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屠城简史(2):秦隋中间有个刘彻   

2012-10-24 09:3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不完全版的汉武帝

汉武帝刘彻在中国人的历史想像中无疑是最伟大的帝王之一。有人歌颂他拓边殖土,有人赞扬他为伟大帝国安装了制度软件。然而,正是这位名垂青史的历史伟人,把西汉文景之治积累起来的资源挥霍一空。他的政治败坏无以历数,伟大帝国的衰败实由他而始。好在,他晚年有所省悟。但是,后人忽略了他的省悟,肆意地用他的所谓武功表述着自己对他的歪曲。

中国历史的长轴上不但刻满了同种、同宗相仇恨、相杀戮的事实,对外族人也如此,并终因此遭到了诸如扬州十日那样的血腥报复。汉代与匈奴的关系作为一大历史奇观,应当是清初扬州十日的逻辑起点。

一、爱国贼聂壹,左右帝国对外政策的豪强

匈奴是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以牧畜为主,尤重养马。冶铜业发达,冶铁与制陶也有一定规模。战国时,活动于秦、赵、燕三国以北的地区。秦汉之际冒顿单于统一各部,建立国家。经过东征西讨,南并北击,达到疆域东尽辽河、南抵长城、西至葱岭、北达贝加尔湖的盛况。

由于其强势存在并与中国(秦汉)有漫长的边界,秦汉一直视其为边患,尤其匈奴屡有南下的攻扰之举,令南面的强大王朝不得不防。然而,匈奴终未对秦汉形成绝对优势。汉文帝时,采纳了晁错的弱势和平路线,与匈奴保持近四十年(前170至前132)的和平态势。其间,只有一次小规模的冲突即景帝中元六年(前144年)六月,匈奴入侵雁门(今山西境内)、榆上郡(今陕西延安、榆林一带),名将李广以计破坏了匈奴的此次骚扰。从匈奴的本次进攻看,本身没有什么明确的战略意图,更象一个小部落的偶然之举。

对于汉朝来说,有惊无险。

到了汉武帝刘彻执政初期,弱势和平路线被彻底放弃。刘彻要挑起一场新的战争,来渲泄他对异种的仇恨。

元光二年(前133)即他掌权的第八年,爱国贼、豪强之士聂壹经过大行(相当于外交部礼宾司司长)王恢向汉武帝建议:“匈奴最近才与我们汉朝和亲,亲近、信任我们。我们借此可施以诱杀之计。让边境的吏民用财物引诱他们前来,然后埋伏士兵予以击杀。如此,匈奴必渐消亡。”皇帝及朝廷的大臣们在国力强盛的骄傲情绪下,让一个无赖引诱了。

骄傲变成了仇恨!

刘彻派韩安国、李广、王恢率军三十万去执行这一如同儿童游戏般的计策。结果由于群众“演员”、被匈奴抓去的雁门尉史(相当于市公安局长)如实说出了汉朝有大军埋伏在马邑的事实,匈奴便悄然撤军了。此次游戏破产令刘彻十分恼怒,逮捕了王恢,准备交司法部门处理。王恢自觉罪责不轻,就自杀了。

虽然经过此次不快后,匈奴仍和汉朝做边境贸易,但却放弃了和亲政策。刘彻呢,由骄傲而仇恨,由失败而恼怒,由恼怒而更加仇恨。汉初以来的和平政策也宣告结束,双方频繁的交战也开始了:

元光六年(前129)春,匈奴入侵上谷郡(今河北怀来),青年骑兵将领卫青前去抵抗,化险为夷;

元朔元年(前128)秋,匈奴入侵右北平郡(今辽宁凌原),“飞将军”李广前去抵抗并兼任太守,未发生大战;

元朔二年,春,匈奴再扰边境;

