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李文田精明:说理胜于忠心的大胆异议——清卅(1860—1889)漫评【32】  

2013-01-29 07:1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军修铁路殊为中国近代史上的一大奇观,然而,就在海军垫支费用修建沽津铁路的上一年,即光绪十二年(1886),海军费用就被用来讨取国家实际掌权者慈禧太后的欢心了。这时候,慈安(东太后)已经死了五年,慈禧的权威更加强化。甚至可以说,没有给她修园子的孝敬,海军衙门根本不可能成立,就别说什么修津沽铁路了。

中国人爱讲“马后课”:按“马后课”一算,修园子的钱即便不用于买或造军舰,而是用于修铁路,别说干完天津到通州这一小段,就是修建汉口到信阳乃至加上卢沟桥到正定这两段,钱都够用的!“马后课”不如“没事儿闲送礼”的提前量有用。当然,似乎还有一种潜意识在发挥作用:办了那么长时间的海军,费了那么多银子,结果不是让法国人一顿炮轰,打了个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吗?把钱花在修园子上还落个实在的物件,花在军舰上说不定哪天又挨一通猛揍,全沉海底了。

原来叫清漪园的颐和园是大清帝国全盛时期的乾隆十五年(1750)开建的,建在万寿山,花了十五年的工夫才得完成。到咸丰十年(1860),英法联军攻陷北京,火烧清漪园与圆明园之前,此二园与香山的静宜园、玉泉山的静明园,以及畅春园,称为北京的三山五园。三山五园是大清帝国繁荣的象征。看了这些建筑,使人很快就忘了流民问题、漕运问题,还有黄河不断决口之类的烦心事儿。

园子是帝国繁荣的象征,更是帝王的心病。就在同治十二年(1873),同治皇帝刚刚亲政不久,就动议要重修圆明园。多亏御史沈淮出来反对,才没大兴土木。隔了十三年,迎来了光绪时代的“十二年”(1886),尚末亲政的皇帝认为太后政务负担太重,需要颐养,就下令将被烧坏而残存的清漪园进行整修。这项国家级工程以万寿山上的大报恩延寿寺为中心,开启第一期工程。两年后完成,正式除去清漪园的旧名,改称颐和园,作为生日礼物献给慈禧太后。在以后的九年时间里,二期工程紧忙地进行,到光绪二十一年才得以完工。按原计划是要庆祝一下子的,不过,头年,大清海军又遭到了马尾海战之后最沉重的打击。在史称“甲午海战”的中日黄海海军大战中,北洋舰队全军覆灭。

要知道如此,何不用更多的海军经费修铁路呢?不修铁路,再修园子嘛!但不幸的是,黄海挨打的惨状烈于马尾港不啻十倍,所以,拿海军的造舰钱修园子就显得理短了。这样,不光竣工庆典没法搞,而且当年(1894)的太后六十大寿的庆典也无奈地取消。由于黄海的惨败,慈禧太后下令在取消六十大庆的同时,又拨给了海军三百万两银子。拨三百万两银子多少有点贪污犯退赔的含义,虽然贪得多退得少,但也总算个态度问题吧。

定在十月初十的六十大庆不办了,北京的花木商以及彩绸店可倒了大霉。念经的和尚也受到了“市场不景气”的冲击,因为原计划是在颐和园举办六十大庆,光绪皇帝要率全体大臣从皇宫到颐和园去祝寿。整个路上要点缀景物,或搞些花木或将原来的树上扎上彩带;还有,路上要隔不远设个经坛,每坛有一班和尚、尼姑念经。

可怜颐和园,不但没有给慈禧太后办成六十大寿的庆典,五年后还让八国联军给砸了一回。所幸,这次的破坏程度远小于它的前身清漪园在四十年前所遭的破坏。大清帝国是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王朝,或者说这个王朝到晚期就变成“记吃不记打”的傻狗。被砸后的第二年(光绪二十七年,1901)就将园子修复了。

就是为了这个园子,一位名叫吴兆泰的正直学者和监察官,还丢了官。吴兆泰是湖北麻城人。光绪二年考上进士,经历了十年克勤恪守的工作,被提拔为御史。在他看来,国家防务废弛,海军尤其弱小,再挪海军经费去修园子太不合适了。他就上了一道奏章,大略说:“畿辅奇灾,嗷鸿遍野,僵仆载途,此正朝廷减膳撤乐之时,非土木兴做之日,乞罢园工,以慰民望,以光继列祖列宗俭德。”慈禧太后见奏大怒,“让他给我滚回老家去!”一声令下,吴御史被罢了官,开回原籍了事。再后来,吴兆泰被张之洞请入幕府,在经心书院作主讲,学术贡献不小。

