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韩非思维很糟糕——「柑皮效用原理」闲话  

2014-09-29 15:4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个成语故事,叫买椟还珠。是说卖木匣(盒子)的人把盒子装饰得很华丽,上面缀上了珠子,而买盒子的人要了盒子却把珠子还给卖家。按着故事出处的文理逻辑推断,这个还珠的买主是按全价买的,而没有扣除珠子的价款。借着这个可能完全杜撰的故事,作者韩非讽刺了舍本逐末、取舍失当的人。

韩非的这个真理性判定,在两千多年的时间里,一直被不少人尊崇。其实呢,他说了一个假命题。要知道,买主需要的是盒子而不是珠子,而且假定故事并非杜撰的话,这个买主一定是个非常讲究效率的人——为目标而作为,不为附丽因素所牵扯。相反,为了珠子而放弃盒子使用目的才是取舍失当。这不是在做智力体操,而是从经济学角度讲述更本真的道理。我不是要显示自己比韩非高明,而且韩非的许多东西确实很糟糕,以至于《古文观止》那样的剪辑性名著不收录他的任何一篇文章。当然,《古文观止》也不算真正成功,比较草率。这里不多说。经济学的终极难题是如何处理效用最大化与利润最大化的矛盾。在韩非讲的这个故事里面,买盒子的人显然是把效用最大化放在了首位,而卖盒子的人显然是想以利润最大化来诱惑潜在的买主。最根本的是,故事讲述(或杜撰)者韩非把利润最大化放在了首位。

上面是模型化的说法,也不可能要求韩非有今天的经济学思维方式。但是,就算他没有经济学思维方式,他的利润最大化追求实际上也是为效用最大化服务的。或者说,在韩非这里出现了效用最大化与利润最大化的弹性改进关系,不过,外部条件需要变化。韩非推销他的利润最大化思维方式,目的在于取得政治制度成功的那种效用最大化。

通过讲故事即设喻的方式来推销自己的思维方式,是古代学问家的通常做法,在韩非那里仅是频率比较高而已。也许是刻意如此,使他的一些东西咋看合理,但经不起进一步的思辨。比如郑人买履的故事,意在说明人要自信而不为既定的制度、经验等所约束,这几乎是任何中国文化环境里的改革家所推崇的。但是,撇开保守与改革的道德优劣之争,那么,从技术角度看,韩非在这里也很糟糕,因为作为「度」的那个尺寸应当是最佳穿鞋状态下取得的,至少无法排除这种可能。通俗地说,试穿新鞋应当在脚最通常状态下来做。这点,现在的鞋店或商场专柜的售货员会经常提醒顾客。

没必要把「宁信度」的韩非笔下的郑人说得那么聪明,问题是一个制度实验或政治追求,总要有一定恒定值来支持,这也是改革的效用之所在。世界的现实中确实存在可追寻到的恒定值,即不一定由自己实验出来的「度」,而确定这个「度」具有效用最大化可能,则可以使制度更新具有更好的普适性,而不是所谓自信而胡来出来的样子。

励志作者们说「思路决定出路」。我认为很有道理。问题是,过来两千多年有人从道德上批判过韩非,扩展为对整个法家体系的学术否定,但是,从来没有人对韩非的思维质量提出质疑。这真是个问题,是关乎中国文化质量的大问题。不过,我不愿意忽悠如此大的问题,而愿意通过微观考察或者经历来说明思维质量的重要性。比如说,我非常喜欢澳柑的皮,因为它作为进口品首先比中国桔子的农药残存度低得多,其次他的皮储存起来,时间长不易变质;还有,在干燥季节泡冰糖水,确实比用国产桔子皮要好。这算个人经验,也接受质疑。在这个可质疑的现实案例而非杜撰的基础上,我取得澳柑皮的方式最简单的是自己买桔子,全家食用后我把皮收集起来,切成丝,晾好了备用【如本博短期封面】。其他方式可能是像小时候在集头上捡西瓜籽一样,从别人那里获得,但这个方式很不经济,因为首先得瞄上一个买了澳柑的人并尾随他(她),等他在路上吃了,弃掉皮,我捡起来。就算不说尊严问题,时间成本也太高昂。

在这个基本的「度」,就是自己必须买澳柑确定后,那么,按着普通思维方式,我要跟一个熟人(设定这个人很有文化)说我买十三块五一市斤的澳柑,目的在于取得柑皮,对方多半是会哑然失笑。我几乎会被看成那个买椟还珠的郑人。简断洁说,是我之外的人没能了解我在买澳柑之前已经设定效用最大化的「度」,就像那个聪明的郑人要的是盒子而不是珠子。我把自己的经历性总结理论化为「柑皮效用原理」,相信在一周之后就有人认为我比韩非聪明一百倍,而不用两千多年的时间等人来验证。不是自诩,目的也不再这里,而是说如果一个体系(一个人本身也是一个体系,思维体系)没有深度反省能力了,它的存在基本上就没什么价值。这很残酷,但也是世界的本真。

 

  评论这张
 
阅读(6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