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可爱的枯蒺藜,还有白沙上面的蚂蚁  

2012-10-21 00:2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欣赏朱红弟兄(画家丁朗父)摄影作品

 

 

 曾在京城的边缘,永定河枯干的岸边,

 断续客居半年;

 时常是一个人,带着几本书,

 坐在无水可望的河滩。

 粗壮的杨树有些营养过剩,

只是白沙下面的枯蒺藜不断发难,

让我在微微的疼痛中感觉我在世界里,

我的思绪也与某些使命相关联。

蚂蚁很潇洒,

几乎有些不屑地爬过我这个陌生人的脚面。

他们自得其乐,

却没有脚印带来的混乱。

 

若干万年以前,

永定河奔流着肆无忌惮;

后来傍居河边的人们,

以各种方式捆绑与刁难。

终于,它失去了咆哮,

终于,它全然地枯干。

没曾想今夏的突然,

汹涌再次宣布了历史的强悍。

我没有目睹它昂扬风采,

但绝不认为那是灾难。

在人失去一切敬畏的时候,

就有了捞取一切荣耀的勇敢。

人啊,捞取一切荣耀,

才是你最大的灾难!

 

咆哮远去了,昂扬消失了,

富饶的河床如少妇之乳的突颤。

相机凝固了丰收,

河水又一次说完了“再见”。

白沙更加洁净,

蚂蚁还是浮想联翩?

枯蒺藜可能隐匿,

是否还会给我微痛之后的快感?

 

                          2012年10月21日,凌晨(零点十八分,写完)。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