吴兆泰的正直中或许也夹杂着心机,毕竟他是了解慈禧太后政治主张的人。因为就在同治时代,两太后垂帘听政的时候,她们就采纳了自己的前辈同行钟佩贤的主张,称为“崇节俭,重名器”。不是嘛!同治十三年(1874),同治皇帝死后,两太后还下达谕令说:“至敦节俭,去浮华,宜始自宫中。耳目好玩,浮丽纷华,一切不得上进。”

吴兆泰错了,真的错了。那些,不都是太后权力还没稳固的时候说的,现在不能再按那个调子爬了。这叫“此一时,彼一时”。搞不清这点不仅意味着会犯方向性错误,而且还涉嫌揭至尊者老底的危险。不免官那就怪了,不杀头就已经便宜你吴兆泰了。

叩头谢恩吧!按规矩叩头谢恩,那是肯定的了。问题的另一端是,能够名义上制约慈禧太后权力的慈安太后到吴兆泰上书这一年时,已经死了六年。名义上的制约者死了,名义上的皇帝还没有亲政,大清天下不就是她老人家的权力盛宴吗?

旧日的节俭戒令不过是她对别人的拙劣的模仿而已,或者说她在同治十三年的训词不过是对人们尚没忘记的两年前一段优美政治典的故重复而已。同治十一年,朝廷就生出了重建国家头号园林圆明园的议论,或可说慈禧的修园冲动隐隐地传导给了朝臣。身任侍读学士的李文田挺身而出,提了反对意见。此时的李文田正要辞职回家,老母亲七十七岁,他要为老人家养老送终。李文田的考虑也是周密的,反正我建议节约没错,并且我也不打算借此升任,一个即将辞职回家的官员总不至于背上什么处分吧!他说(今译为白话):“巴夏礼等人烧了圆明园,这些放火的人还活着。过去来烧我们的园子,他们不害怕担什么后果,我们怎么能禁止他们以后不再来烧园子?平常的人家偶然被偷或抢,还要加固大门与墙头、注意保管钥匙,没听说过反而又挥金夸富于盗贼之前的。这几天,彗星又出现了,表示老天爷警告我大清王朝要谨慎处理政务。在天谴的异象下,还有人敢议论修园子,必然是内府大臣们及皇上身边的小人诱导皇上消耗民力的原因。如果国家穷困之际消耗民力而生不出祸患,则大唐帝国能一直存在到元代,大明帝国也能生存到今天,怎么会有大清帝国的出现呢?皇上哪还有什么理由来再修园子呢?高宗乾隆皇帝的时代,在西北开拓了好几千里地的疆土,东西诸国都怕我们天朝的威势。因此,也就有了府库充盈、物力丰盛的国家财政状况。那时修园子,工人工资全是皇宫内库里直接开支的,老百姓并不知情,所以,他们对园子的建成都很高兴。现在呢,不行了。得从老百姓身上敛钱。皇帝圣明,对今天的修园子主张,应该不用考虑,就给否决了!”

年仅三十九岁的李文田真是太狡猾了!他不直说是太后冲动而说是内府大臣乃至皇上身边小人指使皇帝干坏事。指桑骂槐、指鸡骂狗,慈禧太后也没办法,所以她在两年后还装模作样地说:“我们要节约啦!”即告诉人们,李文田骂的可不是我呀!

年仅三十九岁的李文田真是太狡猾了!他竟然拿起祖宗江山的来历来说事儿,谁敢推翻他的立论呢?要推翻那就不只是对他李文田有意见的问题啦。后来,慈禧不杀吴兆泰也是有前车之鉴的,因为皇上接到奏报,大为赞赏,也就没开工修园子。皇上的赞赏实际上也就是当时垂帘听政的两宫太后的赞赏。以后,她慈禧尽管大有“此一时,彼一时”之翻天的作风,但也没法全面否定自己。不过,李文田更像个历史学家,只是把一百多年前乾隆皇帝的功绩摆了一番。他所说的“挡不住人家再来烧园子”的大胆预言并不准确,因为不是圆明园而是颐和园,在修好后并没挨烧,只是挨了一砸。砸得一点不重,所以很快修好。

可以推断:李文田作为当年(咸丰九年,1859)的第三名进士即“一甲三名”,《易经》学得并不算好。因为,他的预言不准确,也就是说算卦的功夫并不到家。如果他的卦算得准,说出只是“挨一次小砸”,而不是重挨“大烧”,那就更有说服力了。

没看到光绪二十六年(1900)西洋兵“小砸”颐和园,对他来说算是个遗憾。不遗憾的是,他的预言虽然不准,但总也应验了一小部分。光绪二十一年(1895),六十二岁的李文田辞别了人世。慈禧太后用海军经费修园子的行为是否让老进士气郁结胸,史无可考,但他是看见了吴兆泰倒霉的下场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