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十一月买书略记  

2014-12-02 12:1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中国最早在网络上发表文章的写作者,网络阅读是阅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纸面阅读并未因此而降低重要性。相反,网络阅读有时还是纸面阅读的导向。比如说,网络新闻涉及到中国智库的落后状况,为了纵深研究这一有价值的信息,就要采购纸面的相关书籍。十一月份网购的《建设智库之路》一书虽然没有什么研究方面的参考意义,也还印证了智库落后的网络新闻之真实性。

      十一月份买书是二〇一四年峰值期,没有准确统计支持,大体感觉如此。共买了八种十三本,至于钱数无意细算。总比坐火车进北京到书店省多了。不但路费省,多好的书也打折。有点「闲白」性质的是《世界地图册·地形版》,因为我已经有数种世界地图册,常用的大开本也不陈旧。是分析埃及的东南部开发三角区,才想到看那里的地形。我没出国的打算,也不可能去埃及。但是,研究全球化问题,使用地图是基本要素。还有,看了具体区位的地形图更能加深印象。如今的全球化面临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体系的危机,为了给一本已经研读完的文集型著作做配套,还要买一本专人写的,是为美国重要法学家波斯纳的《资本主义民主的危机》之汉译本。

民主不但在资本主义政治制度体系出现了危机,在中国特色里面也是这样。比如,乡村民主名存实亡,有关改革也是说说而已。那么,就看看一些本源性的资料。彭真先生作为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最重要主导者当初的观点与历史经历值得参考,于是,网购其传记一套四本。前三册估计细看的可能性不大,主要是看第四册上他关于村民选举制度的见解。看完,对这个人的敬意也有了。可以肯定,在未来的历史书写中,这个人的地位绝对不会低于习仲勋,而不管书写者的是否现存意识形态体系的。同时,也可以看到最初那代共产党人是有很深厚的民主理想的,绝不是停留在叶公好龙层面。这样,就提出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所谓的红二代们,能够回到他们父辈的初始理想那里去吗?

     悬疑待解,于此不论。

     中国是否会蹈苏联覆辙,按体制内的惕励之言,可能性很大。但是,我关注的是全球化导向下的苏联历史广及冷战历史,此为购买《苏联的最后一天》、《锻造冷战联盟》的出发点。在另一方面,手头存书,关于前苏联的,完全能建立一个专柜了。还是那个观点,研究中国政治要有三大支点——晚清史、民国史、苏联史,我以研究前苏联为纵深方向。

      至于《维根特斯坦之家》,也有点「闲白」意味。雅斯贝尔斯之外,我最感兴趣的哲学家就是维根特斯坦。大约是十六七岁时就读过他的《野性的思维》。坦率地说,没读懂,到现在还是没读懂。估计明年能吧。研读完他的世家资料,在结合牛津版的西方哲学史,差不多。如果收获像进入到雅斯贝尔斯那样,进入维根特斯坦,一定会体味电脑黑客的感觉——在重重陌生与禁忌中自由地穿行。妙哉!

     《史通》上下册,标价六十六元,四十八块八,加上五块钱运费,还是低于码洋十多块。真为出版者担心——这赚钱吗?

书来了,立刻看,尽管没时间写专业性的书评。在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中国哲学史大家任继愈,究竟受了刘知几多大影响?对比完《史通》上刘知几源文献与任继愈《中国哲学史》第三册上相关引证,完全明白了。

任著哲史初版于一九六四年十月,我在那年那月才出生;到一九七九年该书第四次印刷时,我才十六岁(虚)。到了上中专的第二年(一九八二),我已经买到任著哲史第三册,并大略读完。那时,我才十九岁。人到三十,还是虚岁,一九九三年,又重读一遍。

除了学问体系里的印证作为,因任著哲史而在五十岁(周岁)时买读刘知几著作,还是一种悠闲的慢生活之体验。还有,要有点玄想的话,那就是——任著哲史在我出生时就为我准备了,颇有点万物皆备于我以及六经注我之体验。当然,我不是老式学究,而是中国哲学思想胚芽、西方经济学灌养的学者。在经济学上总结读书经验,能够给出一个打破边际效用递减规律的新发现——人类对几乎所有消费都有边际递减反应,但知识汲取除外。知识不会产生边际递减还有一个近乎伯克式神秘主义的源泉,是为知识不能与智力一样遗传。比如说,我的智商上乘,儿子与女儿也是,但我没法把知识拷贝给他们——在儿子出生时,他脑子里已经有了我“做”他时我的知识水平。如果这是可能的,那么,明年我就添第三个孩子。可惜,这不行。

这不是开玩笑,对于整个人类,这是个绝对的谜题。所以,我有了上帝信仰之后就不曾动摇。在我看来,上帝不仅仅给人类设置了语言的巴别塔,也给人类设置了知识的巴别塔。

还好吧,我在这个塔的较高部位,尽管挑战不了上帝权威。

     在上帝之下、哲学家之上,康德一直是我研究与崇拜的对象。康德传记也读了两个版本,他关于永久的和平之理念是我不断沉思的问题。最近,又重拾话题,也就给了购买《广岛》一书汉译本的理由。广岛原子弹爆炸加快了二战结束的进程,但它留下的伦理话题远远超过了我的同情——日本是二战罪恶体之一,广岛长崎的惨重代价留下了人类心灵上巨大阴影,而在人类文明级别上来思考问题,是不是应该该想到:我们正面临一个如何用全球化来矫正乃至于格式化全球资本主义化的问题。

      同理,如果简单地将全球化等同于全球资本主义化,不但浅薄而且丑陋。因为权贵资本主义危机远比传统的资本主义危机对一个社会的危害更重,因为裙带资本主义的政治危害远远超乎民主制度的副产品黑金政治。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