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中国的「非公知」不行?   

2015-01-11 22:1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社会进入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特殊性在于:第一,没有新的威权主义做主流权力体系钢筋,主流体系就会不久泥堕,而确认新威权的效用,在体制内也会产生强烈的重回斯大林式极权担忧暨抵触;第二,网络时代开启,公知与「非公知」两种类型的知识分子都要面临权力重构与重新诠释的挑战,而知识不管是公知型的泛泛(至少「非公知」如此认为前者)还是「非公知」自认的相对专业,知识都是一种权力,如何正当使用自己的权力显然没有在两者之间形成最基础的共识,结果是没有共识才是基本共识;第三,新威权如果能产生民主,必然是慢民主,但民粹情绪并非中国所独有而是世界性的,全球进入了底层社会的愤怒时代,这种趋势基本上指向了由民粹而民主或再民主的路径。

正是在此三种冲突下,「非公知」才集群性地攻击公知。无论他们多么嘲笑对手主义太过而问题意识欠缺,实际上,此种集群性攻击本身就已经「公知化」。

「非公知」指责公知们观念性太强,经常私造概念,但是,没有一个试验性的概念出来描述一种社会现象,人们很难形成一种规范的讨论。如果没有私造概念,也就不会有辞典内容的扩充。且不说什么牛津高级会不断增补,就是中国一本古汉语辞典算了。但这不现实,也不是事实。现实也好,事实也罢,用不着什么建构。主要地是知识作为社会权力能够产生何种基本效用,尽管此种权力分散于公知与「非公知」的不同群体以及个人手中。比方说,我刚才说到的「泥堕」,确系刚刚私造的概念。这个私造与「慢民主」一样,是为了特定描述。「慢民主」虽为私造,但好理解一些;而「泥堕」呢,是为了说明一种非古典的崩溃形式。有过农村经历的人,我相信目前发动集群性攻击的一些「非公知」是有农村经历的人,知道一种农村用麦秸和稀泥、干土做房子的建筑行为。如果一味赶进度,墙体是起来了,但产生歪斜乃至倒塌的概率也就大起来。

「非公知」在力批公知们的急功近利的制度构建时,也不知觉地陷入其中。比方说,他们偏好依靠国家权力建立主流行话语霸权,乃至于把社会科学研究状况与国家的话语权以及国家安全联系起来。在另一端,他们又给出「非公知」的数种标准,以示有别于被他们贬义化的公知。其中一条是不依附于任何权贵,不依附于任何集团。那么,就此可以问:依附于国家算不算依附于某个集团?

这里用不着偷换概念,即集团是否与国家相等,而是说知识分子不管你公知还是「非公知」,在你的价值体系里面,究竟是国家大还是社会大。回答不了这个问题,还是走不出道德负面,以至于连泥堕的资格都没有。

国家权力可以创造许多衡量知识分子合法性的标准,也给出了利益阶梯。比如,什么四个一批或五个一什么的。大家知道,颇有成就的某位男学者,官位也不低,他要手下的女研究生给他性打工。虽然遭遇了政治处分,但他的四个一批荣誉取得是学术合法性历程之重要组成部分。还有,一位诠释孔夫子思想的知名女学者,被曝与某副国级贪官家族存在利益交换关系。而这位女学者虽没像前位男学者那样达到国家级四个一批,毕竟还是某个直辖市的此类荣誉获得者。没必要用此类个案全面否定所有「非公知」,但「非公知」的整体道德品位确实极低。也正是他们的品位极低,才给了大量公知产生的机会——权力总会像市场要素那样流动的。公平地看,公知确实有学术不精的缺陷,而学术水平偏高的公知最初也不是天然的公知,是从体制内走出来的。他们正是基于社会责任才不甘或耻于做「非公知」。

于今,中国两类知识分子之争或曰水火之状日益明显,根本不在谁学术更精一些,而在于道德上正确与政治上正确的冲突。公知有泛道德倾向,这回避不了,但他们的目标终极是社会,一个好的社会。这可能有些乌托邦,但到今天乌托邦也没有完全贬义化,而是自由与公平张力导致的必然思考。「非公知」力避泛道德化,但其终极目标是一个强大国家而非健康社会,因此,他们自然与新威权主义有亲切感。

威权可能导致民主,也可能导致拉美化二点〇,担心这点最强烈的人恰恰不是公知,而是政治权力体系本身不同的利益集团。慢民主也许是「非公知」一种理想,更是威权主义的未明之道德底牌,但是,「非公知」以集群性攻击公知为报价加盟新威权,更可能的结果是只有人血而没有馒头。结果是一场社会悲剧。法国的恐怖主义事件给了最新的诠释:如果不乐意接受别人的观点,乃至认为那是渎神,极端意识就会爆发,就会血洗不同意见。当然,我无意说「非公知」是一群恐怖分子,但是,他们诸多行为实在比街头反日分子用钢丝锁砸日系车主的颅骨强不哪里去。

最后,还是一句问话:依附于国家权力,与依附于权贵或者利益集团有什么样的区别?

   

二〇一五年一月十一日,夜,写于绵逸书房,小城泊头。

 

  评论这张
 
阅读(1439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