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郑广公式」新解与 「烧B」感悟  

2014-11-25 12:3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宋初期,官场上出了一个政治段子,典型地揭示了当时官场生态。说是有做贼背景的降将郑广被正统出身的部下瞧不起,时间持续不短;有一天,郑广忍不住了或许说早有心找个茬口发泄一下子,他对正在闲聊的众将校说,今天老郑有首诗献给大家;部下们本该在老郑一进堂时停止闲谈,以示对主官的尊敬,但他们看不起老郑,还是一如既往,而一听老郑要念诗,就来了兴趣;老郑一见大家静了,清清嗓子开念。诗曰:

郑广有诗上众官,

文武看来总一般。

众官做官却做贼,

郑广做贼却做官。

这首通俗得不能再通俗的诗给那些瞧不起郑广的官员的难堪不难想见,我做通俗历史研究与写作,将此段子的含义称为「郑广公式」【可参见拙著《历史上的三种人——皇帝·官员·草民政治博弈真相》,第一百七十四至第一百八十九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二〇〇六】。该公式的核心含义只有一条——官贼等价。不过,古代标准的贼是群体性政治反抗组织,而盗与此稍有不同,后者一般指偷东西的个体。有时,二者可通用。比如,史书上说「群盗蜂起」以描述造反的人众多之状,其中盗变贼、贼兼盗也是通常细节。

现在呢,将这个公式做新解,可以说官盗等价。像马超群那样的巨盗自然不用说了,更多的盗亦有道的官员,其「道」至深,以至于为了升迁把老婆送给上级。这不是个道德问题,而是夫妻合谋的盗行。老婆用身体配合老公升迁,以谋求看似合法其实不正当的利益,实乃盗之「道」也。老婆既为老公升迁出力,自已也获得了婚外性刺激,从效用最大化角度未尝不是巨大收获。仅仅是个体行为,没什么可以指责的;可指责之处,是这个交易程序破坏了公平观念。

也许是杞人忧天,公平观念早已荡然,惜之何益?还有,既然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那么,在革命淡化的时代,这个本钱用于仕途进步也未尝不是成功的个人策略。特别说明的是,把老婆出租给上司不管时间长短,作为官场现象不是一些人的无聊瞎编乃至于仇官表现,特有网易新闻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转刊《人民日报》报道为证,转刊题目是《媒体:有官员为争职位将自己妻子「送给」上司》。

把妻子出租给上司自然有可观的预期效益,但还不能与盗完全等价。那好,我就补充一个亲历情节。十五年前,我因政治罪名在某看守所羁押,时间稍长也熟悉了环境;环境里有一个规则,尽管没成文,是为有钱的嫌犯要照顾没钱的,以便整个监室完成手工劳动任务;再有,我没有定量劳动指标,就更得肩负照顾穷嫌犯的任务之部分,尽管我本不是富人而只是「敌对势力」接济我家人,我也就分润些个。有个还不够成年的嫌犯,涉嫌敲诈、抢劫十余起,最小的是敲诈小学生买零嘴的(两张五毛的)一块钱,而他没有被侦查或证据不足的行为是贩卖人口。小小年纪贩卖人口不得了,而被贩卖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亲姥姥。他姥姥是寡妇,他对外人说不是贩卖,是给姥姥找个对象。他未成年,姥姥年纪也不很大,加上其母结婚早,他姥姥也就五十多岁,乃至于风韵犹存——否则,就卖不上价钱。所谓价钱,也是这孩子所得「介绍对象」好处费。

有不少同羁嫌犯劝我不要管那孩子,至少也不能分自己订的肉菜(如蘑菇肉片、黄焖鸡块等)给他。我则说,还是个孩子嘛,敲一块钱都干实在是钱给逼的,也怪大人太苛刻。事情过去了十五年,更细的情节想不起来。现在想来,卖姥姥这家伙要是官员一定能干出「送」老婆予上司的事情来。可逆设想,若是今日「送」老婆予上司的官员也如前指少年嫌犯一样处境,卖姥姥乃至卖亲娘也是裕如之事。因此,「郑广公式」于今可以新解为「官盗等价」。

国人善于性联想,即便性观念不封闭的今日,仍未之变。但是,联想里有大学问。若不是看了网易新闻转刊《人民日报》报道,尤其其中涉性情节,我几乎不敢复述一个道听途说的故事或曰黄段子。有指责者或许会说咱怀有仇视制度的心态编造诋毁性事实,最次也是说好闻涉性闲白而与大学问家的身份不符。因此,还真要感谢《人民日报》之铺垫。长话短说。时在二〇〇七至〇八年之间,具体时间不太清楚了,北京坊间多有为陈希同鸣不平者。其寓意呢,就是对彼时腐败大为不满。说道陈有情妇之事,人们先说起「二英传说」以作比较,而后扯捋到几个女人合伙买假药的事情。此假药的真名之下有缩阴效果,女人们买假药是迫不得已,即不愿直接去药房买真药,自觉是干部怕丢人。其实呢,人家药房才不在乎你身份,再说你又不在脑袋上贴身份标签。核计着,几个人就经朋友介绍,到某处买私人配的此药。私人之药配有洗B液体,说是见效很快。

一个「见效快」不得了,几个人回来都如法而行,结果,无一例外都烧坏了B。至于药是否定假还是她们操作不当而出了后果,已无从知晓。最诡异的是,几个人是同学,分属不同单位,一起研究升迁之终南捷径,用B去攻克单位领导。既有此策,超过单位单身靓妹就是铁定的决心;以已婚数年且已经生育的专业器官当武器,自感马乏刀钝,一商量,买缩阴药改进设备功能。烧坏了。没办法,不成功,也没成仁。倒是让自家丈夫肥揍数番,闹至离婚,也丑闻传出。

信乎,京城有痞子文人言「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联系「烧B段子」之奇异,结合在下看守所之经历(有外孙卖姥娘者),大悟痞子之言不痞,痞子之人不痞!

少年时代既烂读邻县著名文人、清朝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简编本,入迷之后曾数度深夜漫洼寻狐仙。寻之不遇,以为纪氏荒唐。至历见卖姥姥之少年时,始觉天下确有奇到想不到之事,至闻黄段子或为实事之「烧B」又开始动摇对纪氏之信。至今有《人民日报》报道出,则为纪氏大遗憾,恐怕纪氏活在今天亦有笔力不逮之伤感。呼呼,作古之古人,何不穿越回来,以观今日聊斋之新况?

 

 

     

  评论这张
 
阅读(54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