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从风语者到「梭子」  

2014-10-07 21:2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老了,比如七十岁了,并且能够有一笔足够未来三十年生活开销的钱,那么,我第一个大动作是开车到全国各地会羽毛球球友,准备在业余方面称霸「老年羽坛」,也可能到国外摆擂台去。当然,买汽车并拿下驾照应该是在国内称霸的必要子项。第二个呢,写一本或许不公开出版的《私人情报学》,就像亚当·斯密国富论的讲稿那样,存着,等待后来人受启迪。这两个不算伟大但蛮有趣味儿的打算,还有一个条件,是我自己信心满满的预测,我能活到一百岁,而且那时的身体条件也就像现在五十多岁的普通人。时下呢,身体条件,自己估测,相当于普通人三十来岁的样子,尽管虚岁五十一了。

    私人情报学是个非常有趣的未开发领域,如果五十多年后,有三个聪明程度中等偏上的人细读了它(假定我写完那本不是秘笈的《私人情报学》),肯定会带出相当于现在比尔·盖茨那样的五百个聪明人。

    我在日常生活中,思考作为乐趣已经再自然不过。许多情况也是自然地为私人情报学积累资料。比如说,前两天打球,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争议:双打的甲方把球打在了乙方一个球员的衣服上,而被打着的乙方球员由于救球,身体失重,双脚到了场外;甲方坚持击球有效,自己得分;乙方坚持自己球员在场外,甲方球是出界后打上自己球员的,对方失分而自己得分。就像任何争议一样,在场的人分成两派。我最初站在乙方立场,但又觉得甲方获得多数支持,肯定有一些道理。

幸好,几年前买了一本羽毛球简易教材,回家就翻。书上说,这种情况是违例情形之一,但没具体说是哪一方负担违例责任,但我猜测它应比照「球拍未击中球」的情形来判。具体到我参与的争议,是乙方错了,我最初的意见站队也错了。随后,我又在网上查,多数意见是主张被击一方失分。再细想,这样的意见是有道理的。原因至少有三:第一,不管双方队员在场外还是在场内,你都是处于正在进行时,是「交战者」;第二,羽毛球允许场外击球,比如击球者判断来球的落点非常压边线了,必须身体到场外去回球;第三,你在场外回球,打上打不上是你自己的事情,这就等于说不管你是主动击打这个球还是被动回避这个球,你的「交战者」身份是变不了的。思考规则问题等同于模拟宪法判例。最近以来,在微博上我和一些网友在讨论「违宪审查」问题,也有深度意见交流。不过,这篇小文不是法理学或宪法学命题,就此打住。而无论如何,一个羽毛球「game」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私人情报学思考机会。这个机会也延伸出更多的情报,其中一项就是习惯用语在多大范围适用的问题,或者说知道习惯用语带来的好处是什么。

那本简易教材里有一些关于羽毛球比赛的英文句子,我读着也很轻松。但有一个词非常有趣,它是shuttle,即「羽毛球」在专业范围内习惯叫法。而这个词是shuttlecock的简略写法与说法,且是羽毛球发明国英国的习惯说法。作为发明者,人家当然有「话语霸权」。在此之外,中国卖的羽毛球球筒上通常标着英文原词badminton,显然不太恰当。因为badminton更确切地是指打羽毛球这项运动。

美国人似乎不太掸英国,自己用birdie来替代shuttle,尽管说这项运动时还是用badminton。可以设想,我这三脚猫级别的英语,在七十岁时和美国人打羽毛球,说换球或不同意对方换球的话时,就得用birdie,尽管美国人打羽毛球的很少。那么,碰见英国人呢,就回到shuttle。但任何情况下,把球本身说成badminton,都是外行里面的外行,不懂习惯者。

习惯在小局域起的作用很大,甚至说,它是专业即分工细化的一个逻辑性前提。黑社会用语是最好理解的小局域习惯,比如,掏钱包的,曾被内部叫做「抠皮子」,以及在火车上行窃就叫「拿大轮儿」,等等。更为有趣些的是密电码,许多谍战影视都会涉及它。我比较感兴趣的是电影《风语者》。初看时,以为是剧作家别出心裁,而后来读到一篇信息时代情报专业面临的新问题之文章时,才知道影片里美国海军用印第安人的纳瓦霍部落语言通讯,是个真事儿。纳瓦霍人的语言除了本部落的人之外,没人能听懂,就算美国的对手日本截获美国海军通讯电文,也看不懂。相比之下,从shuttlecock 到shuttle之变化,也相当于一个「纳瓦霍情形」。因为咋一听shuttle,能对上汉语词汇的,首先想到「梭子」。羽毛球变成梭子,或者用梭子来比喻羽毛球,也有内在道理,毕竟羽毛球的外形与梭子有接近的地方。

不同语言之间的交流或者叫互译,实质上也是不同习惯的人类亚群体的互相理解习惯的过程。因此,一个开放的世界环境,总会给人们带来思考的乐趣,假定人们愿意思考的话。往小处说,理解不同小圈子的习惯,也是避免无谓的不快的一个良方。我相信并实践宽容是出于算计的原理,但是,当理解了从风语者到「梭子」的逻辑性路径后,做出了重大的理论修正。因此,本来有的宽容性格就减少了算计的成分,而增加了必要的理解的自然成分。

思考,有时是费力气的,但收获的大多数是快乐。一百岁那一年,若还能挥洒毛笔书法,我一定为自己写一句墓志铭:一个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分子。为活到一百二十岁,准备「后事」。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