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站队与变局:赵舒翘没法两边下注——光绪漫评【12】  

2013-02-14 16:1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品红刑具是卫虎发明的,别的地方没有。也由于这个刑具,该县破案率非常之高,县级官员升迁非常之快。由于县官的升迁是卫虎给打下的基础,所以卫虎在本县几乎谁都不怕。县官正对少女用刑之际,赵舒翘赶到县衙,他笑着对县长说:“老兄你太忙了,我来替你审这件奇案。”他当场下令释放少女与其父,并告诫在场的男方:“算你小子有福。这女子很贤惠,等你给你爹守孝完了,一定娶她过去呀!”

男方很高兴,原告的身份也消失了。卫虎呢,被当场逮捕,押到凤阳府去审问。县长没法干了,赵舒翘就临时委派了一个人代理。那时,知府乃至巡抚、总督都没权任命县长,必须由中央委派。除非是皇上有诏,让重要官员点名任命,但那多是在战争时期。

卫虎被押到凤阳府后,找赵舒翘说情的官员不少。赵舒翘一概不答应,反倒是每有一次说情的,他就提审卫虎一次。提审并不是为问口供,而是为了给卫虎用刑一次。其间,还有一个十分有趣的细节:一天深夜,赵舒翘升堂,将卫虎提来,下令打上千板子。上千板子,还不揍死呀?府里的警员全吓坏了,赵舒翘坚持要打,那意思:我是知府,我下的令;打死他,我兜着。这一顿狠揍,打得卫虎也蒙了。后来,人们才知道,说情者一见说不动赵知府,就在他身边的人身上打主意,给他所爱的一个美女(或许只是情人关系,而不是小妾)送钱。这美女在赵知府兴头正浓的时候,请求放卫虎一马。

赵知府说:“行啊!我这就去办。”到了府堂,把卫虎打了个死去活来。

赵舒翘将卫虎大案的判决结果报到刑部,中央大为赏识。认为:他不仅为受诬陷的父女昭了雪,而且除掉了在地方横行数十年的黑社会头子卫虎。关于赵知府将升官到浙江任职的中央决定也发了下来。送信人还在路上,卫虎就死在狱中。有人猜测赵知府怕他去任后,接任者会找借口放了卫虎,或重新审理、从轻判决,赵知府就让人将卫虎弄死在狱中。有可能!毕竟那时候司法腐败的程度太深了,涉及面太广了。王树汶案若是他稍一松劲,真凶就会活命。另一种可能是那上千下子的板子确产将卫虎打出了严重内伤,内伤不治,终致毙命。对于当时百姓来说,卫虎死在监狱里比死在刑场上更让人解气,毕竟这家伙黑白两道、警匪一家玩了好几十年了。

赵知府成了百姓心目中的超级偶像。大体像现在的人碰见外星人一样,面对面,又不敢相信是真的。的确,赵舒翘是腐朽帝国的一个清新的神话!

义和团运动兴起时,朝廷为是否包围外国使馆、杀掉公使之策,进行过两次激烈的辩论。载漪、赵舒翘、刚毅、徐桐等人主战,光绪皇帝作为参加会议的一员打破了被幽禁以来的沉默,他说:“挑起事端,很可能招致亡国。”他的建议很快被反对的声浪所淹没。

主战派调门很高,但也很难压服主和派。连原来反对光绪变法的大臣王文韶也发表意见说:“我国财力不济,打不过人家,请太后三思而行。”那么滑的老油子都主张尽量不战,说明这场争论已事关国家命运。

立山,那位让慈禧一打一拉而笼络住的内务府大臣,一直被老太太认为是关键时候会和她站在一条线上的人。她希望立山发言支持载漪,但立山一反常态,说:“义和拳的成员虽不像主和大臣们所说的那样是匪徒,但是他们的法术多不奏效。”话很软,但软钉子有弹性,把载漪弄得十分尴尬,一气之下,无凭无据地指责立山与洋人暗中勾结,背叛国家。就是因为载漪这一指责,立山很快丢了命,几位主和大臣被砍了头。

被砍头的大臣中有一位叫许景澄的,他的官级是从二品,曾以礼部侍郎之职兼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大臣。朝廷大论战时,他是京师大学堂的总教习与全国的管学大臣(相当于教育部的正部长)。他和光绪两人相对而泣,场面感人,几乎不像君臣而是一对遭难的好朋友。光绪对拳民要砍他的头传言很悲伤,这种悲伤并不是出于恐惧,他拉着许景澄的手说:“我一个死人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国家将走向何方?人民将面临什么?我不敢想呀!”

