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提督烟瘾大:三天花了一万八千两银子——光绪漫评【4】   

2013-02-06 14:0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慈禧非常讲究吃。一顿饭要有一百五十道菜,这还不算必备的果盘;果盘不上大餐桌,放在两张茶几上。干果如瓜子、核桃在一个茶几上,鲜果如密桃、柑桔在另一个茶几上。她还特爱喝粥,每餐都得准备五十几种。

人们不禁要问:“这么多东西,她吃得了吗?”问题是吃了与吃不了都不重要,她要的就是这个场面,这个享受档次。这场面这档次表明她在全国独一无二的地位。如果仅按场面而不是国家实力来论,在全球她也是“第一食人”了!吃好还要穿好。她穿的也是全国第一、全球第一。仅看她一件心爱的披肩,就可略见一斑:披肩形似鱼网,每个“网结”上都有一颗上好珠子,总计有三千五百颗。这三千五百颗的数量,估计是当时的人记错了。大体三百五十颗还不太过份,因为每个珠子都如鸟蛋那么大,就算是麻雀蛋那么大,三百五十颗也有七八市斤重了。若是三千五百颗,还不把年轻的老寡妇压趴下?!

穿好,自然要由戴好来配套。她光日常戴的护指就四件,左手两枚,右手两枚,其中左手上护指是玉制,有第三寸之长。在护指之外,还要带好几枚宝石戒指,几乎连大姆指“也不放过”。最为绝妙的是她鞋上也缀着珠子、镶着宝石,加及头上戴的,她整个的人就一座珍宝馆了。不过,身上只是“微缩”的珍宝馆,她的“真山货”存在一间大屋子里:屋的三面摆放木架,架子上放满大小不等的箱子,各个箱子上贴着标签,写明放的哪类宝贝。这间房子里总共有三千只箱子。有的好东西,恐怕她一生只动过一次。

慈禧如此超级巨富,对宫中的太监们也是个强烈且长久的刺激,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变着法儿地捞钱。最聪明的那一种专门从高级官员身上弄钱。机会好了,一杯茶就弄一千两银子,就不用说暗中跑关系、探信息了。对于许多高级官员来说,到宫中与太后一起过节就等于“过灾”。但是,为了官场仪式也为了保住前程,“过灾”也得去。慈禧还偏爱热闹,凡有庆典就演戏,戏一上演就三个时辰(六个小时)耗下去了。高官中有抽大烟的,烟瘾一上来非失态不可。为了挺过六小时,就不得不求太监们借送茶之机给夹带烟泡进来。按着“潜规则”,一小时送茶一杯,一杯茶能带三枚烟泡。所以,宫中的太监巴不得天天过节,天天“搞活动”。当然,按着个人财富状况,高级官员们可以少要烟泡,比如送一杯茶带一个,或者两次茶带一个,等等。

最有名的是光绪六年慈禧过四十六岁生日,一位叫雷正绾的提督花了一万八千两银子买了三天的烟泡。

雷提督原来是内地陆军将领,被调到山海关办海防,转任过程中要在北京逗留。面见慈禧太后之后,被留下看戏。慈禧的这次生日庆祝搞得不大,只唱三天戏,原因是四十六岁不像逢十(如四十、五十,特别是六十)那样要大庆。雷提督不爱看戏,烟瘾又大,还不能不磨工夫。于是,他要了最高规格的茶水服务,每小时送一杯,每杯水带三个烟泡,每杯水给太监辛苦费一千两银子。三天下来,十八杯水,开销了一万八千两银子。茶水固然值不了那么多钱,买的是太监的服务,撑的是提督的排场。三天抽了五十四个烟泡,折合每个三百三十三两一个,也够贵的啦!

提督有实权,不在乎这点开支。相比之下,京城里没官职的闲散王公与一般宗室成员可就惨多了。每家名下的国家拨款是定额的,随着后辈人口增多,钱就不够用的了。国家还有规定:不许他们到离北京四十里以外的地方去,不许到地方任官,也不准经商。由于只能干等国家定额拨款,日子就越过越紧,有的甚至给人挑水或赶车赚些小钱补贴家用。

赶车的还闹出了笑话。那是光绪皇帝被幽禁并发生了八国联军犯北京以后的事情。当时,有一位中央部门的中级官员雇了一个赶车的好手,赶车人只报名为“三儿”。这人车技好,饭量也大,与别人拼车速时常常骂口不止,急了,就用鞭子抽路上碍事的人。人们以为他给官员驾车,狗仗人势,就让他七分。有一次,中级官员要去某处赴宴,路上有快马追上来,想超车。看后边人的架势是大人物无疑,三儿耍横,就是不让道。后边的大人物设法超到三儿前面,挥起鞭子要抽他,他开玩笑地说:“行啊,老七,你想露脸,就不怕我裁面儿不是?”骑马的大人物一听口气,认真打量了他一番。等认出来后,迅速下马赔礼,因为在皇族家谱里面,三儿是称为“老七”的大人物的父辈。老七十分客气地说:“原来是三爷,匆忙间得罪您老人家,恳请原谅,恳请原谅!”这下子把车主吓坏了,一定要弄清三儿的来历,三儿就是不说详情,只是说:“我是皇族在册人员不假,老七是侄儿辈。”车主听罢,说了一大堆好话,车不让他赶了。好话之外加了银子,算是“解除劳动合同”的补偿。此段趣闻算个特例,因为一般情况下给人赶车、挑水的宗室人员,谁也不愿暴露身份,所以,行事绝不如三儿那么张扬。

