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在本地做流民——北宋体制外知识分子风节勾稽   

2012-10-11 06:3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特权造成仕途“大堵车”

赵宋王朝建立了一个几乎毫无掩饰的特权体系,权贵阶层享有特权的程度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代,其中尤其以官员的荫补为最。有时,官员的门生甚至仆人也可因官员之“荫”而补入仕途。这样,国家实际上对来自科举途径的入仕者需求大幅度降低了。

还有,有特长或声称有特长而搞骗术的人会因皇家的特殊需求而入仕,这就又占去了一大部分政治资源。比方说,宋徽宗政和年间(1111-1117)的假道士、大骗子林灵素颇获徽宗信任,自己带了一个有两万学生的团队,还建立了一个学院系统。入学的人学他的所谓学问,准备将来出任待制、修撰、直阁之类的官员。林灵素本人也得到了应道军节度使的职务。由于这家伙太猖狂,在一次制服洪水的法术施行中,“役夫争举梃将击之,走而免”。法术何在?连一群愤怒的百姓都对付不了,怎么会镇住洪水呐!从那以后,徽宗对他的崇拜发生了动摇。

一、官员子弟“高考”,可以变相“加分”

政和年号过去,“重和”年号用了两年,再后就是《水浒》素材《大宋宣和遗事》所说的“宣和年间”。你想啊,吴用学问再好,去参加科举,入仕后要面对“林灵素体系”,他会认可吗?恐怕羞耻辱感远胜过了成就感。

北宋官滥并非是徽宗这一任的事情,早在第三任真宗那里就成了大难题,如咸平四年二月“诏群臣子弟奏补京官者试一经”。

“试一经”,只考一门专业课。考试相当轻松!

开国皇帝太祖赵匡胤并没能改变五代留下的官滥作风,如同他无法废除盐法一样。建国才五年的乾德二年(964)九月,赵匡胤处分了二位官员:周易博士奚屿降职(级)为乾州司户,库部员外郎王贻孙降职(级)为左赞善大夫。据《宋史·太祖本纪》记载,二人被处分是因“并坐试任子不公”。也就是说,这两个人的儿子靠老子之“荫”进入仕途参加考试,老子从中帮着做弊。怎么做弊,《宋史》无详述。但由此可以推知到了第三任皇帝那里放松考试条件(试一经而不是数经)的原因之所在。

很不公平!平民子弟要考数种经书,官员子弟只考一种。变相的“加分”政策嘛!

由于考试条件不公平,以及平民考试难度大,有些人就放弃了考试。比方说四川地方的人智商高于其它地方,也好学,但不参加科举考试成了一种风气。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四川爆发了北宋前期的大规模的由王小波领导的造反运动。王小波在太宗淳化四年(993)起义,到至道二年(996)余部张余被扑灭,经历了四个年头。有关史料没交待王小波与其继承人李顺、李顺继承人张余是否知识分子,但依他们提口号、倡思想、建政权、发货币的一系列做法来看,三人很可能还是学有所成知识分子,只是没参加科举。至少来说,他们身边聚拢着一批优秀的体制外知识分子。

二、并非完全虚构的“吴用”

参与镇压该次反抗运动的益州知州张咏鉴于蜀地知识分子不仕的风气,努力劝勉他们参加科举,以便让他们走进体制,也即化解反抗力量。当时的益州名士张及、李畋、张逵在张咏的劝勉下,参加了科举并通过考试,由此推动了地方学者生活模式由隐逸向入仕的转型。这项工作被写入《宋史·张咏传》,其中叫李畋的那位学者日后还为张咏编纂过语录。

推广而论,蜀地知识分子不仕的风节在其它地方也可能存在。换言之,张咏的劝勉虽在蜀地收到了效果,但其他地方并未推行或者行之无效。《水浒》中不仕的吴用应当代表了民间知识分子的一个选择方面,即在本地做流民。

“在本地做流民”有些不好理解,但他们的生活方式是:第一,不参加科举,即不当官,免污名节;第二,不从事农业或商业,但又想过相对好的生活;第三,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内结交豪杰之士,包括联系外地来的流民中的精英分子。

吴用不仅是知识分子,而且还是非儒学人士,身在道教之中,有“加亮先生”的道号。“加亮”二字与诸葛亮有关,他出场时(因劝阻雷横与刘唐的打斗)有一首叫做《临江仙》的词描写他的风范,其中有句云:“谋略敢欺诸葛亮,陈平岂敌才能,略施小计鬼神惊。”

由于吴用在本地的影响力,说动阮氏三兄弟参与抢劫“生辰纲”就成了很容易的事情。从吴用对阮氏三兄弟的说服之易来推论,李顺很可能就是吴用形象在现实生活中的基本素材。《宋史·张咏传》记述了张咏的一段言论:“前日李顺胁民为贼,今日吾化贼为民,不亦可乎。”他用这样的说词来为自己的怀柔政策辩护,而这当中的“胁民为贼”是他的官话,实质上则李顺有号召力,其号召性一如后来出现的《水浒》小说中的吴加亮一样。

