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谣谚简史(2): 摔死的是人而不是龙  

2012-10-31 06:4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皇帝成功学的诞生

巨大的反差给历史留下了深刻的刺激:一个无赖尚能借机成为皇帝,那手握重兵或财产丰厚的人看准时机不也一样吗?此后,大帝国的英雄们无一不在算计这样一个时机。东汉的刘秀,一个口头宣称只想做皇室高级侍卫官执金吾的没落贵族也成了皇帝。

在刘秀之前,赤眉的英雄们哪个不想一试身手呢?

在刘秀之后,唐帝国的开国者李渊父子手握重兵,当然比刘秀来得方便;北宋开国者赵氏也易如反掌地利用了兵权夺位;大明开国皇帝起初的地位比陈吴二人还要低,不过一个要饭的穷和尚…

一、新神学极度贬低天命

陈吴二人的鬼话打破了一个天命的神话,从此以后,中国人从本质再也不相信什么“天授”了。只有写刘邦历史的人(司马迁与班固)还编神话,说什么刘邦是赤帝之子。在刘邦以后,多数人讲究以三种要素得天下了:天时、地利、人和,最后只简化为赤裸裸的武力。五代的真正的野心家们从来就不讲什么天命,只讲究实力。于是,丛林规则起作用的一场场政治资源争夺战,几乎每个重要环节上都一样。

 在陈胜吴广之后,“让鬼说话”也成了野心家们的共同知识模式,不过是鬼话的表现方式更加精巧而已。王莽篡汉以后,失去了当初的无形资产,再加上执政过于理想化,屡出重大战略失误。民间不满情绪在酝酿。天凤二年(15),也就是王莽称帝的第九个年头,民间突然传说:“黄龙被摔死了!”

黄龙指什么?谁又看见了?据说,这个谣传是针对王莽的,因为王莽自称黄帝之后。等赤眉之乱起后,“鬼话”变得明晰了。地皇三年(22)夏四月,王莽派太师王匡、更始将军廉丹讨伐樊崇,十万精兵所过之处非抢即夺,政府军成了人民最痛恨的对象。那一年,关东地区(非今天的东北三省,而指陕西以东地区)由于上年发生了大饥荒,到来年春天发生了人吃人的事件。百姓明唱到:“宁逢赤眉,不逢太师,太师尚可,更始杀我。”从黄龙摔死到这个歌谣盛传,经过了七年的发酵过程。

民间在制造“鬼话”的同时,也乐意传播奇异事件的发生,这成了对执政集团表示不满的一个手段。

 二、没发大水,但人心乱了

王莽试图以代汉救时弊,无奈流弊源长,已经积重难返了。早在孝成帝时,就发过类似黄龙摔死的谣言。建始三年(前30)秋,长安下了四十天大雨,京师的老百姓都谣传要发大水,在奔逃中自相践踏,年老体弱的人呼天喊地,长安城中一片混乱。大将军王凤决定:让太后和皇上及后宫的人们上船避水,而后百姓上城墙。左将军王商感到事情不对头,对皇上说:“自古以来,最暴虐无道的王朝也没被大水淹过首都城郭。今天,怎么会出现大水一下子就来的事情呢?一定是有人在造谣。百姓要全登上城墙,会更加惊惧。”于是,成帝亲自下命令停止百姓登城。

尽管王商虑事周全,他的话中也表露了自己的判断:我们的王朝虽然不算最残暴,但也不算好啦!在这种不算好的状况下,大帝国慢悠悠地运转了十八年,怕灾变的心理不仅在百姓心里发酵,在皇帝心里也在发酵。成帝怕,怕得几乎神经过敏。这种神经过敏的重要促成因素来源于意识形态教育,自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理论写入意识形态文本后,天变就成了一种政治警告信号。

元延元年(前12)春,正月初一就出了日食;夏天,天上无雨响雷,某夜又出现了流星雨;秋天,天上东井宿方位出现了慧星。成帝终于一改过去对建议冷处理的态度,广泛征求群臣的意见。当然,这也只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我安慰,而绝无改革之意。随着这种安慰起了作用即缓解了成帝的抑郁症,他又对言论变得不耐烦了。

三、星星的状态,或者石人的模样

疲惫与反复给另一位野心家创造了上升的条件,王莽登台了。但很快,这个野心家不得不面对自己政策的后果。他大力推行谶纬之学,结果一首有史以来最长的谶谣针对它而来。卜者王况与另一位谋复汉室的名叫李焉的人制了一本谶书。书中说:“文帝发忿,居地下趣军。北靠匈奴,南告越人。江中刘信,执敌拔怨,复续先古,四年当发军。江湖有盗,自称樊王,姓为刘氏,万人成行,不受赦令,欲动秦洛阳。十一年当相攻,太白扬光,岁入东井,其号当行。”

李焉的属吏在抄写过程感到事情重大,向王莽举报,王莽急忙逮捕李焉,办案的官吏们甚觉奇怪,私下传看谶书。谶书的主要内容也经这次逮捕更加迅速地传播开来。随后,王莽的卫将军王涉又经手下高级谋士策划,造出一套新的鬼话:“星孛扫宫室,刘氏当复兴。”王涉以此鼓动国师公刘歆夺权,不幸事泄,二人被杀。不过,重大社会现实仍然是“刘氏当兴”的理念作为当时百姓与相当一部分权贵的共同心理存在着,于是,“谐不谐,在赤眉;得不得,在河北”以及“刘秀发兵捕不道,卯金修德为天子”的谶谣有了流行的基础。

随着历史的推进,鬼话操作变得越来越简单,几乎用不着陈胜吴广那么麻烦了,又是往鱼肚子放帛书,又是找人算卦,又是点鬼火、学狐叫。东汉末年,前身为太平道教的黄巾军干脆就一暗一明的一则谣和一句口号就是了。先散播不怕死的精神,称为:“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小民从来不可轻。”随后,在起事时高叫:“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唐末鬼话的选择又比东汉简单了,就一句:“金色蛤蟆争努眼,翻却曹州天下反。”元末红巾军的谶谣几乎就是对唐末的“盗版”,至少也是一个改版,称曰:“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结语:话语里的新世界盼望

鬼话也即谣谚最初是公开斗争的利器,陈胜吴广虽然在暗中操作,但最后的受益者还是自己,只半句“陈胜王”就足够了。至于“刘秀发兵捕不道”的后半句更像一种公告,“看了吗?日后的天子是我刘秀。”张角的口号更明晰,“我来带领你们砸烂一个旧世界,就这么简单!”

在另一端,鬼话也在应时而变,由公开宣示变成了猝然而发的暗器。暗器不知发自何人,而打击的目标却异常地明确。这种暗器成了无权者的权力。

 

  评论这张
 
阅读(7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