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订报偶感:市场是最伟大的社会力量   

2014-10-18 15:0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场,这个神秘或许也有点让不少人恼火的概念,在我这个从来没经历过本科、硕士、博士的经济学家看来,它仅仅是比宇宙力量稍微小一点的能量之源。如果一定要建立一个个人认知坐标系,我则如此画之:其纵轴是宇宙力量,这为我带来信仰,或者说我因承认宇宙力量而需要信仰;其横轴是市场力量,这为我带来智慧,或者说我因承认市场力量而需要智慧。按着我以往学术思考结果,市场之所以优先于政府,或者政府必然内化与市场,是因为市场是千百万人乃至几十亿人愿望的综合,在无数也连续的综合过程里面,市场给出了个人选择的机会。

我在沧州上完的中专,说实在的,我很讨厌那个城市的粗鄙(我的微博上声明我不是沧州市里的,在下面一个县),但它那里有两个很好的东西:一个是武术,而武术未必就是粗鄙的根源;一个是伊斯兰教,我以小小少年之身到一个清真寺里去游览,那里的肃穆让我第一次体验到信仰的神秘,尽管我没信它那个教门而是在经历世俗人生跌宕后信了基督教。沧州武术告诉我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任何一个真正的竞争性平台上,需要的是终极产品,尽管过程也重要。由于这个启发,我自已一直练经济学方面的「迷踪拳」,最后在天则那个平台上得为特约研究员——凭成果评上的。这也是我敢自称经济学家的唯一依据。当然啦,外界谁再给什么关于身份的符号,我也就不在乎了。我清楚地记得一位后来很出名的教授(一段时间,我们以朋友的朋友身份交往),当着我的面痛骂天则为什么评我为特约研究员而不评他。按着官场陋规,他要到我们一个小县城来,我恐怕连见他资格都没有。那个年代,他那一类的人,到小县城去,是享受警车开道待遇的。当年,一位人民日报的记者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没必要贬人抬己,也没必要为自己已经数年排名第一的某个指标而兴奋,我想自己有些成就是得益于对市场力量思考,或者一种亚于宗教信仰的崇拜。在文凭热的年代,我就知道那东西混饭吃还可以,要是做点事儿还真不甚了了。于今,资本主义制度的合理性再度被质疑,其在经济制度上的不理性至少有一项是文凭通胀。文凭通胀发生在何时,我没做历史考察,但至少在一九九七年三月我得为天则的特约研究员的时候,就开始了。这与道德评判无关,仍是一个市场观念下的视点。不过,有一句我十分不爱听,当然也不针对别人说的话,一直与这个视点有模糊的联系。「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真损,但也很真切。中国人热衷权力体系给予的评判,比如最近一个什么座谈会,原来被视为国学明星的女教授没去。但很早以前,我就有「她是什么东西?」的私下观念。

论道市场来看,人家的书卖得很好,已经获利千万有余了。我呢,为一万块还反复掂量(接不接单子)。这不是说人家在市场是成功的吗?是的,我承认。但那是靠权力背景支撑的市场,不值得「东西」。既然与权力那个扭曲市场的东西挂钩,那么,自然要受损于那种扭曲。这不,其他人受宠若惊的座谈会没叫她。这个政治信号对她来说,不是个好事情。而此前呢,她与副国级贪官苏某某家族的关系一度是准丑闻。

市场在任何细节上发生作用。我看了那个座谈会的视频,一位老艺术家气咻咻地指斥网络,道德大棒挥得呜呜的。除了让我想到前苏联维辛斯基的公诉词,更感知到前沿经济学家关于网络权力改变既存权力结构论断的正确性。更细节一点的是,气咻咻的老艺术家那帮靠纸媒建立与维持名声的人有了危机,因为纸媒不行了。可以说除了研究者之需求如我之订阅,还有一些按地位享受之消费如退休干部公费订阅,报纸杂志实在是没了规模性销路,以往还行的报亭子零售也大幅衰落了。机关单位订阅,也是扭曲市场的部分,不值得再费工夫解析。

这都是市场的好处。邮局不牛了,不像原来那样在柜台上交现钱,开条子了,现在可以赊账了。这个赊账是订户先跟送报纸的说准明年订什么,不必现交钱,可以等到明年报纸送来第一份时,一次还「欠账」。昨晚快十点了,太太接到一个不熟号码的电话。我赶忙摆手,怕是经她找我的。太太一笑,说是邮局订报纸的。问我们家新订的一份报纸还要不要,因为考虑一年四百八,贵了些,怕收钱时我们家后悔。我说继续订,搞研究用得着它(这份新增的)。算着往年订的,加上新订的大约一千块钱,也比峰值年份少了一大截子。但是,作为从事研究的人不可能缺少纸媒信息来源。这将是未来纸媒的核心需求层。就市场逻辑而言,许多可从网上阅读的有价值的报道,是从纸媒上转来的,因此,网媒兴起并不意味着它与纸媒是绝对的替代关系,互补关系应该更重要一些。如何将替代与互补之间的弹性(不是各自的弹性)研究清楚,是我仍然着迷的课题,尽管至今无解。

纸媒越来越呈现衰落,不过,它的精英身份标识作用却越来越明显。估计十年后,社会上只有很精英的阶层才品读报纸杂志,庶众层面陷入了「扒拉手机」的低端精神生活之中。到那个时候,邮局是不是再度牛起来,订报的要到柜台上去交现钱、开条子,还难以预料。这正是市场让人着迷之处。

 

  评论这张
 
阅读(123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