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列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白字副宰相:被调侃下毒杀谋正职——光绪漫评【13】   

2013-02-16 08:2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慈禧老太太在帝国非常时期,一个人走上前台,固然是敢做敢为的担当,但不可能长期这样下去。于是,她就选了另一个与她关系比较近的皇室成员作法定接班人。此人名叫溥儁,是端郡王载漪的儿子。载漪与光绪一样,是老太太的侄女姑爷。也就是说,载漪的正室太太与光绪的皇后是亲姐妹。

称为“大阿哥”的法定接班人溥儁,在皇室辈份上跟光绪叫堂叔,在外戚辈份上跟光绪叫姨父。不管辈份或亲戚方面叫什么,反正都是老太太的重要关系人。老太太安排的非常精巧,等于舍了光绪这个“儿”,要了溥俊这个“孙”。她宣布:溥儁过继给她的独生子,也即已死的同治皇帝。载漪很高兴,他用不着像醇亲王那样吓晕了,因为老太太年事已高,而他儿子现时的年纪又比光绪当年被定为皇帝时大多了。还有,他端王本身也有过硬的政治资本,对得起自己这个分支出皇帝的荣耀。

载猗的生身父亲是奕誴,乃道光皇帝的第五个儿子,被过继给惇亲王绵恺。载猗作为奕誴的儿子,他又被过继给瑞亲王奕誌。简单地说:名义上载漪是道光第四子、第一代瑞亲王绵忻的孙子,但本质还是道光皇帝的孙子。既然与光绪同为一爷之孙,其支系当然有继承皇位的可能。

光绪二十年,载漪袭封瑞郡王时还出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儿:念诏书的大臣把“瑞”字给念成“端”了,或者说诏书起草时“瑞”字就误写成了“端”,因于诏书乃皇帝金口玉言,瑞郡王也就成了端郡王。后来,人们就简称载漪为“端王”。不过,他以后没能得到由郡王升为亲王的机会。

端郡王的儿子被立为法定接班人是变法失败后第二年的事情,十六岁的溥儁被接入皇宫大内学习,并由尚书、公爵崇绮与大学士徐桐当老师,辅导学习与观摩政务。

溥儁得益于“宗法上的奶奶”兼亲姑姥姥慈禧太后的关系,当上帝国储君,也引来了反对意见。消息刚一公布,以商界巨子身份任官方候补知府的经元善就联系一千多名支持变法的人士和新派商人,在上海给中央政府发电报,要求收回确立溥儁为接班人的成命,并为光绪皇帝确立后嗣即选定过继的儿子。联名上书的人中有蔡元培与黄炎培,此二人在民国时代成为顶尖级名人。经元善的电报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慈禧不得不利用政变抓人与杀人的余威来对付首倡者经元善,她下诏要求“严捕”经元善并抄没了他的家产。

经元善一个人逃到葡萄牙治下的澳门去了。帝国通过外交途径屡次与澳葡当局交涉,对方置之不理。加上此前康有为借英兵舰避走日本,慈禧对外国人的不满越来越大。后一个细节终于使矛盾激化。载漪不太关心外国人对康有为与经元善的保护,他反倒希望借助外国人的力量,让儿子接班的事情得到国际上的合法性。因此,他就派人到各国驻清使馆去游说,让大使们前来祝贺,祝贺帝国有了接班人。但是,西方各国对慈禧除灭变法、擅立储君的决策并不认同,有的甚至提出了批评性意见。这让载漪愤怒无比。正巧赶上民间有一种叫“义和拳”的组织大为兴盛,他们的目标是反对洋人在帝国的存在,声称:光绪皇帝效法外国人搞变法,是不可饶恕的罪行。载漪把情况向老太太做了汇报,老太太决定利用这支民间力量来打击外国人。这一决策得到了朝廷重臣赵舒翘、刚毅、徐桐等人的支持,因此义和拳组织很快获得了合法化地位。

义和拳得到了朝廷重臣的大力支持,也就放胆公布他们的对内政策,说是“要砍下一龙二虎的脑袋”。一龙,指光绪皇帝,二虎是指奕劻和李鸿章。后两人皆因主办洋务而被列为砍头的目标。当然,他们不可能砍了光绪的脑袋,毕竟他还是帝国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这一有悖中国传统礼法的蔑视君王的行为,恰是光绪变法时所说的他与庶民尚未沟通的最后反映。

朝廷为是否主动与外国人开战即包围外国使馆、杀掉公使之策,进行过两次激烈的辩论。载漪、赵舒翘、刚毅、徐桐等人主战,光绪作为参加会议的一员打破了被幽禁以来的沉默,他说:“挑起事端,很可能招致亡国。”他的建议很快被反对的声浪所淹没。

主战派调门很高,但也很难压服主和派。连原来反对光绪变法的大臣王文韶也发表意见说:“我国财力不济,打不过人家,请太后三思而行。”那么滑的老油子都主张尽量不战,说明这场争论已事关帝国命运。