晚清时期,不光无职王公、闲散宗室生活紧迫,就连在任的捞不到实惠的官员也过得很艰难。比如吏部中级官员恩灏,是慈安太后的娘家侄,慈安在世的时候,宫中每年补贴他们家两千两银子。光绪七年,慈安去世后,宫中又勉强给了两年,到光绪十年,慈禧借口越战军费吃紧,把这一项取消了。到了恩灏结婚时,慈禧打发人给了二百两银子,此后再无补贴。

逢年过节,恩灏这类的皇亲国戚不得不与宫中应付,但由于家里穷,无非送些自家妇女做的鞋帽之类针线活儿。宫中送出来的回礼一般是几个窝头。虽说这窝头非寻常人家的窝头可比,但也值不多少钱,最可怕的是窝头由太监送上门来,“运费”昂贵得惊人!太监上门最少得给四两银子,是赏的跑道儿钱。四两银子即便买宫中那个等级的好窝头,买不五麻袋,也得买三大筐。

整个清朝官场从始至终都泡在钱里面,只是到了晚清,这种状况愈发明显而已。官场泡在钱里的个人行为反映就是“大官大贪,小官小沾”。大官不大贪就显不出自己的社会价值,小官不小沾就过不上相对体面地生活。因此,腐败普遍化就不可避免,普遍化的下层官吏腐败已经是晚清社会的不治之症。为了能从国家公职上不断地沾到利益,小官吏们想出了千奇百怪的方法,比如夏天在肛门里藏银子,冬天在茶壶里冻住铜钱往家带,凡此等等。

户部银库里的库兵干上几年就能发财,所以有库兵新上任时,须保镖护送,免得土匪将此小干部绑了票。这类的小干部即便不偷库银,仅靠同行的外省官吏上供,就完全能过上滋润的生活。晚清时代,各省往中央户部送现银形式的财政款项,送一万两就得交六十两的手续费,不然就会遭到刁难。

六十两的手续费没有明文规定,是双方约定成俗的规矩。没有明文的规矩远比有明文的规定更起作用,甚至说有些规定的执行不过是形式。比方说,对出入银库的小干部库兵实行脱衣检查:库门放上一条板凳,让库兵跨过去,如果没有银钱从屁股处掉下来,就算过了第一关;跨过板凳,再举起双手,同时喊一声“出来”,以表示两肋间与嘴里没藏银钱。表面看起来,这已经相当严格,现在来论,甚至有点侵犯人权。但是,库兵自有绝招对付,比方说,用猪油网卷起八十两银子往肛门里一塞,顺利通过检查后,再找一家关系密切的药铺,吃特配药剂,而后将八十两银子排出。这种方法不能天天用,因为那样会让库兵的肠道受不了。

最方便偷钱的季节是冬天,越冷偷得越欢。库兵进库时,带进几大壶茶水,到出库时剩下的茶水就全冻成冰了。茶水色泽深,掩住了投在壶底的银钱。就算按夏天的惯例让库兵将茶壶倒过来,冰块和银钱也掉不下来。质而论之,负责检查的小官即比库兵高一级的“科局级”的库书,完全可以设置一个大炉子,把茶壶的冰烤化,把茶水往外倒,查获银钱。还有,夏天里让涉嫌往肛门里塞钱的库兵多站一刻钟,八十两重的东西不会老呆在屁股里,会自然地坠下来。然而,库书与库兵有心照不宣的分赃约定,谁会傻到为反腐败而割舍了自己好处的地步呢?再说,库书之类的“科局级”小官本也不想往上升,只图过舒服与体面的日子而已,没人愿“整事儿”。更不成文的规矩是,外省到中央入库时的手续费也是库兵与库书按约定比例分成的。

捞取工资外的收入是中下层官员的养家之道,因为他们的工资太低。比如说,在京的六品官员开全了工资,全年只有六十两银子,还不够一二品大员们应酬的一顿饭钱;五品官员算是正式的中级官员,一年工资不过八十两银子,不想法捞钱,日子都没法过。就是级别比较高的官员也得靠“沾”字补贴日常,比如说同治与光绪年间,在地方任总督与巡抚的高官要给军机大臣们送“炭敬”,意思是说“天冷了,给你点儿买烤火碳的小钱儿”。这类的“小钱儿”不多,最高额也就三百两的样子,收这些“小钱儿”也不算腐败行为。京城小官当中与地方官员有些私交的,也能得“炭敬”,大概十两银子左右。

夏天到了,按着这个程序,地方官就要给京官送些“冰敬”,意思是“天热了,给你点买冰块的小钱儿”。更有一种“小钱儿”叫“别敬”,就是地方官员到京城出公差,完事后回地方前,要送“别敬”给处理公务的关系人,那意思是“这些日子给你添麻烦了,这点小钱儿算是个谢意了”。

无论炭敬还是冰敬、别敬,都是“看人下菜碟”的。你位高权重就给你多送,而且送的名目还相当文雅,送去的装有银票的信封皮上会以诗词中的数目或经典的篇数代表钱数。比方说,送三百两银子的银票则代以“毛诗三百”。毛诗是西汉毛姓学者注释的一种《诗经》版本,比较受后世欢迎。毛诗核定的诗经有三百零五首,俗称“诗三百”。

京城高官也有对此不大在行的,如光绪皇帝的同父异母弟载涛,在宣统时代爵封贝勒,又是皇帝的胞叔,就闹过一回笑话儿。有人给送去“炭敬”,信皮上写着“千佛名经”四个字。他很纳闷儿,当面几位要员的面说:“送给我佛经干什么嘛!”打开信封一看,竟然是千两银票。他没什么反应,倒是在场的人很难堪:大家都知道的私下秘密,你张扬它,干什么嘛!

一千两银子是个什么概念?一个正式的“中级干部”即五品京官十二年半的工资总额。

 

  评论这张
 
阅读(1164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