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造字、好巫、嗜鸡——第二代的诸种宿命符号  

2012-09-29 07:45: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代时,有十国先后与中原政权并立,即割据而存。它们分别是:吴(杨氏),为南唐取代;南唐(李氏),为北宋所灭;前蜀(王氏),为南唐所灭;后蜀(孟氏),为北宋所灭;南汉(刘氏),为北宋所灭;楚(马氏),为南唐所灭;吴越(钱氏),为北宋所灭;闽(王氏),为南唐所灭;南平(亦称“荆南”,高氏),为北宋所灭;北汉(亦称“东汉”,刘氏),为北宋所灭。

其中有六个王朝存活到北宋建立以后,一个被南唐篡代,三个被南唐消灭。比之中原五代走马灯式的政权,它们得以相对稳定,一是因为开国者励精图治,为后人打下经济与民心基础,比如南唐曾灭亡了三个割据者;二是因为中原大乱而无暇顾忌,他们可获得相对安全的“国际战略环境”,且表面上臣服中原王朝。在另一端,这些政权大都有朝不保夕的感觉,挥霍积蓄、荒废政务就成了一些第二代的典型特征。至少来看,南汉刘氏、楚马氏、闽王氏如此。

一、自谓飞龙在天

南汉刘氏政权建于刘隐。刘隐的父亲刘谦在唐末实质上已经割据岭南,并以广州为政治中心。刘隐继承父业,在朱梁时代被封为南平王,并负责对名义殖民地越南的管理。可惜。刘隐在三十岁时早逝。其弟弟刘岩即位(此时王号为南海王)。说起刘岩还有些故事。他是刘谦侧室生的孩子,刘谦正妻韦氏既妒又悍,想杀掉刘岩和他娘。但是,“及见而惧,剑辄堕地”。韦氏改了主意,乃杀其刘岩的生母段氏,养岩为己子。朱梁末帝贞明三年(917),刘岩称帝,改元乾亨。乾亨,有《易经》第一卦“乾”名,又有该卦四大吉“元亨利贞”之“亨”,可见刘岩迷恋易学。

按着欧史的《南汉世家》的写法即谱系,刘岩虽为刘隐的弟弟,但是被列为南汉政权的第二代。

乾亨九年(公元925年),有白龙现于三清殿,乃改元“白龙”,并更名为“刘龚”,以应祥瑞。但当时流传的谶纬书上记录胡僧预言,说“灭刘氏者龚也”,因此刘岩再改名为“刘䶮”,其中还有“龙”在。

“䶮”字为刘岩所生造,音“俨”(合“岩”之音而变其字),取《易经》乾卦中“飞龙在天”之意。高岩为人凶残且自卑。其凶残者,以杀人为乐事,欧史曰:“䶮性聪悟而苛酷,为刀锯、支(肢)解、剔刳之刑,每视杀人,则不胜其喜,不觉朵颐,垂涎呀呷,人以为真蛟唇也。”其大意为:观杀人之刑,如馋美食,口水自然外流,而后又吸口水,咂嘴,如已食美食状。

就算是把刘刘岩列为第一代,他的儿子们,就是第二代南汉皇族实在比他还糟糕。刘岩(䶮)虽有十余子,唯洪昌、洪杲二人尚可。将死,深叹曰:“奈何吾子孙不肖,后世如鼠入牛角,势当渐小尔!”其死,以长幼序立洪度,败乱始起。洪度(更名玢)好作乐与宴饮,又使男女裸杂为戏。洪熙、洪杲、洪昌合谋,杀之于寝室。洪熙(改名晟)继立,先后杀洪杲、洪昌。外人未攻,先自祸乱。洪杲死时,有言:“后世当生民家,以免屠害。”足见其悲。至于洪熙杀洪昌,乃效唐代宗李豫杀尚父李辅国之故,“使盗刺杀之”。

起初,参与杀洪度(玢)政变者陈道庠见原同谋者如此残暴,大为惊惧,求其好友邓伸。邓伸朱敢直言,乃以荀悦《汉纪》一书赠道庠。道庠不知所指,直问其意,邓伸骂曰:“憝獠!韩信与彭越之死故事,全在书中!”晟闻此喻,下令杀二人并“夷其族”。

二、巫者玩弄君王

王闽自创始人王知审死后亦颇有内乱。它与王蜀、马楚先后被南唐所灭(王蜀先被灭于公元925年,马楚后被灭于公元951年)。审知死,长子延翰继立,弟延钧、延禀反,杀兄。延钧为其子继鹏兵变所杀。继鹏,为叔延羲子继业杀。延羲立,为大臣连重遇所杀。延政立,降于南唐(公元946年)。

延钧好巫术,以致被巫者深欺。道士陈守元得信,延钧为之“建宝皇宫以居之”,守元传宝皇(虚拟仙人)语曰:“(延钧)六十年后,当为大罗仙人。”借此改闽王之号而称帝。妖巫薛文杰、徐彦亦大为受用,而“文杰多察民间阴事,致富人以罪,而籍没赀以佐用,闽人皆怨。”

害民亦害官,文杰因与内枢密使吴英有隙,设计害之。吴英有病告假休息,文杰便以其病、上欲罢之为口,让文杰声称“头痛而已,无它苦也”。又使人转告延钧:吴英欲谋反,被神所讯,以金槌击头,云云。延钧果问吴英病,得头痛之托词,“即下英狱,命文杰劾之”。吴英不胜刑讯,诬服,见杀。然而,文杰亦未得好下场,因吴英数典闽兵,爱士卒,“军士闻英死,皆怒”,会杨吴侵攻,士兵即以杀文杰为条件方出征。延钧不予,其子继鹏坚请,“乃以槛车送文杰军中”。文杰镇定自若,卜以“过三日可无患”。送者闻之,疾驰二日,至军中。军士得之,欢呼雀跃,即刻斩之(斫文杰于市),因文杰曾构冤百姓,闽人争以瓦石投击其尸,并争剐其肉,“脔食立尽”。

文杰苛毒,亦历“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唐时旧典。其掌权时,嫌古式槛车宽敞,乃更为上下相通(变可坐为站立);又置铁刺于槛内,人犯稍动即被刺。其造成,无人先用,例自文杰为首。可谓天先报而人后报。

三、离间计毁了能臣高郁

马楚第二代,希声,甚昏聩,然常以梁祖朱温为效。闻朱氏好吃鸡,仿之。其父马殷入葬,不为哀礼,食鸡肉数器(份)而起。礼部侍郎潘起借阮藉故事,讥之:“昔阮籍居丧而食蒸豚,世岂乏贤邪!”希声不悟,其愚钝如此!

其愚且残,父未死时有旧臣高郁,为马楚国力之壮,献策良多。荆南高氏患之,乃使人散布谣言:“荆高闻楚用高郁,大喜,以为亡马氏者必郁也!”希声遂夺高郁权力。

郁亢悲,暗地里发泄不满:“吾事君王久矣,亟营西山,将老矣,犬子渐大,能咋人矣!”

希声听到高郁的愤怒抱怨,乃使人矫父诏,杀郁。其时,马殷已老,不能治事,闻高郁被杀,痛哭失声:“吾荒耄如此,而杀吾勋旧。”并预言自己将死。第二年,果亡。

 

 

  评论这张
 
阅读(8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