元朔五年春,匈奴攻朔方(今内蒙杭锦北)…

刘彻挑起的边境战争几乎伴随了此后他的整个执政期。仇外政策即已开启,凭他的性格,是要一直坚持到底的。匈奴在他执政期间虽为汉朝的军事力量所削弱,但终末放弃入侵的政策,西晋时曾在长城以内建立了赵、夏、北凉政权。

二、楼兰,不幸的小国家

由于刘彻北击匈奴政策的“成功”,汉族的仇外心理也形成了定势。对外族宣示仇恨也是一些想从低级职位跃升到高位的官僚们一条捷径。在国家力量并不算强盛或说比原来有所衰落的时候,尤其如此。他们迎合帝王追求强国梦或恢复往日荣耀的心理,带着刻毒去执行使命。汉昭帝刘弗陵时代的傅介子就是如此。

天凤四年(前77),骏马监傅介子出使大宛国,昭帝下诏让他顺路责问楼兰国王,楼兰国王表示服罪。傅介子回到汉朝后,对大将军霍光说:“楼兰国王曾多次反复,不把他杀掉,他国就无所害怕。我愿意前去杀掉他,以此威力来告示各国。”

大将军霍光把计划禀报昭帝后,得到了同意。傅介子带了很多金钱,扬言说要把这些金币赏赐给外国。到了楼兰国以后,楼兰国王为了得到汉朝的钱财,就来与傅介子会晤。

傅介子和他坐在一起饮酒,等楼兰王喝醉以后,傅介子对他说:“汉朝天子有事派我来秘密报告大王。”

楼兰国王起身跟着傅介子进入帷帐里,有两位壮士从他的后面向他刺去。傅介子命手下斩下楼兰王的头,让驿站的车马很快送回长安,长安方面把楼兰国王的头挂在北门上。

汉朝册立楼兰国王在汉朝的弟弟尉屠耆为楼兰国王,并把楼兰国的名字改为鄯善。昭帝封傅介子为义阳侯。

三、烧光政策,大帝国的怯懦

为了打击长城以北有少数民族,唐、明两大强盛的王朝分别采取过野蛮的烧荒政策。每至秋季草见枯黄,唐(明)之兵则北出几百里,放火焚烧牧草,以使游牧民族无法屯积牧草,也就无法向南进攻。这种烧荒政策对南北民族的互相仇恨心理的催化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由于历代治史者有意回避烧荒政策,可考的历史资料至今已经很稀少。唐、明两代历史只是寥寥数语以记之。但,毫无疑问,作为国家的重要政策,皇帝是要关心它的实施效果的。边关每年烧荒完后,要把出兵的里数、所烧的面积等重要数据上报到最高层。

与十分稀少的烧荒政策历史资料相对应,国内反叛者屠戮政府官员和平民的历史记录却比比皆是。开启烧荒政策的唐朝遭受黄巢屠城灾难的历史,至今仍令人心有余悸。

唐僖宗广明元年(880),黄巢率军攻克长安,把没来得及逃跑的李唐宗室全部杀掉,一个没漏。杀宗室如此,就不用说官吏了。所以,唐末诗人韦庄有诗曰:“朱门甲第无一半,天街尽踏公卿骨。

结语:监察部长,黄巢曾经的理想

黄巢以贩私盐的社会边缘人物起家,他也有过科举进仕的梦想,只是多次参加考试没能考上,不免地要对现行体制报以不满。加之,贩私盐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在与官方的博弈中免不了要受贪官污吏的敲诈乃至侮辱,由此也埋下了深刻的仇恨的种子。

假使他进入体制内,或许以合法的暴力报复当初处罚他的低级官吏,比如以肃贪为名杀一批查私盐的官吏。但,那个概率很小,他不一定出任监察类职务,而且可能的杀人数也较小。历史并没给黄巢这样的机会,他只有用超常规的杀戮即屠城来渲泄心中的不满了。从他的言志诗中就能看出,诗曰:“他花开时我不开,我花开时万花杀。透天香阵满长安,遍地尽穿黄金甲。”

  评论这张
 
阅读(379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