三、不公平的社会,早晚会遭遇血腥的报复

另一方面,民间学者参加科举考试,屡试不第也会导致个人荣誉丧失。比如王伦,是个落第秀才(没考上举人,就别谈考进士了),林冲很瞧不起他。林冲怒斥王伦排斥晁盖一行的行为:“量你个落第腐儒,胸中又没文学,怎做得山寨之主。”在动手杀王伦之前,又骂他“你是一个村野穷儒”。

王伦被林冲杀了,当然入不了梁山一百单八将的名单,远没另一位不太有名但在一百单八将名单中的不第文人幸运。那个叫蒋敬,因“精通书算”,人称“神算子”。那个时代似乎不需要数学家,即便再实用一些的会计职能也如此。蒋敬考上举人却考不上进士,只好弃文从武,直到在黄门山落草为寇。他的重要合伙人有位居第一的摩云金翅欧鹏,军户出身;排名第三的铁笛仙马麟,出身少数民族,称为“小番子闲汉”;第四名是陶宗旺,外号九尾龟,“庄户人家出身”。

蒋敬的学历比王伦高一个档次,比王伦见地也多一些,所以能和另三位打成一片,全然抹去了不第文人的穷酸形象。比之王伦,他是位成功人士。

《水浒》里有各色人等,知识分子整体形象是比较灰暗的。除了王伦那样的“落第腐儒”、“村野穷儒”,还有外号“黄蜂刺”的黄文炳。作为一个读书人出身的低阶官员闲通判(“通判”为职务,“闲”字谓其无实权),他不甘被压在现在的位置上,一心想向上爬。尽管《水浒》里面没交待他的具体学历,但可以肯定地说,他不会是进士出身的高级知识分子。

黄文炳不惜一切手段向上爬,包括拿宋江的性命当垫脚石。

他在无为军的工作关系与人际关系非常之坏。一心渴望成功的他“胜如己者害之,不如己者弄之”。能耐的,我陷害你,弄下你去;窝囊的,我耍把你,欺负你。与此同时,他紧紧抱住蔡知府(蔡太师的儿子)这棵大树,希望从那里捞到提拔的机会。对于他的行为宋江大惑不解,因此在劫后重生之时,他要从黄文柄那里弄清楚:“你既读圣贤之书,如何要做这等毒害事。”

黄文炳是个心硬的人,横下心“只求早死”,拒不回答宋江的疑问。

蔡知府对黄文炳客气有加,也知道怎么利用他。但是,可以推想:蔡知府从本质上瞧不起他,“你有本事考进士、中状元,何必来攀附于我!”

这虽是推想即猜测,但有巨宦家庭背景或有进士出身的官员确实瞧不起他这种没文凭、没背景但又急着想升官的低阶小官的。看看负责“生辰纲”劫案缉捕案犯的何观察的遭遇,就不难明白。济州府尹对他办案不力破口大骂,骂他之时还亮明身份差异,“我自进士出身,历任这一郡诸侯,非同容易”。随后,他又对何观察下十日破案的限令,不然“先把你这厮迭配远恶州军”。不是进士出身的府尹有失身份,而是他的进士出身面临消灭。破不了案,蔡太师拿他问责,“非止罢官,必陷我投沙门岛走一遭”。

在我被罢官之前,我先判你刑。

这不是说着玩的,当场他让人给何涛脸上刺了金印,文字中间只空着刺配的地方。幸亏何涛的弟弟何清日常混迹社会,也算消息灵通人士,指引哥哥抓到了劫“生辰纲”参与者之一的白日鼠白胜。白胜扛不住严刑拷打,只好供出晁盖。但是,何涛大意了,由济州府拿公文去郓城县叫县衙的公差抓人时,他遇上了宋江。宋江把抓人的消息告诉了晁盖,晁盖得以应对即将到来的追捕。

结语:大火中的贼性与奴性

何涛比后来的黄文炳结局要好——只是让阮小七割了两只耳朵而没搭上性命。黄文炳后果很惨,在他被梁山好汉“零食”之前,一家老小就全被杀了。梁山集团的人不但杀了他一门老小,而且还放火烧了他的家,“便就黄文炳家里前后点着,乱乱杂杂火起”。

《水浒》作者对这把火比任何一把表述得都精彩,写道(部分,未全录):

黑云匝地,红焰飞起,焠律律走万道金蛇,焰腾腾散千团火块。狂风相助,雕梁画栋片时休;炎焰涨空,大厦高堂弹指没。

这一场泄忿的火呀!照出中国几千年的官民关系,照彻了知识分子人格当中贼性与奴性的最丑陋一面!

 

 

  评论这张
 
阅读(28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