许景澄拉着光绪的衣襟放声大哭,说不出话来。慈禧高声喝斥:“你许景澄还知道君臣之间的礼节不?!”当时不仅君臣礼节受到了时局的巨大冲击,就是官员的品质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最有急剧转变性质的非两人莫属:第一是储君溥俊的满员老师崇绮,第二个是时代能臣、法律专家赵舒翘。

崇绮与慈禧是亲家关系:慈禧的独生子(同治皇帝)娶了崇绮的女儿当皇后,同治死后,皇后不堪婆婆逼迫而自杀。由于这个事件,崇绮借口身体有病,辞职回家。四分之一个世纪多的时间过去了,他和亲家母的仇怨似乎淡化了许多。慈禧给崇绮的姑爷同治皇帝立了后嗣,也等于说他死去的女儿有了后嗣。他成了储君“宗法上的姥爷”。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崇绮被重新起用后,不但有了未来皇帝“宗法上的姥爷”的地位,而且还是皇帝的两大师傅之一。为了让“宗法上的外孙”及早接班,他与储君的另一位老师徐桐一起,秘密建议慈禧尽快废掉光绪这位有名无实的皇帝。

因于利益而变让人能够理解,而因于命理学术而变,则殊非普通人可以理解。某年月日,赵舒翘自批八字,预测到“庚子年必遭大险”的结果。庚子年是光绪二十六年。这一年发生的义和拳事件及引发的八国联军进京后果,称为“庚子国变”。庚子国变实质上就是庚子国难。

赵舒翘有这一预测在心头装着,仍按每年初一起卦判断一年吉凶的习惯给自己算了一卦。卦象表明这一年大不顺。在法律专家之外,他还是术数专家——通俗地叫阴阳先生。但是,他只给自己算卦而不用这门技术赚钱。既然专家能看透自己的命理,就要设法破解。

对于义和拳的主张和行为,起初他都不太赞同。就其本职刑部尚书来讲,他愿意在法律范围内解决问题。尽管大清帝国已饱受西方列强欺凌,但国际公法也不只是对西方有利,比如张荫桓出使美国,就办了好几件为帝国挣得面子的维权案例。

时局太乱,一切常识将接受重新检验。所以,他决定放弃自己一贯的立场,站在太后一边。用现在的话来说:在权力与法律之间,他选择了前者。在这个决定之前,他还有过一次坚持自己专业立场的努力,请剿除义和团。但是时局又不允许他匆忙表态,他就与身为副宰相的协办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刚毅商量。刚毅狠狠地训了他两句,说他糊涂、不开窍,看不清大方向。谁让刚毅比咱官大一级了呢?就听他的吧!

听他的,送了命。后来,慈禧因八国联军进京,自己西逃西安,历尽艰辛、受够屈辱,所以再次翻脸,拿所有主战的大臣垫背,为自己开脱责任。稍让赵舒翘感到安慰的是,老太太不想让他死,只给了个革职留任的处分。外国人不干了,非要他的命不行。于是,他被判了死刑,时称“斩监候”,等机会处决。由于赵舒翘素有清官能臣之名望,西安的读书人联合一些老百姓,数百人上书请求朝廷免赵尚书一死。

慈禧夹在了外国人与本国底层民众之间。一狠心,还是搭上了赵尚书的命。不砍他头了,让他自尽吧!愿上吊就上吊,愿喝药就喝药。赵尚书不上吊也不喝药,而是吞了几小块金子,过了六个小时还没死。在这个六个小时中,他抓紧时间安排家事。老母九十多了,见了一把年纪的儿子吞金自杀,心里的难过劲就别提了。看着老母亲受到打击后颤微微的身影,他长叹一声:“刚毅呀,刚毅,都是你害得我呀!”

监督他自杀的岑春煊对他的拖拉有点不耐烦:“赵大人,麻利儿的。我还等回去交差呐!”接着,他又生吞鸦片。生吞鸦片还是死不了;再接着吃砒霜,还是死不了。最后呢,被用厚纸蘸上热酒,闷住口眼耳鼻,窒息而死。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

 

 

  评论这张
 
阅读(16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