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刘学库拒不履行行政判决义务   

2014-01-19 14:2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按:昨日博文《曾和刘学库「隔空交手」》,被网易提示有不符合信息安全的地方(存在敏感因素),因此外界也就无法阅读。就是通常所说的屏蔽。今日,换一个角度,重讲该话题。一则符合网易通知「重新编辑」的要求,二则两篇主题相同的博文相比较,也可以看出昨日所言里哪些是敏感因素。后者是政治情报学暨实证政治学的一个不错案例。】

 河北省的前发改委主任、事发时的省人大要员刘学库,曾在二〇〇六年十一月至二〇一一年一月任沧州市长。在这个期间,我以行政诉讼代理人的身份参与过一桩民告官的官司。官司的被告是沧州市人民政府,沧州市人民政府的法人代表是刘学库。

 原告是沧州市下辖的泊头市一位农民,名叫余连洲。老人一九四四年出生。老人的妻子赵素芬(一九四七年出生)是第一代理人,我是第二代理人。而就实际情况论,原告方的胜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努力的程度。公平地说,这对老夫妇绝对不是「刁民」,不是没理搅三分的主儿。我坚持管这个事情原因有三:第一是,老夫妇不信任律师,此前受过骗,才「托人」求到我这位社会「知名人士」——也知道我不收费,完全无偿帮助;第二是,赵素芬几次有喝药抗议政府的打算,我虽一时劝住,但难保她不会再兴心,不管最后输赢,我等于「救她一命」——老太太答应我只要我愿管到底就不喝药;第三,她阻止我向一位与此案有关联的土地局官员索要饭费,说不要伤了人家面子。

第三项让我有点悲伤——中国老百姓就这么老实,让官员糟践着,还维护官员的面子,除非你把他们逼到死角上去,否则他们绝不主动伤害官员。细节是:案子的前置程序即行政复议过程,泊头市国土局一位叫王某昌(中间字不便直说)的科长叫老太太和他一起去沧州市国土局说事儿,结果到了那里,老太太没被允许发言;这王科长还有其他几个人中午喝酒的饭费,还得老太太出;出就出了吧,王科长没让老太太上桌,老太太在饭店旁边的一个小店吃了一碗烩饼了事儿。

我听说这个细节后很气愤,坚决说找王某要这个饭费去,不行就跟他们局长论道论道。老太太说得罪不起,不知道哪天人家又会卡住咱,算了。我叹了一口气,拉倒吧!这个王科长我见过,还是他约我去泊头国土局谈事儿的并一起去过泊头政府的法制办,也是因为余赵老夫妇的事情。在国土局时,王科长当着我的面要求赵素芬出三到五千块钱去替赵跑沧州国土局的关系。老太太拿不准主意,出了泊头国土局后,我对老太太说:「你要是按他说的办,那我就不管了。」这样,老太太就不出钱了。这也决定了她这一方在沧州的行政复议必败。对此,我有心理准备,早准备好了行政起诉材料。

在沧州中院的立案时间是二〇一〇年三月,该年五月审理,一审判决原告败诉。上诉到省高院不可避免。期间,有人说了这样的话——农村老太喝了药有什么可怕的,(沧州市政府胜诉)一定保住刘市长的面子。关于这个案件的更多官员说辞以及「传言」、传话,博文不一一细说,因为我在纸面媒体上还要发表文章,算是那边的「料儿」吧。

在省高院开庭,我方阵容明显单薄,就余赵老夫妇和我这个没有律师资格的第二代理人;沧州市政府那边有两位法制办的官员,一审中的第三人作为被上诉人之一当然也在沧州市政府阵营,他还请了两名正式的律师。简单地说,双方出庭人数是三比五。还好,河北高院的行政判决【(二〇一〇)冀行终字第五十六号,见本博更新的封面图片】下来,我方赢了。该终审判决写到:「一,撤销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〇一〇)沧行初字第六号行政判决;二,撤销沧州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沧政复字(二〇〇九)〇二六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责令沧州市人民政府重新作出行政作为。一、二审案件诉讼费一百元由沧州市人民政府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判决日期是二〇一〇年八月十五日,送达日期是九月份(记不太准)。

判决生效时,刘学库还在沧州,还是被告的法人代表。但是,沧州市政府暨刘学库没有履行判决义务。从省高院终审行政判决送达到现在,三年四个月过去了,沧州市政府仍然没有重新作出行政作为。前不久的新闻称政府不执行行政判决,法院可以拘留政府官员。按这个规定,刘学库早该拘留了。现在好了,他再想以法院司法拘留而免于无事也不可能了。按着反腐模式推论,刘学库早晚会接到一纸刑事判决书,不知道他将如何面对刑事终审判决。

还有,既然沧州市政府败诉即行政作为违法,那就要承担赔偿责任。二〇一一年三月十六日,我代余连洲向沧州市政府提出国家赔偿申请。事后催问,政府法制办的人只说「已经交给领导研究」,再无下文。时间过去两年十个月了,刘学库当然也早调离沧州了,沧州市政府对余连洲的国家赔偿问题仍没任何讯息。

  评论这张
 
阅读(17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