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荣禄肚子疼:拒绝参与废黜阴谋——光绪漫评【15】   

2013-02-20 08:3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溥儁既然知道自己将要取代光绪,因此,对名义上仍是皇帝的族叔越发反感。刚进宫时,他还忍着,等庚难发生后,他就越发不尊重皇帝堂叔。在西安时,溥儁趁光绪不备给了一拳。在走廊中站立的光绪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打倒在地。这一拳太狠了,打得光绪在地上趴了好一会子才爬起来。光绪去找老太太评理,老太太下令按家法打溥儁二十棍子。对于一个将要当皇帝的人谁敢真打?抡起棍子,像挨未挨肉皮之际,马上收回。那技巧,都是练出来的。

光绪被一拳撂倒,没人上去扶他,因为他是过气的皇帝,还有溥儁早已不止一次地散布贬损光绪的谣言:“那家伙,半疯了,看那傻样!”既然名义上的皇上成了半疯半傻的人,宫中的人们就都躲着他走。此中老太继续使手脚,让溥儁和光绪的正室隆裕皇后同居一室。这种乱伦的安排实在是有意羞辱光绪,迫使性情刚烈的光绪自杀。光绪本与隆裕没感情,更兼他一直盘算东山再起,就假装不知道那档子事儿。

溥儁之所以敢拳打光绪不仅是认为光绪被废无疑,而且还是积蓄已久的报复心理的爆发。庚难之前,即他被当作储君接进宫之后,慈禧让他给讲历史故事(此为皇宫学习方法之一),他讲的错误很多,正好让前来给太后请安的光绪听见,光绪对他错误进行了讽刺性批评。老太太很上火,“这儿没你的事儿,给我出去!”把光绪赶了出去。老太太的举动给足了溥儁面子,但是,从那天之后就再也不请溥儁给讲历史课了。

慈禧想废掉光绪总得找个理由,而戊戌变法又是个站不住脚的借口,尤其是西方各国比较支持变法。比较恰当的办法就是说皇上有病,或说他恶疾在身以致无法打理朝政,或说他得了精神病即如溥儁日后所说的半疯半傻之状。就是按着这个说法,慈禧在对外公布将临朝听政的文告(以光绪名义下发的诏书)说:皇上有病在身,不能上朝,要太后再次垂帘听政。而后,就像真事儿似地给光绪在全国请名医看病。名医们无一例外地看不出什么病来,但明白了慈禧的真实用意。

对于慈禧心地最明白的是荣禄,但是,他绝不希望光绪死掉,也不希望慈禧真地另立皇帝。一句话:让老太太过足瘾,死了之后再把权力还给光绪。如此,他荣禄就不会被历史指为乱臣贼子,相反,还会被写为重量级的谋臣。他知道,变法失败后,朝臣能抗住慈禧压力的已经绝少,他荣禄算这绝少里头的一个。

促成荣禄不同意慈禧废掉光绪的另一个因素,是两江总督刘坤一对他的劝诫。当时的情况是,官方与民间都知道光绪将被废掉,而民间的猜测大多是由于慈禧砍树而导致的。刘坤一怕中央发生不测之事,就给荣禄写信,信中说:“君臣之间的名分早已定了下来,要防止官场与民间不利的议论对您形成伤害呀!我刘坤一提出这样的建议是为报效国家,也是为回报您对我的信任。”

刘坤一是个有不凡见识的人,他也曾以个人建言的方式影响过帝师翁同龢。甲午海战大败,日本人侵入东北,朝廷命他在两江总督任上回京,以钦差大臣身份到东北任统帅抗击日军。他认为东北之战不能轻易扩大,因为我方兵员未能有效集结,武器装备也没准备好。朝廷坚决让他上任,他得服从诏令。另一方面,对日议和的事情也在操作,因此他对甲午海战失利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翁同龢说:“宰相您负有的议和责任,比我领兵作战要重要多了!”结果,翁同龢不再以与李鸿章的私仇为怀,转而支持议和。

到慈禧要废掉光绪的时候,身为溥儁老师的徐桐与崇绮活动得最欢,他俩还搞了一封多人签名信。经慈禧阅密后,授意他俩去找荣禄征求意见,也就是说签名信上没荣禄出现,说服力不大。荣禄统有武卫军全部五支兵马,有了他这样强力的军方人物支持,废立决策就不易遭到强有力的反对。徐桐与崇绮二人到荣禄亲统的武卫军中军驻地南苑去与荣禄商议,见了荣禄二人说:“太后有旨,让你看看这份稿子。”

