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自由的张力与颠簸之美  

2013-11-04 22:5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读李力女士《周涛散文艺术论》一书

     

    在教授这个学衔已经贬义化的社会,我不愿意使用这个词称呼李力女士,尽管她已经退休。当然,这是我个人身份的一种处境反映。一方面,我算是有成就的学者但在民间,绝不是学在官府传统里的人;另一方面,我不是文学专业领域的人,尽管出版过小说,但更多的现时表达是自媒体格调的。这种情况,我自知甚清,更能从实证的角度来理解美国科学哲学家库恩“必要的张力”之含义。他(1979)说:“一个成功的科学家必须同时显示维持传统和反对偶像崇拜这两方面的性格。”

哲学家库恩在中国知道的人不多,李力算一个,我也算一个。翻开她寄赠的其2008年著作《周涛散文艺术论》【以下简称李论】,我发现李力使用的第一个参考文献就是库恩的《必要的张力》一书。尽管她引述的是艺术与科学范式的关系,但是我们已经有过通话与邮件交流的思想感情一下子又拉近了许多。庸俗一些地说,就凭这一点,李力的书也不是随意的混学衔之作。换言之,就凭这部书也完全对得起她的教授学衔。

如此论断,是否有嫌个人偏好呢?

不是。无论她的作品本身还是作为客体的评论对象,都是处于“必要的张力”之间的。李论所表现出的“自由的张力”实在是一种美学倾向,一种超乎文学的哲学“情绪”。在评论客体关于一头被关的狼的描述(周著原文,“北塔山纪事”)时,李论已经处于再创作状态,她写道:“野性在关爱的名义下被阉割,自然在文明的名义下被拘限,多少人间悲剧正在此刻上演。”(P233,以下所涉及页码均指李论)

由狼的囚禁状以及囚禁中的温顺,周著写出来的是同情。在这个极为人性化的表达基础上,李论指向了自由的维度。这种自由的维度在周著那里也有,而且很“原始”——“在颠簸的马背上感受自由的亲切和驾驭自己命运的能力,是何等的痛快啊!”(P228

周著与李论都没有涉及到中国古典的“颠簸之美”,即《诗经·王风·大车》描述的男女私奔(冒巨大风险的自由选择)背后的意义。这是个比较特殊的“举证”问题,本文不展开来论述,拙著《给历史放把火》里面有通俗解析。但是,毫无疑问,我们文化里面那些美好的东西是以“遗传密码”似的形式,在后代的文人思维里出现。而有了周著“颠簸之美”重现古典意境,有了李论从怜悯处升华即指向自由维度,其他的“零星自由”就不必多说了。然而,自由的稀缺又不得不使我从李论的字里行间去“窥视”周著“自由的可能”。这种可能,李论给出了两项:第一是与“颠簸之美”相关连,即周著“强调自己主观情愫的蕴蓄与书写”(P226227);第二是李论有所担心的周著顺其自然的表达方式(P79),即文学选用形式的自由性。正如李论所云,担心是多余的。在我看来,这里仍有古典的“遗传密码”在。散文对个体性情的陶冶,对人性深层之善的发掘,在中国传统散文里面比比可见。仅以北宋两文证之,即可全见:其一,王禹偁(因“称”,一声,同义)的《黄冈竹楼记》,“宜鼓琴,琴调虚畅”,“宜围棋,子声丁丁然”,一位改革先驱,两度贬黜,能有此雅致之作,全然在自我意境,全然基于散文之治心功效;其二,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先天下与后天下之表白,虽满含犹豫乃至于官场计算,但“予观乎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无疑是胜过美酒的精神安慰。

意境决定了散文的好坏。这是我少年时代饱读古代散文如王范名篇的基本感受,至今也没有动摇。李论大大强化了我的感受,使哲学性思考成为可能,或者说,我已经开展的该方面的自由思考能够更加自由地进行下去。李论关于意境的重笔(P7790)所论,是她内心自由的娓娓道来,她出自佛教神学的深刻悟性确实是“关于意境的意境”。相较之下,她的古典文学就弱了许多——我满以为她会对“中国是一个散文的国度”(P3)进行如其后意境诠释那样的展开,但是她没有。如此断之,是我的一家之论,并且,我在和李力的交流中也没问及她是否信仰佛教。

对于她来自佛教神学的深刻悟性与中国古典文学的相对单薄,是我的一种类似大历史逻辑观念的推测。然而,一旦这种推测为李力所证实,那么,她本身学术表达里面所含有的“自由的张力”,就会被有思想深度的读者所认可。这简直就是个惊喜!

最后,周涛们就是那些体制内的作家们能否驾起自己的大车,让古典的“颠簸之美”出现在余下的生命时间里,即揖别赖以谋生的体制,是我不能勉强的题目。它是选择题,不是必答题,甚至不成其为一个“考题”,因为没有人正式出这样试卷。当然,我也没有别有用心的鼓动,只是我从狼的囚禁与温顺里面读出了人性,也读出了悲凉。

  评论这张
 
阅读(8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