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打短儿」者们的戏剧——小城人际回眸之日光篇  

2014-12-20 11:0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一个低社会化程度的人

年过半百,是个什么样的心理概念?即便到了这个年龄,也是因各自的社会化程度而有较大差异。社会化,也是一个专业一些的概念,没必要在通俗小文里展开。简单举例,儿童上学,不再以家庭教育为主,是最经典的社会化开始。

      虽然年过半百,到二〇一五年,就五十二虚岁了,我的社会化程度还是比较低的。较有标志的一点是,到这个年龄回顾过来人际关系,绝少主动交往,只有两个人是我主动跟人家建立良好私人关系的。这似乎证明了我对人防心深重的外界看法。不过,多数情况也没办法,防人是为了不伤人。

       一、被恶意网络帖子波及

      大约十年前,有位在农口做过正局长的退休人士给我打电话,问怎么消除网上负面影响。我简单答复后考虑此事蹊跷,因为我过来只是跟他有工作关系,毫无私交可言,他倒是在不少地方炫耀和我是半拉老乡,因为他在我老家村子所属的那个乡做过乡长或书记什么的。但对此,我一点兴趣没有,也知道他是为了单位间的工作效率才「抬敬」我。凭我一个在金融系统颇有学术成就的一线学者,不可能拿他一个局长当什么「菜」,尽管这样的心理有嫌狂妄。

我做的农田水利项目信贷很被上级看好,有上级来考察的,也有在本地电视台亮相的。而那位局长作为项目施工单位的领导也确实获得了不少荣誉。我离开银行已经多年,他仅凭过去的工作关系给我打电话,肯定有问题。思衬了几天,恰好听到一个消息,说是小地方贴吧上有骂银行头目以及任过局级职务的人的连续帖子。两个事情应当有联系,可能那位前正局长也是挨骂者,因为他跟银行关系密切,他怀疑我是骂人者。按社会化指标,我们算有过交往,或者说我了解他的工作作为。

我呢,几乎没上过地方贴吧,也更不会发诋毁别人的匿名帖子。于是,我在小区贴了一份告示,大意是谁要认为我发帖骂人了,可以把帖子发到我邮箱,我做相应回复。告示没得到邮件回复,倒是出了小意外,有某部门的人扛了摄像机来照。这个细节是原来一位同事告诉我的,他还说扛摄像机的人是国字头某某局的。我想,不管摄像的人目的为何,你是怎么知道人家身份的?有可能,这位向我传话的人是给国字头某某局「打短儿」的人。联系我们做同事时他以私人身份拆看我的信件,大体印证了这一点。

  二、后发但并不制人

  由于我当时没表态,旧日同事非常尴尬,第二天,又来了社会化动作——看似拉闲套儿,而吐露心中微妙的恐惧。他说:「哎呀,跟你打交道的人都怕你后发制人这招儿。」我则开玩笑说:「后发制人,关键是后发,后发的原因是反应不灵敏,就是脑子慢。」他非常难堪,说:「你要脑子慢,银行的人都是白痴了。」

  又过了近十年的样子,有人找上门来,以旧交的身份问我和「打短儿」者的私人关系,最直接的,我为什么没出现在一个关乎「打短儿」者的极为重要的仪式上。我告诉来访者:第一,我对「打短儿」者非恶意的怀疑,被我证实了,尽管从此死无对证;第二,我是后发,但绝无制人的意思,「凭三十年认识历史你来看,我报复过谁」。谈话结束,我与来访者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如此之类的细节还有些,不必再讲。我的原则是不扩展交往,以免给那些主动交往我的人带来麻烦。毕竟多数那样的人只是为了找一些比别人知道的多的感觉,而无从建立起脱开社会化而自我沉思的个体生活机制,尽管「打短儿」者会得到不少好处。

我的信仰支持了我的行为,以至于后发而不制人的道德自律也不太重要。《圣经·旧约·传道书》上有云:日光之下并无新事。【第一章第九节的最后少半句。全句:What has been is what will be, and what has been done is what will be done, and there i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等而下之,我对那些被称为极为精明人也多有不以为然的态度,因为你再精明,知识层次太低,见识的东西都是「小见识儿」;还有,一些人看起来工作非常庄重,但支持他们工作的知识无非是我小时候看到的要倒塌的墙头底部的那些碱坯头子之状。再往大处说,中国现有智库体系都不行。这一项不是我说的,而是最高领导人公开的感慨。

 三、科学与信仰双系统营养

没必要借此鼓吹自己,但可以做学术比较的是:我的一篇严谨的学术论文,可以比某个体制内智库机构五十年历史更有实质影响,因为后者从来没建立起什么是学术的观念。这几乎与「打短儿」们的反应灵敏做伴当,心眼儿多与知识层次风马牛不相及,智库名头大与成果是南辕北辙。

系于「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之信仰教导,我确实将许多社会化程度高的人看起来十分重大的事情看得很淡。不过,这不意味着我喜欢弃圣绝智的生活,相反,我还觉得「there i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不适合评判科学发展。日光之下,只有人际关系没什么新意,而科学发展却带来分析社会的无限契机。比如说,马镫可能是个偶然的小发明,但有了马镫,使用它的骑兵战斗力才大幅度提高——没有马镫,世界上就不会出现蒙古帝国。再比如说,电视改变了文明人类的思维方式,而互联网让一些先行者抛弃了电视,以至于信息质量比平常人高千倍不止。

       后发而不制人,在我个体来体验,其实也是基于科学部分支持的缘故,并且与我的信仰协调起来。正是科学与信仰的双系统营养,使得我能在「日光之中」观看如「打短儿」者们的无新意作为。因那类的事情在东德、在前苏联都发生过不知多少遍,稍微一读蒂莫西·加顿艾什的《事实即颠覆》,就行了;看看奥兰多·费吉斯《耳语者》汉译本导读,也差不多了。如果这两个说法有嫌现炒现卖,那就看看演出著名外国剧目《推销员之死》话剧的著名中国演员(满族),是如何在传记叙述中回避了与外国朋友关系的敏感部分,也能很巧合地印证加顿艾什的疑惑。「打短儿」者们的工作对象包括他们的外国朋友,当然了,这样「打短儿」者社会化方面的地位比较高,远远胜于我看到的那些仅仅凭心眼多而生存的小地方同类。

   结语:牢记图图的教导

      后发而不制人作为道德自律还是不能抛弃的信条,今后半百还是这样坚持。从最小处说,没有必要计较小人物们的行为瑕疵,之所以小,就是因为他们知识层次太低而与个体反应灵敏度没关系,甚至与社会化指标方面的社会地位也没关系。从大处说,图图给了一个指向:没有宽恕,就没有和解。

      我相信,总会有一天,一切人际关系都可以拿到日光之下。在并不暴烈的日光之下,我与那些关注我的「打短儿」者们手一挥,过去的真就过去了。从此,再也没有什么后发问题,制人不制人也谈不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