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法律因何神圣不起来? ——新的形式主义坑害底层社会  

2014-04-19 08:0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港《动向》杂志二〇一四年四月号(四月十五日)首发】

闲谈中律师透真心话

     三月二十六日,在我所住的小城市泊头坐长途汽车到本市的富镇法庭,以原告代理人的身份参加诉讼。市法院确定案件在富镇法庭开庭也有方便群众的含义,就是说原告离该法庭比市法院近三十多公里。我的整个路途是四十五公里,用时八十分钟。我与在路口等我的村民诉讼代表进入富镇法庭院子的时间是八点四十二分。到了九点半,还是不见原来通知开庭的副庭长来到。他与正庭长都在市里住。

被告方是泊头市水务局,局长与我是高中文科同学。二月份,水务局接到传票后,他在电话里与我进行过沟通,希望和解。我也是在他打进电话来,才知道他从某个镇的镇长位置调任水务局长的。他当然不会出庭,按官场习惯全权委托律师办理。被告方与第三人的两位律师大约是九点半到的,我们也进行了拉家常式的叙谈,没有那种一见就起敌意的气氛。还有,两位律师同在的事务所在当地做得不错,春节刚过我还和该所一位律师一起为我族弟的合同纠纷去过江苏淮安。

闲谈中,我对法庭的不守时表示不理解,没想到其中一位律师说:「你把中国的法律看得太神圣了!」从他的话里,我能感觉出他对此类的细节已经习以为常。在闲扯到上海法官与律师勾结事件时,另一位律师说:「现在,还用一年多时间呀!三天就能找上。」意思是说上海那位曝光者太笨,费得时间太多,若是律师找法官这方面的毛病只用三天就拿到证据。

法官十一点才到法庭

等到十点钟,法庭正式法官也即两位庭长还是没来。一位估计是聘用的管档案的工作人员请我和诉讼代表人进他的屋子闲坐。谈话间,他告知我们:两位庭长在法院参加政治学习,是密切联系群众、加强党风廉政建设之类的。「上边认真着呢!是个好苗头。」显然他的赞扬是出于真心的,而我则表示政治学习不能耽误业务,开庭是很严肃的事情。不严肃就是不尊重法律,法官暨法院都不遵守法律,法律就没一点神圣性了。为了解释不是法庭才有政治学习耽误业务的事情,这位工作人员也列举了民政所的例子,但他认为民政所那边是「就一个人」的原因,应当扩大编制。而民政所那边的耽误办事的情形比法庭这边严重多了,「有一个人办农村低保,跑三次了,还是没见这人」。

捱过一个小时,到十一点时,两位庭长同时到达。这时,不大的法庭院子已经有十几个人在等开庭,大体判断是三个案子(正庭长匆忙接过一个离婚案),也包括我们这一个。副庭长分管我们这个案子,程序是诉前调解,跟我这一方谈了二十分钟,而后是和刚才说到的两位律师谈。为了二十分钟耗进两个小时,对我这样学术与写作日程安排很紧的人来说,无疑是一大损失。更感到震惊的是习近平等数位中共最高权力层所搞的党风建设已经沦为形式主义,而且是严重的形式主义——法官为了在上一级机构的学习,就可以不遵守自己所定的开庭时间。因政治学习而耽误业务工作是在「文革」才有事情,像我这样的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前期出生的人都有体会,「抓革命,促生产」喊得震天响,结果是喊口号的绝大部分人食不果腹。

我不能说自己具有知微见著的天赋,但是,做学问的人是重视亲身体验与观察的。法庭附近的数家诉讼服务门市引起我的注意。它们有的很有城市气息,有的则是很土的旧时样式,这说明整个社会的诉讼率在不断增加。这也印证了一些媒体报道的基层法官「出走」现象,就是说基层法官因工作太苦又没晋升希望而离开法官职业。在观察法庭附近的诉讼服务门市时,也发现有一家门市的广告语不但写有「法律咨询」的字样,还写着「新闻采访」【附图】。由此可见,引入新闻干预机制已经是底层社会诉讼的一项辅助手段。对于咨询机构来说,帮助联系记者确实是市场行为;对于审判机构来说,老百姓的不信任情绪是明面上的,他们绝不会像我还有学究气——相信法律可以神圣,或者经过政治刷新后可以神圣得起来。

可以为迟夙生做旁证

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曾掷地有声说不让舆论干预审判,但是已经没有公正可言的审判若是再排除了舆论干预,后果将是什么样子的?无法想象!将周强的讲话与底层对审判公正的绝望相对比,也可以看得出「密切联系群众」还有像「老百姓满意程度是改革成功与否的尺度」之类的说辞,是完完全全的形式主义,是坑害百姓的弥天谎言。就我代理的案件本身讲,原来是个行政诉讼案件,法院的立案庭坚持不改民事就不给立案。可见,法院本身的胡乱操弄也是法律神圣不起来重要原因之一。

我前面提到的族弟在江苏淮安的诉讼,我是二审的旁听人。案件一审立案之初,族弟携律师与我见面,听我做分析。我对律师说:「一审法院就是判你们赢了,被告也会上诉。判你们败,也是个上诉。你想,一审法院何必得罪他们本地人呢?」本是一件十分简单的民事案件到今日已经二审调解失败,淮安中院不得不将案件发回原审县级法院重审。这个由于一审法院胡乱操弄的案件浪费了多少审判资源,只有非常专业的法律从业人士才知道。法官整个队伍已经没多少好人,而那些但凡有些良心的人面对种种违反职业操守的工作现实,弃业而去未尝不是有良心的选择。

碰巧的是,在第二天即三月二十七日,网上有出现了轰动性的新闻,与著名律师迟夙生对阵的一位公诉人称「法庭不是讲法律的地方」。尽管该公诉人所在的检察机构极力辩白是公诉人的口误并且原表达被迟夙生意曲解,但是,比此雷人之语更现实的是中国的法律确实神圣不起来。希望法律圣神起来的人很可能会遭到嘲笑。还好,我遭遇的嘲笑是善意的,且我对淮安案例的事前分析也为接受这样的嘲讽做了心理铺垫。否则,我将尴尬得无地自容!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