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顾彬:一个鲁钝的「文学牧师」  

2014-08-14 09:5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浅薄是必要的,乃人生一个阶段,因此,所有的成功人士都需要心灵淘净,尽管那种必要的淘净可能使人愈加浅薄。中国当代文学还十分浅薄,作为一个观察者与一个没有成功渴望的写作者,我是如此认为的。至于中国(当代)文学是从浅薄走向成熟,还是从浅薄走向更浅薄,我持后一种判断。德国汉学家顾彬再掀中国文学话题,是这个判断的一个支持。

何以如此?看法有二:第一个,鲁迅作品是顾彬汉学即中国文学研究的一块基石,付艳霞女士的文章《顾彬来了》(《经济观察报》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一日,第四十八版<专栏·文学>)说到了这一点,「他已经主持翻译了《鲁迅作品全集》」云;第二个,顾彬把文学作品的销量看作是影响进而思想性的标志,如其对《狼图腾》等的垃圾化之指斥,因为坏思想如法西斯主义很危险。

关于鲁迅作品之粗滥不必多说,并且在他死后被某种政治势力所利用(那种文本的外部诠释)不是他的罪错,要说的是,鲁迅价值指向恰恰如后来的《狼图腾》之法西斯情结一样,是可耻的,当然也是浅薄的。顾彬对法西斯的敏感仅仅因为他是德国人,而再无进一步的价值解析。鲁迅的法西斯是来源于宋明理学的,即朱熹那种灭绝人欲的天理必胜观念。进一步地说,中国当代历史上所有的法西斯现象(运动)之历史资源与鲁迅是一体的。这也是鲁迅被过度诠释的基本原因。鲁迅在所谓的新社会期望上也是不由自主地倒向法西斯的,即便不是明显的法西斯,也是与法西斯等价的左翼极权主义。他对苏联的政治镇压包含对文学家们的无情钳制,持有的赞赏态度无疑是他身后历史的耻辱。他说,有的政治犯该枪毙,没有枪毙还留了命,这是苏联的仁慈;他说,有的文学家还能写作,没有流落街头,这也是苏联的仁慈。

到今天,中国人包括哪些非常体制化的人,已经不再赞扬苏联的政治镇压,尽管他们不断怀念那个庞大的帝国形象。但是呢,走出宋明理学的刻毒自私且绝对的自以为是,已经没有可能。这也是整个体制继续产生浅薄的最主要原因,也就是说,文学浅薄只是很小的一个部件。如此浅薄之惯性,产生《狼图腾》之类,实在不足为怪;相反,如果无之,那才奇怪。而放下所有的较为专业的说法,我们应当体谅那些垃圾作品的作者。其状如我们理解世人的生活信仰那样——古典地说,是「道路各别,养家一般」;现代地说,每个靠销量取得巨额收入的作家在普通人意义上无可指责,因为「过得更好」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但是,无论过更好还是养家一般,都被顾彬无情地上升到文学价值层面,更导致了销量等于影响力的结论。

顾彬,本身就是一个浅薄的符号。这种浅薄在西方历史环境里,是那种鲁钝但教条的牧师之表现。假定一位信仰者说我绝对相信上帝存在但对玛利亚圣灵感孕持怀疑态度,那问题就大了,会被斥责乃至排拒在教会(教堂)门外。作为真实的案例,冷战大师约翰·福斯特·杜勒斯的父亲有过类似的遭遇:老杜勒斯是一个自由派牧师,他主张基督徒不一定要相信耶稣是童贞女玛利亚感圣灵而生的说法,因此,险些被赶出教会。(参见约翰·比尔·鲁滨逊等著《约翰·福斯特·杜勒斯》之上海五七干校汉译本,第六页;干校译版本:上海人民出版社,一九七六。)

作为文学方面的鲁钝牧师,顾彬实在是太教义了。这种鲁钝掩住了他的视线,也压制了他的视域。当然,顾彬不会是中国文学价值的唯一评判指标,正像鲁迅不会是有价值的中国文学指标一样。

垃圾有它自己的功用,娱乐了希望消费娱乐的人群,产生价值或曰有思想的生活指向,还是免谈。如果一定要谈,那些畅销书作家就会变得生活不那么好过。究竟内里逻辑如何,无须多废口舌。还是举个例子,如同老杜勒斯的经历。在中国,作为基督徒,不管是登记的还是非登记的(具体分为三自教会里的与家庭教会里的),你只要说怀疑圣灵感孕,那就危险了。就算本意导向无神论的三自教会,也会对你进行指责;家庭教会的指责就更为激烈,而不听你关于相信上帝存在的大前提。所以,我一直在说中国有宗教无神学。与此类比,中国更是有文学无价值。

可是呢,鲁钝到可怜的「文学牧师」顾彬坚信能从价值反推出文学,鲁迅成了一个必由路径。这就像坚信没有神学支持的宗教可以「传到地极」,除了荒谬乃至于狂热到痉挛,还有其他的启示意义吗?

 

【本文作者:綦彦臣。自由撰稿人,经济学家,网易历史文化名博博主。著有长篇小说《绝育:一个死囚的微观大历史》,台湾秀威,二〇一三。本文只限于与付艳霞交流,抄送给《经济观察报》编辑林密。谢绝公开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