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列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市场·权力·自发产业——答博友zhangdafei_123之问  

2014-04-06 19:01: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文《千百万人的意愿汇聚》一文发出后,有博友提出问题,一个是政治政治市场化与权力前景,一个是产业化自发形成获得外部条件与否。兹引Zhangdafei_123原文如右:「文中写到政治市场化可否理解为最大限度的分化消灭权力呢?还是有其他方面的解读?还有就是您不同意政府搞教育产业化,是不是就是同意搞市场自发的产业化呢?」

个人认为我在本文开头对这段话的学术性提炼没有错误。因此,在这个前提下,回答问题。

政治市场化最基本的内含是买方市场而不是卖方市场。用文字模型来解释,乃通俗之说「货比三家」。这时,模型化很准确地是说只有一个买主而有三家供应商。如此,权力就处于相对均衡的状态:近似于无限供给的卖方它不敢将权力程序化为权利,不敢说「买不买随便,我就这德性」;那么,买方她不能因拥有无限选择的权力而嚣张,因为她有需求等待满足,得不到满足,权力根本就转化不成权利。相反,在政治市场出现卖方市场的情况下,垄断被神化,神化不成就暴力化。通俗地说,是暴力家谎言的生产体系。它可能不明说「买不买随便」,但本质上是将权力程序化为权利。Power(force)天然有取得的正当性疑问性质,在正当性没解决的情况下,其拥有者更倾向于实现自利的Right。这样,我们就看到了量身定做招聘、某二代之类的现象。于是,不仅权力不再均衡,权利也更加不均衡。

将以上两种情况对比后,简单化它们。政治市场化本质上是不合格政治产品召回制度,就像某款汽车因刹车或轮胎有隐患,厂家宁可赔死也召回汽车。相反的情况,在没召回制的体系,一些次品被指出,被迫召回之后,又改头换面地付出了。你可以对比中国一位运动名将赔了二十亿国资又在电视上委婉表示没大问题,与美国华裔政治家余胤良关于电子游戏分级提案最终被宪法法院裁决暂停的案例。先不要涉及后者出卖国家利益的事情,而一旦从国家利益即公权力的普遍效率来看,糟蹋二十亿的行为显然是犯罪。这就更不用说「免职官员复出」的政治次品再包装现象了。

政治召回制度不仅仅是对不良个人的政治处置与补救,还是对一个意识形态系统的政治处置与补救。更具体的召回是一个意识形态体系的运作界面暂时被另一个替换,也就是通常所讲的政党轮换。只有足够多的政治制度或意识形态销售体系,向总体化的那个人(人民高度凝练为一个符号)提供选择的机会,政治市场化才会维护国家利益,国家利益与社会利益才会基本一致而不是几乎没有交集或者交集很小。政治市场化不会消灭权力,而是因召回制度有效,使得权力分布在空间上均衡,在时间上可延续但不太均衡。不过,解决后一项的机制是市场代理意愿的强力制约,而此种强力制约会使不均衡的权力自动趋近均衡化,而不是继续推进权利化。美国在这方面仍然有无可比拟的优势,政府屡次面临关门的危险,终因政府愿意限制自己的权利而得以继续行使权力。较为哲学化地说,因为权力的权利化受到严格限制,因此政治市场化是有效率的体系;相反,由于政治市场化被阻滞,欺行霸市型的卖方市场受益一方不断地推进权力的权利化,也更隐秘地利用权利化博取不正当的权力。现存政治体系内,不合意识形态规制但又实际存在的诸个派系,都是不正当权力的谋求集团。他们的博弈形成了「春秋无义战」的新古典状况。

权力是人类社会的必要元素,不可能被消灭,但是,它会被社会力量所分化。比如说,意识形态是一种重大的权力,它很独特,而一旦面临新技术出现时,就会被分化一部分。印刷机与互联网出现在不同的历史时段里,表现出的效果却惊人地相同。权力在微观上也会被新技术所分散,比如,家长的知识权力已经被搜索引擎取代了很大一部分。而就表达界面讲,互联网的言论呈现不仅仅是消解了传统意识形态的权力,还在学术权力上进行了很有效的分散。比如,我们两个的此次交流一方面可能是体制内学位体系的研究禁区,也更可能是他们十年后才能立项的博士学位课题。这样呢,我们不考虑权力因素,但权力在知识价值的层面上已经向我们转移了。也就是说他们在生产出知识价值已经没有预想的价值,也就是大幅度贬值了。这好比朝鲜认为远程火炮一点不比精确制导的短程导弹要差一样。它可以那么认为,但实战效果如何就不是它说了算的了。

历史上,任何称得上文明进步的权力转移,都是知识价值的转移。把体制内教授称为「叫兽」不只是一种网络语言现象,而且是权力转移的征兆。那么,我们获得了知识价值之权力转移的优势,是不是要制造一个新的卖方市场呢?不是的,因为这里面没有信息等级限制,也没有获取的身份限制。你我的讨论是完全公开的,对所有从中受益的人都是免费的。没有过于自傲的意思,但确实在实际生活当中,那些能够威慑百姓的有一定地位的官员,在我们眼里不过是些傻瓜或思想贫困的乞丐,人格上更是没有取得起跑资格的残疾人。这与教授被称为「叫兽」是一个道理。在知识价值之权力转移的过程中,我们不垄断权力还免费提供,也在实际行为中为社会服务如维权或咨询,此也为权力分散的过程。

用权力分散取代启蒙,也许更能说明中国社会自由力量推动进步的情状。用社会演进取代颠覆,也许更能说明自发进程的微妙与宏动。【宏动,是我新造的词汇,是感觉不强烈但发生效果可见的现象。】这两者在社会现实上都与产业的自发形成有关。不过,这里面有一个非常严格的限定,那就是带有商业意义的规模性推动首先是要形成自发权利意识,而不是等靠权力的权利化向我们发派许可。民间金融的自发性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我举的这个民间金融例子,不是林林总总的担保公司,也不是追求短期暴利的高利贷平台,而是基于亲情诸社会元素的自由金融。它们单个规模比较小,利率较为合理(小于短期逐利高利贷一倍还多),在社会学意义上,它们具有自发秩序功能。

较为宏观地说,中国关于产业的自发秩序权力还没有形成。具体到形式上,商会还是附骥于公权力。那么,在权力分散化的过程中,推动产业自发化就不会完全出于自然的自发,而是人为因素居多。律师维权行为给出了这样的指向。因此,有一些反对权力分散化的势力就给出「维地异网弱」的界定,这是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它也预示着律师行业不断追求真正产业化(也是较为道德的商业化)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社会演进取代颠覆,权力分散取代启蒙,在那里更具书写历史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