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舒铁云写长诗怒骂骗官者   

2014-10-03 12:0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清嘉庆一代,身跨世纪,始自一七九六年,终于一八二〇年。四分之一个世纪长的统治,可谓平淡无奇,而政治腐败则日甚一日。嘉庆皇帝本人还是有刷新政治的强烈要求的,自己用度也很节省,与其老爸乾隆的无边挥霍形成了鲜明对比。奈何天下积弊犹如抽刀不可断之流,嘉庆皇帝刷新无效,他那时代反而出了骗官的巨大丑闻。骗官者叫王树勋,是山西人。

   王树勋出身极为低微,以外省人身份在扬山(在今浙江嘉兴辖内)给盐商王世引做世仆。这世仆不是临时工,固定下来还要世代相传。王树勋的爷爷是否盐商仆人,没资料证明,但可以推断他父亲是固定工性质的仆人。因为有关笔记史料载他世仆身份之外,还说他母亲当乳母。父亲当仆人、母亲当乳母,肯定不是可以炫耀的资本,甚至是受辱的根源。因此,王树勋想改变命运。

   改变命运的选择有多种,如科举或投军等,但王树勋选择的是结交京城政界名流。这结交不是直接的,而是经过身份包装之后的。照实而论,一个世仆家庭背景的人也不可能直接交往到政界名流,因此,包装是必须的。王树勋先做了一段时间的道士,算是初级阶段性质的包装。而后,改为做和尚,在京城广惠寺,法号明心。按世人眼光看,这王树勋太拿信仰不当回事儿了,说变就变。其实呢,信仰在急需改变命运的人那里没那么神秘与高尚,敲门砖或垫脚石而已。再说啦,就信仰本身来讲,它是精神消费品,今天消费这个、明天消费那个,也没什么好指责的。具体说道王树勋的变化,大体就像打私房菜招牌的中档饭馆,这一道叫不响,我再创一道,反正究竟叫响前有多「私」,消费者也没心去问。如果饭馆老板再聪明点,就编段微观历史故事,比如,某位名人到他老爷爷的爷爷家里闲坐,家里很穷但急中生智创出一道菜来,结果,名人大喜而代为传名,云云。

   经过两道包装的明心和尚,把信仰「私房菜」做绝了,「下而士庶商贾、上到达官勋卫,皆有皈依者」。练成此套绝学,很重要的基础是在自己家庭环境里揣摩人际关系。你想啊,这盐商再富,也得交往官场以得政治庇护;这官场呢,再牛也得想法从富人那里弄些银子,即便不是贪腐而只为公益,也不得不与富人建立和谐关系。如此,王世引的政商关系被王树勋的父亲叙述多了,乃至于王树勋亲历了,就有了从感性到理性的官场经验。因此,凭着他的口才还有被称为「异术」的东西——可能是断蛇重接那样的「特异功能」,北京官场私生活那一面很快成了他的智力驰骋之场。在几乎肆意的驰骋中,明心和尚积累了大量财富。估计财富已够后半生用度及政治运作经费,明心和尚声称劫难要来,非得还俗以至于「留发蓄妻子」不能避开。离开北京,到地方去,给一位在京城交往下的外放官员做幕僚。值此,完成了从社会底层到官场的蜕变过程。紧接着,好事来了,国家穷了,要卖官收银子。于是,已不是明心和尚的王树勋买了湖北省一个相当于现在地级市的部门主官(财政局长或交通局长什么的);既然他在京城已经收了一批官员做弟子,有这些人的帮衬,他的政绩肯定错不了。逐步地,晋升为享受市长待遇的同知,而后又补缺得到了正式的知府。

   这知府一官已经相当有权重,相当于汉代的太守。在时代名士(诗人兼戏曲家)舒铁云看来,知府就是太守;而前面提到的地级市部门主官,则相当于宋代的通判。通判也好,太守也罢,最后王树勋玩漏了。原因很简单,伪造亲信的简历,遭到揭发。这事儿要说复杂,也有一点儿,很可能是小人得志而不是知恩图报的结果。在当上知府后,他收留了来投奔他的旧主人王世引的儿子王六,给了类似今日市政府副秘书长那样的职务。到此不算完,他又经过自己庞大的官场关系网,把据称是才干突出、工作成绩巨大的王六送进北京,按当时的说法叫「以卓异赴部」。一位姓石的御史对整个经过了解得很清楚,一下子将王六送往刑部拷问。幸亏王树勋在北京的关系网全员活动,给王六保住了命。但是,事儿不算小,刑部得向皇上汇报。批示下来,决定把王树勋「发黑龙江编管」——可以不坐监狱,但户口迁黑龙江去,在地方官员监督下混日子。

   就这处分也不算重,要是弄得太大了,会让他做明心和尚时收下的徒弟难堪。那年间,估计没有「无论职务多高、资格多老,违纪必究」的说法。就是有,也是扯着玩,名有之而实不行之。事件在官场议论一段时间,也就没事儿,但这可气坏了舒铁云,他写了一首长诗《和尚太首谣》,让该事件再引人注目。当然,这也得罪苦了官场一帮人,想入仕没门儿了。

   《和尚太守谣》引用了许多历史典故,没海量历史典籍阅读的人还真看不懂。但是,通俗的方也有,比如开头说:「弃民为僧如秃鹫,弃僧为官如沐猴,宦成黄鹤楼中住,事败黑龙江上去。」其结尾则含有为自己鸣不平的意思,曰:「青史十七部,白发三千丈,既已追度牒,何又进治状,君不见襄阳太守王和尚。」

   读十七部历史,应当是舒铁云的亲身经历,看他写诗「无一字无来历」之功底,可以为证。白发三千丈,是他九考进士而不第的写照。换言之,他满腹学问全为科举,但科举还是给了最终失败的结局。舒铁云做过幕僚一类的官员私人助理,但终未如王树勋那样一上正途,尽管后者落到被编管的地步。

   舒铁云,本名舒位,字立人,号铁云。以号行世,遂被后人叫做舒铁云。他本是直隶大兴人(今北京市大兴区),因其伯父舒希忠到江南做官而带上其父舒永福,并为舒永福娶了吴地妻子沈氏(即铁云生母),因此,舒铁云历来自称吴人。这个南北「合作」的产品聪明异常,「十岁能文」。然而,作为官宦子弟他显然没有王树勋的社会适应能力,他伯父因在官犯事累及其父,在广西任县丞的舒永福被免职,而后很快死掉。后来,舒铁云虽发奋读书并获举人学衔,但终未实现进士梦想,以至于混到给王府写私人戏曲(挣微薄且不确定稿费)的地步。

    王树勋与舒铁云没有任何个人恩怨,连认识都谈不上。但是,家庭出身不同,做事行为与结果不同。与其说舒铁云是对王树勋个人不满而以诗怒骂,毋宁说是他对大清整个官场不满。今天看来,可以同情舒铁云的不得仕,但也足见清中晚期以降,读书人所学知识大多无用,甚至是垃圾。用现在分析资本主义运行机制失败的理论来套,是学位通胀。

  评论这张
 
阅读(10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