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过好日子」的既得利益者们  

2014-10-15 15:4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旬初,去江苏盱眙县,旁听族弟民事(合同纠纷)案件,也即权充私人顾问。临行数日前,族弟就很客气地约了我,我爽快答应。其一者,已有两次他约我出去玩如逛青岛,我谢绝了,这次该补回所欠人情;其二,我很信任他,有相对重要(也不适合打出租)的事情要他开车拉我去办,就是半宿他也动;其三,涉及合同纠纷不是逛青岛那样的闲事,一定得帮他。更细一些的是,一篇学术论文构思完了,也写了三分之一,没更耗费时间的环节了。

     我一年也难得出去一两次,跟族弟出去一趟也算免费旅游了。三天回来绰笔再写,很快完稿。到校对的环节了,有个同村于姓小弟叫我喝酒,我也答应「赶场」,尽管在家的午饭吃了半饱。但是,于弟说是约到晚上,中午呢,就不用赶过去,他们三几个人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按着人之常情,几个人喝高兴了,随意话题,想起我来。

     应了,就得去,何况校对稿子的事情也很快就完。

几位想念我的家乡兄弟,开席就抱怨我不轻易出面,「连盟兄『级别』的都没法直接跟你通话,还得洪武转告你」。洪武者,女人也,贱内或曰拙荆。我不想多解释,因为看起来,这个安排几乎是对我的批斗会。有位仁兄拿着家乡俗规说我,说是一个人要懂人情,「让人疼,也得让人说」。我向来没建立起此种观念,觉得比较肉麻,低头抽烟,也情绪很好地喝酒。忽然想来,自己有些自作多情。我以为族弟从江苏回来跟于弟喝过酒,把我去江苏的事情跟他讲了。再早一些呢,族弟临时喊我喝闲酒一次,那时有于弟在场。而于弟知道了我的「秘密手机」即直接打给我,我也猜测是族弟告诉的(号码)。

      太精明,没必要。自嘲一下子吧!喝酒的地方离族弟的公司连一百米都没有,我反正不喊,看看做东请我的喊不喊。结果,没喊。喝开尚未说开的气氛也不错,我聆听仁兄训导。他的第二个意思是,不管人的社会地位如何以及自视如何,「过好日子」是人生第一位目标。我不同意,但不敢反驳。批斗就批斗吧,反正人家是客气地请我来的。不过,我还是没有给他「外交升级」,找我要先给我贱内打电话,即不告诉他我的「秘密手机」号码。说实在的,我对他很有些看法。看法还不是普通人的道德批判先入为主,比如他有两个老婆、四个孩子,这些我都不议论,别人议论,我就借故躲开。我不满的是他个人在社会界面的表现。比如,我们一起在饭馆吃饭,他总支使得服务员乱转,一会儿要醋,一会儿要蒜,一会儿嫌餐具脏,麻烦得很。我真受不了。我呢,养成了不爱支使人的习惯,并把爱支使人视为个人德性之耻。要醋要蒜总是自己拿。就是前几天在江苏一个休闲农庄住着,吃饭,要给锅仔加汤,我是自己请示:「厨师兄弟,你看能不能给加点汤,服务员做不了主。」

      厨师高兴,命服务员给了超量的一盆汤。一小会儿,服务员又免费添给我一把绝嫩的菜心儿,还亲手给放在锅仔里。我也大快朵颐。族弟笑眯眯地看着我,说我不像他想象的那么正派。言外之意,我勾搭服务员。我说:「瞧你德性!凭这个细节,可以推知服务员和厨师是两口子,而且两口子感情不错。你想啊,老婆不敢做主,老公做主后老婆又做锦上添花,不是人之长情吗?」在人家老公眼皮底下勾搭人家老婆,离挨菜刀砍不远了。一桌三人,大笑。另一位是律师。

     回到我不喜欢的仁兄那里,最让我气愤的是有一次洗桑拿(大家都喝高了),他趁着酒劲把人家搓澡的河南人打了一顿。那时,他在位(是政府官员),浴池老板不敢惹他,河南小伙子也白挨了一顿揍。但是,这个事情从内心伤害了我,尽管挨揍的不是我。你想呀,我和仁兄都是农村穷小子出身,那个搓澡的不就是我们小时候的影子嘛!你打他,等于打自己也打我,并且小伙子根本没什么过错,就是晚两秒时间往他身上浇温水。从那天后,我决定疏远已有四十年交情的仁兄。更坦率地说,他不知道这个原因,所以,还总是拿「疼你说你」的老家道理教训我。我呢,勉强挨过肉麻,免不了策略性地顶他一句半句。最后的话有点过劲,是谈论时政问题,他觉得自己非常懂。我说:「我知道的大概在窗户边上,你知道的那点儿网络闲篇儿不摸门儿,连饭店门口的大道边儿也到不了。」虽然过劲,也算发小于弟理解的亲切之一种。