立山,那位让慈禧一打一拉而笼络住的内务府大臣,一直被老太太认为是关键时候会和她站在一条线上的人。她希望立山发言,支持载漪,但立山一反常态,说:“义和拳的成员并不像主和大臣们所说的那样是匪徒,但是他们的法术多不奏效。”话很软但软钉子有弹性,把载漪弄得十分尴尬。载漪气急,无凭无据地指责立山与洋人暗中勾结,背叛国家。就是因为载漪这一指责,立山很快丢了命,还有另外几位主和的大臣被砍了头。

被砍头的大臣中有一位叫许景澄的,他的官级是从二品,曾以礼部侍郎之职兼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大臣。朝廷大论战时,他是京师大学堂的总教习与全国的管学大臣(相当于教育部的正部长)。他和光绪两人相对而泣,场面感人。两人几乎不像名义上的君臣而是一对遭难的好朋友。光绪对拳民要砍他的头传言很悲伤,这种悲伤并不是出于恐惧,他拉着许景澄的手说:“我一个死人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国家将走向何方?人民将面临什么?我不敢想呀!”

许景澄拉着光绪的衣襟放声大哭,说不出话来。慈禧高声喝斥:“你许景澄还知道君臣之间的礼节不?!”当时不仅君臣礼节受到了时局的巨大冲击,就是官员的品质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最有急剧转变性质的非两人莫属:第一是储君溥儁的满员老师崇绮,第二个是时代能臣、法律专家赵舒翘。

崇绮的事情本书已有所述,他是因于利益而变化的。因于利益而变让人能够理解,而因于命理学术而变则殊非普通人可以理解。某年月日,赵舒翘自批八字,预测到“庚子年必遭大险”的结果。奇怪的是赵舒翘的立场变化是在刚毅的压力下出现的。赵舒翘那么有学识,怎么会让“斗大的字不识二升”的刚毅给忽悠了呢?那只能回到赵尚书的“第二专业”(算卦)上去找答案:生来全是命,半点不由人。放下道德评判不说,刚毅与赵舒翘一样,关于他的故事成为晚清政治文化不可或缺的细节。只是由于他在本书中不是如赵舒翘那样是重点人物而无法单列一章,补充两段小故事算个交待。

第一段是刚毅“白字先生”的故事。他按满洲贵族文官作笔帖式的入仕模式,干到吏部中级官员郎中时,业务干得不错。他一生中干得唯一值得称道的事情,就是平反了杨乃武与小白菜案件。在这以后,他的仕途是一片光明。有一次,他兴致上来,对手下的小官说:“舜帝爷驾前皋陶的职务,相当于现在的刑部尚书。”其言外之意,他要问鼎尚书职务。但是,他把“皋陶”的音读错了。这两个字中的“陶”不能读本音,而是读作“姚”。部下哈哈大笑,他也一笑了之。

后来,有监狱报到刑部的文件,说狱中“瘐死”几个人,他上来就给人家改错字,改成“瘦死”。“瘐死”是指犯人在监狱中因病重得不到治疗而死,“瘐”字发“羽”音,与“瘦”字发音风马牛不相及。在刚毅看来,在监狱里的穷犯人吃不饱再有病,最后不“瘦死”,还能有别的出路吗?至于给他纠正的错字的人,有大名鼎鼎的翁同龢,也有心眼儿贼多的王文韶。但是,再高学问也只能是你纠一个他改一个,你知道以后他能出多少错字?就是这样水平,他终于坐上了尚书的高位。虽不是刑部尚书,工部尚书也是那个级别,更何况他还是副宰相呢!由此,也引出一段当不到正宰相的“忿忿之言”的故事。

他干到协办大学士时,昆冈与荣禄是大学士。也就是说,他这个副宰相要对面两位正宰相。有一天中午,他在办公地点吃饭时小喝了两口,借着酒劲,他用酒杯磕打桌面,声音很清脆,引起了荣禄的注意。荣禄好奇地问:“你有什么心事吗?”

“你想呀,你和昆冈双双弄上正职,我还副着呢。想到这点,颇有感慨呀!”刚毅说出了心里话。荣禄一见刚毅如此浅薄,就开了他一个玩笑,说:“那好办呀,你弄点毒药把我和昆冈都毒死,这正宰相不就你一个人当了?!”此玩笑开得有些过头,把刚毅弄得很狼狈。从此,二人也结下了私仇。

八国联军进北京时,刚毅随慈禧与光绪一同西逃。也许由于体格太差与路上太艰苦的双重原因,他没能随太后和皇上走到西安,死在了从太原到西安中途。他中途而死的地方叫侯马镇,即今山西侯马市。

刚毅早死算是幸运,免了赵舒翘那种不幸的结局。《清史稿》其本传有云:“其后各国请惩祸首,以先死免议,追夺原官。”外国人不想放过他,可他死了。既然死了,又没什么特大的罪恶,就不判刑了。在帝国政治史上,只有极少数罪大恶极的高官才被追加死后的刑罚,以表明最高掌权者对他们的羞辱之意。

简单地说,人们在提及他时不能用“已故协办大学士刚毅”之类的尊称对待他,只能说“死了的那个刚毅”之类的平民用语。比较刚毅的训斥或曰忽悠之言与张荫桓被杀事件,其实后者对赵舒翘影响更大,简直是受到了震惊。

 

 

 

 

 

 

 

 

 

 

 

 

 

 

  评论这张
 
阅读(29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