荣禄略一浏览,就用手捂肚子大叫:“哎呀!我肚子疼。刚才你们来时,我正在厕所拉稀,听你俩有要事相商,就半道儿上提裤子起来了。我还得去蹲。”说完,跑厕所去了。当时正是严冬季节,荣禄在厕所蹲得工夫大了,徐桐与崇绮就到屋中的炉子旁烤火取暖。其实,荣禄并没拉肚子,而是找自己的高级谋士樊增祥商议去了。樊增祥不仅出奇招帮荣禄过了此关,而且等到庚乱结束时的光绪二十六(1900)十二月,慈禧以皇帝的名义下罪己诏,诏书草稿也出于其手。此人的心机与见识非常了得。

荣禄回到两人中间,也坐在炉子旁边,对两人说:“刚才我没看清稿子讲的是什么,我还得看一看。”他装样子看了数行,迅速把稿子团成纸团,扔进炉子,还用铜火筷子拨拉几下。火苗突起,稿子化为灰烬。

“我不敢看呐!”荣禄边烧稿边喃喃自语。

徐桐大怒,斥责荣禄说:“这稿子是太后阅过的,我们是奉了她的旨意来让你看的,你胆敢给烧了?!”

荣禄说:“我知道太后不愿作这件事。”

“这就是太后要做的事!”徐桐崇绮干脆与他摊牌。

荣禄早有准备,对二人说:“我自己找太后说去,有什么事儿我一个人兜着。”徐桐崇绮二人十分不满地离开荣禄的军营。慈禧得知荣禄没有支持废掉光绪的意思后,也就接受了荣禄的过渡方案,即给溥儁以“大阿哥”称号而不言明他是必然的接班人。荣禄成功地给慈禧做了一次手脚,保住了光绪名义皇帝的地位。

既然慈禧不惜拿主战派的性命来维持自己的地位,那么,他的侄女姑爷载漪自然也脱不了干系。迫于外国人的压力,慈禧三次加重对主战派的惩罚,每次都涉及到了载漪。第一次是光绪二十六年九月,已经被撤销行政职务、交宗人府看管的端郡王载漪,又被慈禧从西安发来的诏书宣布:开除公职,不再具有官员身份。第二次,是同年十二月份,载漪被削去爵位,发配到新疆,永远监禁。第三次,是第二年正月,判处他死刑,择日执行。

到了七月份,议和大局敲定,慈禧在回北京路上,于开封小住,他再发命令:把他从端王支系赶回奕誴的惇王支系;他儿子大阿哥的名号撤去,也从同治皇帝的支系开出去,回他父亲已回的惇王支系。

溥儁没被判刑,还能领到公爵级的工资。老太太对他够仁慈的。然而,这一切都说明老太太不再拿载漪溥俊爷儿俩当回事儿。明眼人早就看透了:慈禧在大力提拔载漪的儿子同时,把光绪的亲弟弟载沣也提拔起来,让载沣到内廷行走,见习政务。老太太给自己留了一手儿!

载沣当时十八岁,比预计接班的堂侄溥儁大两岁。这个微妙的差距意味着:可能的情况下,载沣的儿子出来接任皇帝。在皇族关系上,载沣的优势比较明显:其一,他是亲王爵位,比大自己二十八岁的堂兄载漪的郡王爵位高一个档次;其二,他是当今名义皇帝光绪的亲弟弟,自己的儿子给亲哥哥过继更合乎情理。也正是这两方面的原因,让堂兄载漪很着急,犯了一个又一次的决策错误,比如说,派人游说外国使馆实在是最臭的一招棋。

在载漪父子俩倒了霉的光绪二十七年之后的七年,载沣的儿子溥仪真地就继承了皇位。虽然说这位该跟慈禧叫姨奶奶的小家伙,在名义上是给堂大爷过继,但实质上是从亲大爷手里接过了江山。他正式被慈禧任命为皇帝时,还附加了一条义务:他得给死去的亲大爷光绪的庙上供献祭。通俗地说:同治与光绪这对堂兄弟,有了载沣的儿子继承皇位,算是“一子两不绝”了。

溥仪的姨奶奶当了一天的太皇太后就死了。载沣作醇亲王的继承人,与他父亲奕譞不同的是,他有摄政王的称号,名正言顺地监国。换言之,当起了没有皇帝之名的实权皇帝。这样的日子维持三年,载沣的嫂子也即光绪的正妻隆裕皇太后宣布帝国统治的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596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