      席间闲话侃得不着边际。于弟对吃空饷之社会现象非常不满,要我发表看法。我没说,还止住了话题。散席后,我俩溜着走(本来是他骑电动车走,而我打出租走),为了多说会儿。我说:「你做生意也交往人,说话多掂量才是。你看,刚才那话头就欠考虑。咱这大哥们儿不就是吃空饷的吗?他五十出头不上班了,还开工资、涨工资,自己又弄着个挣小钱的进项。要不,他俩老婆、四个孩子,凭什么教训别人『过好日子』为人生第一目标呢?」于弟恍然大悟,不迭地说我止住他的话是恰到好处。

      于弟很勤恳,但总没能赚到到大钱,尽管日子还不错。我说:你还是太善了,考虑问题简单了些,要好好想想许多道理在这个社会是失效的。比如说,勤劳未必能够致富,你本身就是例子;知识未必能改变命运,那么多大学生毕业就失业了,是再好不过的说明。我不希望他悲观乃至痛恨社会,也判断他未来几年必能做得更像样一些。给他做工程的一个伙子,初次见我,知道我是所谓名人,要一本书。今早,我就签好名并作了自己拿手的套封,给于弟送过去,以便转给那位小伙子。也就是说,我能从侧面提升一下于弟的无形资产。 我没有离间于弟与仁兄关系的意思,但是,就我本人而言,我绝对是把「外交关系」分等的。没有借一篇博文举报的意思,仁兄继续吃他的空饷,继续「一个羊轰,俩羊也是赶」的一夫二妻生活。就个案而言,我告诉于弟不要太注重新闻了——你比如说,河北在全国清理吃空饷最多,四五万人,清理后,咱这大哥们儿不还是接着吃嘛!

    「过好日子」是正常人的正常想法,一个人该对什么有兴趣主要是自己的抉择,别人的说法都是可有可无的参考。和于弟在他小区不远处岔道上分手后,我自己溜了一段,而后才坐电三码回家。下车时,给了小伙子十块钱。大体估计不超过四块钱的路,多给几块也不是我炫富,本来我也不富。原因是不远的路段上他骂了两次开车调头的,比如「开你妈宝马就牛逼了」。显然,他也是于弟那种勤劳并没能致富的人。多给几块,不是施舍,缓解一下他的不满情绪而已。也就是说,在这个社会上还有人看得起他们这类的底层。再说,我也不是什么「高层」,「高层」人士哪有坐电三码的嘛!

 下了电三码,忽然想起一位微博博友的话,他对朋友不分轻重的劝很不高兴但又无可奈何。我跟帖说那样的朋友根本不算朋友,不来往为最好。我自己一直坚持这个原则。那位仁兄可以在酒桌上训我,但我不可能像信任族弟那样信任他,这与姓氏没任何关系;我也不会像委婉给于弟面子那样,在商业事务上帮衬他。这里面免不了有些「政治因素」,但它是最低的,几乎可以不考量。关键的是,只有死傻瓜才会相信既得利益者的说教,更何况那种说教还带有个人比能耐的因素呢。

 今上午,给于弟上门送书之后,回家,看网络新闻。说是天津一位贪官化装成买菜老头出逃,车上拉了百万现金,而这位贪官很有趣的个人特点就是讲「过好日子」。由于这个极为偶然的巧合,我才写这篇博文。但是我相信,这个闲篇比以往的非学术文章之任何一篇都要有「传颂」意义。当然,我那位至今还悠闲吃空饷的仁兄,是否按条规属于吃空饷,不是我一个人主观「定罪」的。但我知道,吃空饷属于刑法上的贪污行为,而国家处理这类的问题不究以刑罚,处以行政处理得活。这本身就是「扯着玩儿」。还有,我的那位仁兄官位太小,就个股长级别,连最小的副主任科员都不是,肯定弄不到有百万现金而化妆出逃的地步,尽管他的「过好日子」信仰如同前者,是真实的。其实,这才是整个统治体系的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