街上的乞丐呀!”这表面哀求实际是威胁的话语,终于促使老太监坚决地站在了曹氏存勖母子一边。后为庄宗的李存勖少年顽皮,曹氏短不了拧着他耳朵教训。等存勖能亲率军队时,曹氏又劝他尽量少用兵。此后,不管战事多么激烈,存勖都会从邺都驻地返回太原,看望母亲。此行节感动了治内民众,皆“服其仁孝”。

曹氏因子而贵,庄宗即位后得封皇太后,但她觉得对不起身为李克用正妻的刘太妃,向她表达了歉意。因为按一般规矩而论,刘太妃作为法律上的嫡母是应被封为太后的,而她这个生母只能退而求其次。难得老姐姐豁达,刘太妃也早把李存勖当成了自己的儿子,说道:“愿我们的儿子享国长久,使我百年之后能有幸与先人合葬,就满足了。”

曹太后作为庄宗的生母当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作为政治符号,她得随儿子到首都洛阳去住。于是,她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情愿留在太原的老姐姐刘太妃。刘太妃对太原一往情深,如果当年她不劝阻李克用,恐怕太原早被朱梁拿下,沙陀李家势力早北逃大漠了。太原,成了她心中的图腾和丈夫的化身。

时日一长,曹太后就思念起有病在身的刘太妃来,对儿子说:“我与太妃恩如伯仲,彼经年抱疾,但见吾面,差足慰心,吾暂至晋阳,旬朔与之俱来。”庄宗不同意,认为正值暑热天气,不便远行,让老太太儿孙辈的人去接刘太妃为宜。两位老姐妹终于没能在生前见上最后一面。同光三年(925)五月,刘太妃在太原病逝,曹太后闻之大悲,到十月亦辞世。

与后唐两位安享皇室荣华富贵的一对老姐妹相比,后汉第一夫人李皇后的经历算是悲喜人生、五味皆有。起初,她被放马的壮汉刘知远看上,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抢婚,生米煮成熟饭。孰料放马穷汉时来运转,在石晋一朝竟然显贵无比,李氏也就被封成了魏国夫人。后来刘知远自立为帝,她自然也就成了皇后。

相较而言,刘知远比李克用要重情义,所以没有发生后来的政治地位与个人资历不对称的事情。李氏的胆识完全可与李克用的夫人刘氏相比。如果说克用的刘氏劝其固守太原使沙陀李家在大败之后立住了脚跟的话,刘知远的李氏则在举大事之时巩固人心,使后汉初期得见稳定。当时,刘知远在太原起事,图谋天下,以赏军无钱为由,想从民间刮取再赏士兵,李氏坚决反对。她把事理给摆了个一清二楚:“从石敬瑭独立崛起以来,可算天意明显,但是一个新王朝的兴起绝对少不了土地、民众和上天护佑的因素。现在,你不但没给百姓好处,反而去抢夺他们,不能算是新天子体恤下民之举。所该做的正是:王府所积的财产全部散出,即便赏赐不算丰厚,也足以让军土无怨言了!”刘知远听此,如雷贯耳,虔诚地给夫人致礼,停止向民敛钱之议,把全部家产分给军队。这不光给刘知远树立了巨大的威信,也使可怜的生民免受抢劫,因此“中外闻者,无不感悦”。

 

  评论这张
 
阅读(14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